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岳阳楼记》品为官之正气

时间:2012-11-13 10:04:00作者:李义梅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我喜欢范仲淹的《岳阳楼记》,不仅是因为其抒情咏物形神兼备、出神入化,未登岳阳楼其楼已在心中的文字功夫,更重要的是作者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忧国忧民情怀和“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风骨。 

  青少年时期的范仲淹,在日食两餐冷粥的困境中刻苦攻读,甚至五年不曾解衣就枕。这番艰苦生活的磨练,使他始终能以清廉律己,关心人民疾苦,不忘“忧天下”的初衷。中年做官后,他接连上书议论朝政,针砭时弊。后因得罪宰相吕夷简,被贬饶州。北宋康定元年,因边事紧急,他被召为龙图阁直学士,任陕西经略安抚副使兼知延州,防御西夏。戍边数年,名重一时,被称为“心中有数万甲兵”。庆历三年,吕夷简罢相,范仲淹参加政事,曾提出十条建议革新朝政,即“庆历新政”。这些新政因限制公卿大臣的子侄荫官,引起官僚势力的不满,范仲淹后被贬邓州。他病故后,当时的著名文学家欧阳修在为他撰写的碑文中说,范仲淹从小就有志于天下,常自诵曰:“士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也。”可见,“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是范仲淹一生的行为准则。 

  范仲淹写《岳阳楼记》时,正是他主持“庆历新政”失败,被贬邓州的时候。按常理,官场失意,应是心灰意冷、对周围事物环境敏感之时,那登楼之际的阴晴,必然引起感情的悲喜。但在范仲淹看来,那只是一般人的感受,而有德行的人,无论天之阴晴、月之圆缺,成功还是失败,升迁还是遭贬,都应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超然物外,避免处顺境时得意忘形,遭逆境时心灰意冷。范仲淹不论在什么地方,都兴利除弊,“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政绩斐然,备受群众拥护和爱戴。 

  因此我以为,读《岳阳楼记》,不应仅读到一位文学大师运用和驾驭文字的才气,更应品到一位为官者勤政、廉政的正气和胜不骄、败不馁的风骨。

[责任编辑:杨斯] 上一篇文章:"在我眼里,乡亲们的事都是大事"
下一篇文章:别装“老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