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建伟:"大师"身边的人

时间:2013-08-16 09:32:00作者: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大师有两种,一种是自然形成、得到公认的,如京剧大师梅兰芳、相声大师侯宝林,在这个形成过程中,当然少不了他们自身的勤奋努力、天赋和某种机遇,这种大师经得起检验,受得起品评,可以屹立不倒的,但为数实在有限,屈指可数,有时候死一个少一个,难以为继,令人浩叹。前几年钱钟书先生、季羡林先生、任继愈先生等先后辞世,每次都让人生发大师难再之叹(虽然季羡林先生力辞“国学大师”的美誉)。另一种大师是应社会需要产生的,社会需要大师,于是一时风云际会就冒出了不少“大师”,大家都愿意用“大师”去捧他,他自己也心安理得以“大师”自命,“大师”就像雨后的狗尿苔一样忽然多起来。  

  有一伙人,专门装神弄鬼的,过去叫巫婆神汉,现在叫“大师”,于是李一、王林之流生焉。 

  我在中学时候,曾经看过一部电影,加演的纪录片是“特异功能”,耳朵认字焉,眼观地下管道焉,神乎其神,当时信以为真。表演特异功能的,都是少年,和我当时年龄相仿,那时觉得他们与我相距甚远,因此毫无羡慕嫉妒恨的感觉。过了一段时间,在一本杂志上偶然读到揭穿这一特异功能骗局的文章,恍然大悟,没想到纪录电影也有假。但揭穿这一骗局,对于我的意义,也只是得到“眼见不一定为实”的教训,而且一直困惑怎么拍电影的人也会上当受骗吗?至于谁揭穿的这一骗局,都没有在意,现在想想,真想知道并且记住。 

  接下来就是气功热,各种气功大师组团亮相,记得在北京路边书摊曾见有严新等大师的传记,还有柯云路的著作。那些“气功大师”的书里,翻开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大师与高官显宦、社会名流的合影,显然是借以抬高身价,看了之后想到古代昏君身边常围绕这些术士,彼此形象十分不堪,对那些大师身边的高官名人顿时产生怀疑。倒是写过几本书揭露伪气功的司马南令我佩服,到现在为止,我认为司马南在不遗余力揭露伪气功方面功劳卓著,所谓“民间英雄”莫过于此。 

  气功热退,“大师”有窜到美国的,有锒铛入狱的,也有癌症或车祸死了的,一时风流云散,社会倒也少了不少喧嚣。过了多年,在机场书店里又见大师们亮相,这次是教人成功学的一群油头粉面、口舌如簧的人,他们把观众忽悠得如醉如痴,将成功学打造成一种“经济邪教”。打开电视,又现出许多中医“大师”,把吃出来的病再吃回去,绿豆也都跟着涨了价,尽管主持人努力扮天真,我总觉得把“中医养生”弄得神奇无比,大概也都不靠谱儿。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这个社会还隐藏着一些特异功能的“大师”,而且颇有些拥趸者。更没想到的是,这些“大师”的诈骗手法并没有进步,仍然是傍着名人合影,再晒出这些照片,以此抬高身价。于是,王林的《中国人》画册隆重出台,王府的楼上也挂满了这位“意念捕蛇者”与社会名流的合影。要是没有长得奇形怪状的马云带动眼球流动到这里,王大师还继续玩着耍蛇游戏,给名媛靓女开光呢。 

  王林“大师”不过是江湖骗子,不值一提。倒是“大师”身边的人让人着迷,外国元首且不论焉,有些坐皋比、发号施令的大人物怎么也和这个江湖骗子同挤在镜头下,真令人捉摸不透,大概是王大师一有机会在某些场合见到这些光彩熠熠的人物总要上前攀附一下,摆个POSE弄张照片下来好唬人。然而奇怪的是,怎么这位“大师”总有那么多机会与这些轻易不露脸的人物交集在一起?究竟是谁做出的刻意安排,使一个走江湖的丑类人模狗样地露出小人的笑脸并且固定在画面中。 

  最大的嫌疑是当地的某些当政官员,他们成为骗子后面的推手,甚至将骗子夸耀成本地的传奇,骗子之所以茁壮成长,离不开这些官场粪肥的滋养。对于这个上身脱得精光的骗子,当地有关部门不能进行查处,其原因无疑与这些官员的愚昧与腐败有密切关系。即使“王大师”现了原形,有关机关的查处似乎仍然不给力,还坐等有人登门控告呢。 

  还有一种不堪,是那些明星,他们本来深受社会尊重,许多年轻而不貌美的姑娘(男青年也有的)把他们奉为偶像,一见到他们就尖叫连连。王林曝光了他们,让人们看到所谓的明星不过是一群蠢蛋,他们围绕在“大师”面前露着傻笑,有的甚至跪在江湖骗子面前虔诚顶礼,让人对于他们的敬意顿时崩溃。当大师被揭露之后,他们集体失声,也许背地里仍然坚称“大师”的特异功能是真的,变蛇变酒绝不是魔术。呜呼!天下还有这样人傻钱多的人,难怪“大师”活得有滋有味了。 

  只是意兴阑珊的是,“王大师”一溜烟逃到东方之珠并且自命为“斯诺登”去了,我们多少都有点想他。(张建伟/正义网)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张建伟:网络爆料的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