黑土:我个人认为,其实现在的普法教育更加重要,如何让法律走进村庄,走进社区,令法律根深蒂固到每一个人的心中,从而起到预防犯罪效果。贵院在开展普法教育方面有什么进展或者活动么?  

瑞香:可以这样说,一些农村是法律盲区,某些村官虽位卑,但权重,其间不乏依靠手中的权利侵占、套取各项惠农资金、补偿款等犯罪行为。贵院在面对村官法律意识淡薄、涉农职务犯罪频发的现状,来进行法律监督与普法宣传,是否有一定难度?

  

滨滨:基层反腐这是个很难的解决的问题,遇到官职大的无权管也不敢管,遇到官职小的管了怕得罪人,今后在地区无法更好的开展工作。对于反腐难的问题贵院是如何进行开展工作的,能否给举1、2个案例呢?

丁丁:希望贵院能具体解释下是如何将法律监督视角向农村基层延伸的?有什么具体举措吗? 

陈飞:案件质量瑕疵通报是针对哪部分人呢?什么情况下算是案件质量有瑕疵呢?举个例子吧?

瑞香:请问贵院在职务犯罪的预防工作上都采取什么措施?是否也建有预防职务犯罪警示教育基地,来促进贵院的党风廉政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