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文化频道>>法视界

《缉魂》背后的法理挑战

时间:2021-01-19 14:45:00作者:黄磊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缉魂》是由程伟豪执导,张震、张钧甯、孙安可、李铭顺主演的犯罪悬疑电影。悬疑、惊悚、科幻多种元素的融入糅合,多组人物情感线的碰撞交叉,入木三分的心理刻画,以及程伟豪所擅长的悬念、反转设计和张震“戏痴”级的投入表现,让影片取得不俗的口碑。

  影片改编自科幻小说《移魂有术》,所取名“缉魂”二字,难免使影片有传统恐怖港片的既视感。而片头现场凶器的法器、门上的符咒、死者前妻的献祭诅咒以及死者新婚妻子“中邪”的怪异模样,更是强化了观影者对恐怖片的猜测。但影片棋高一着的地方就是制造悬念并不停反转,通过之后的抽丝剥茧才发现其中另有蹊跷,这种游刃有余的峰回路转,展现了影片制作者高超的整体构思和掌控能力。

  贯穿影片的一个重要铺垫就是万博士所研发并试用的“RNA”修复技术,通过该技术,能使人的意识从一个大脑移植到另一个大脑。而我们知道,人的行为受意识支配,法律行为则是受人意识支配,具有法律意义和属性,能够引起法律后果的行为。离开人的意识推动,就无所谓法律行为,只能是一种客观发生的法律事件,我们毫无疑问不能脱离主客观相统一原则进行刑事追责。也正因为此,影片意识转移的这种设定让原本就扑朔迷离的凶杀案变得更加复杂。

  其一、影片中王世聪及万博士二人以10万元进行医学试验的名义对李燕进行诱骗,之后抹除其大脑意识并以王世聪意识取而代之,虽然李燕身体机能并未受到伤害,但李燕本人的意识却从世上彻底消除,那王世聪及万博士是否构成犯罪?从客体来说,公民人身权中生命健康权,包括保持其肢体、器官和其他组织的完整性为内容的人格权,这不仅包括肉体伤害,同样也包括精神残害,将他人意识完全移除的危害性甚至可以等同于杀人,毕竟皮之不存毛将安附,意识都被抹除,那与人死亡并无二致。而基于影片中所说RNA修复技术依旧还属于试用阶段,意识覆盖结果并不必然发生,故此二人对伤害结果是一种放任态度,应该认定为故意伤害致人死亡。

  其二、之后被王世聪意识支配的李燕对患脑癌的王世聪本体进行杀害,是自杀还是他杀?这看似都是王世聪的意识,但人的肉体和意识显然无法脱离,从主体角度来说,被王世聪意识支配的李燕已经成为一个新的个体,其对他人包括王世聪本体的杀害依旧属于故意杀人的范畴,故此也应当由行凶者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也正为了脱罪或者说完美犯罪,这个李燕才想着假扮王世聪的前妻唐素贞,通过装神弄鬼的方式,教唆王世聪之子王天佑去谋杀王世聪,并且在对质之时还通过一场“苦情戏”诱骗王天佑“为母”自愿顶罪。这个系列连环套不仅清除了王天佑这个潜在继承人,同时也给自己脱罪,再加上谋划一系列的“冤魂”、“索命”类的理由掩盖了背后的杀人阴谋,可以说阴险至极。

  刑事复杂如此,在民事角度同样也带来系列挑战。诸如王世聪所谋划的,不仅通过自己的意识占据李燕的躯体,继续对公司进行掌控,虽然名义上是将遗产交由李燕继承,但实际上依旧还是自我承继,这种方法无疑会对继承法造成冲击。更为严重的是,假使权贵阶层可以高价购买的方式获取新的躯体,或者籍借克隆技术复制自己的身体,进而不断谋求这种事实上的“不死之身”,对人类伦理、社会治理来说带来的冲击都可以说是难以预测的。

  种种犯罪的背后,实际上都是“执念”在作祟,而最终也都为自己的“执念”付出代价,进而实现了朴素的正义追求。诸如王世聪对生的执念却杀害他人,最终自己也死于非命;万博士对爱的执念,最终被抛弃选择自杀殉情;而阿爆为了挽救梁文超的执念,不惜徇私枉法,最终也锒铛入狱。剧中点题之语就是“执念可以让活着的人相信灵魂存在,也可以让人为爱付出一切”,但用执念所驱动的行为,最终还是要用法律来衡量。(文/黄磊) 

[责任编辑:杨晓]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1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203552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