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义网首页

  2010年8月23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刑法修正案(八)草案,其中“将醉酒驾车、飙车等危险驾驶”定为犯罪。2011年5月1日起,该修正案正式实施,醉酒驾驶将作为危险驾驶罪被追究驾驶人刑事责任,此后各地公安机关陆续查获一批醉酒驾驶犯罪嫌疑人,酒驾入刑究竟该如何裁量引发舆论关注。5月10日最高法指出,各地法院具体追究醉酒驾驶者的刑事责任,应当慎重稳妥,要注意与行政处罚的衔接。

  新闻追踪

王胜: 针对5月1日刑法修正案(八)实施以后,各地严查醉酒驾车行为的情况,5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张军在全国法院刑事审判工作座谈会上表示,对醉酒驾驶者追究刑责应慎重,应与行政处罚注意衔接。

王博居士: 刑法修正案(八)首次将醉驾列入犯罪行为,明确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处拘役,并处罚金。”同时规定,醉驾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王玉新: 醉驾入刑首日 全国各地刑拘多名涉嫌醉酒司机——5月1日起,我国对醉酒驾车违法行为的处罚将从行政处罚上升到更加严厉的刑事处罚。当天凌晨,广州、深圳、北京、重庆等地交警部门纷纷设岗,查获多名涉嫌醉酒驾驶者,他们将被以“危险驾驶罪”提起公诉,面临刑事处罚。

wj98: “醉驾入刑”厦门催热酒后代驾,岛内代驾一趟一百元。“岛内10公里以上的要100元,5公里以内的,至少也要70元,如果跑岛外长途的话,可能要150元—200元。”导报记者调查发现,“醉驾要入刑”让酒后代驾市场热了起来,而价格也基本“约定成型”。 看中了其中的商机,不少夜班的哥也加入了代驾的行列。不少的哥坦言,相比载客,“代驾是好赚一点”。

云中执鞭人:高晓松9日晚因涉嫌酒驾致四车连撞被警方带走,酒精含量达243.04mg/100ml,已达醉驾标准三倍。据知情人透露:高晓松接受完调查后,现暂已离开警局。

公诉人杂志:5月5日下午,由河南省舞钢市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侯光辉危险驾驶案,经该市人民法院审理后一审宣判,以危险驾驶罪判处被告人拘役四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据悉,这是自今年5月1日开始实施《刑法修正案(八)》以来的全国首例“酒驾入刑”判决。

  网友微评

独孤求胜:最近充斥报纸、网络、电视的热点新闻是某地查处了几例醉酒驾驶,以危险驾驶罪刑拘了多少,批捕、起诉乃至判决了多少人。一系列新闻报道出来后,确实对醉酒驾驶的行为起到了一定遏制作用。考虑到交通肇事案件高发,特别是酒后驾驶引起的肇事比例大,于是通过修法将醉酒驾驶入刑期望能借此降低交通肇事发案率。不过我个人认为,国人酒后驾车陋习根深蒂固,加上很多法律在实际过程中执行不到位,因此完全寄希望于此显然不现实。

 

巴顿将军:醉驾入罪本身就是因为先前的处罚力度不够,造成很多恶性后果。酒驾入罪是避免伤人的防范措施,应该严格执行以保护公民生命财产,为何又“慎重”,岂不是酒驾还有无罪的?这个口子一开“酒驾入罪”就是虚设。法律本来是犯哪条判哪条,如果多了“解释”就有空子可钻,如同招聘“面试”给人为因素亮绿灯。

滑力加:不应将醉驾一律认定为刑事犯罪,是不是醉驾,只能以酒精摄入度为准。要是以法官自己随意感觉的“度”,谁能保证这个度是多少,司法的公正性更是难以保证。

频频:五一之后的醉驾,只增加了一个“危险驾驶罪”,但根据报道的案情,根本不会定“危险驾驶罪”。造成了危害结果,要么交通肇事罪,要么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李贺军:醉酒驾驶的刑法罪名为危险驾驶罪,应该属于危险犯的范畴,但是只要行为人醉酒之后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就构成危险驾驶罪,这似乎有属于行为犯的范畴。目前网络大量披露各地查处的醉驾案,鲜见因醉驾受到行政处罚的,俺觉得吧,醉驾驾驶也存在情节轻微的,如果不区分情节,一律追究刑事责任,是否过于严厉,危险驾驶罪是否加上“情节严重的”更好呢?

吴平:个人感觉张明楷教授在醉酒驾驶是想说明两个问题:1、醉驾危害性的审查上要更严格一些,类似大半夜荒郊野外醉驾被拒,罚款就行;2、哪些情况可以判断驾驶员主观上的故意,因为检方证据审查时总会要陷入到证明嫌疑人主观故意的取证上。

张立鹏:法律不是万能的,刑法更不是万能的。

频频:要判断某人的行为是否构成“危险驾驶罪”,应以其是否符合“危险驾驶罪”的犯罪构成为判断标准,而不是以是否与行政处罚相衔接作为刑事处罚的依据。

清溪:既然法律已作规定,法院就不得任意打折,醉酒驾驶,只要行驶上路就构成犯罪,毋庸置疑。其目的是为了杜绝醉驾的侥幸心理,要做到杜绝,那就必须严格执行醉酒驾驶上路的构成犯罪,依法打击。但是判决可以根据后果的危害性来考虑,不要等到醉酒驾驶撞死了人才算!不要曲解立法原意和人民的意愿。

瓦西里:醉驾鉴定,应当有第三方或委托医院、司法鉴定机构执行,比较符合法律的初衷。

王晓民:张军副院长的讲话,站在专业的角度,争议可能不会很大。但在网络上、群众间却引起如此大的争议,说明司法的公信力在降低。老百姓不是不信任法律,而是不信任执法,不信任司法,害怕执法、司法机关选择性执法,害怕醉驾入刑的结果成了“有钱有关系的人不入刑,没钱没关系的人入了刑”。所以,关注张军副院长的话,更应当关注引起争议背后的原因。选择性执法不解决,司法公信力就不可能得到提高,再合理的法律都会引起争议。

策划:朱晶 编辑:彭晓  美编:张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