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戏

时间:2019-11-22 09:08:00作者:第广龙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我熟悉的一位老哥姓苏,64岁了,是戏迷。平时一起晨练,他最爱聊的就是秦腔。今天早上又跟我说他昨晚看戏去了,是《周仁回府》。他说拍手都拍麻了,眼泪直淌,对扮演周仁的谭建勋赞不绝口。 

  我问老哥看了多少场《周仁回府》,说十多场是有了。我爱看电影,可是再精彩的片子,别说让我看十遍,看第二遍,我都不愿意。电影最怕剧透,知道了结果观影的热情就被冲淡了。对于秦腔,我是外行。以前在野外队过会赶集的时候,通常唱大戏,是从陕西请来的戏班子,我有空会凑热闹望上一阵,我看不出啥好看的,就转悠到别处去。 

  对于《周仁回府》,我自然知道,不过也仅限于知道。问来问去,才问了个大概。听着挺曲折的,也有不少悲情的演绎,这自然是传统戏曲常用的套路。可是,就是这样的戏,演一百年了,演的人,看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人们还在看,还没有看够。老哥这一次花50买的票,说有100的呢,没买。戏得看,能省一碗优质泡馍了还是得省。 

  我就想,《周仁回府》无疑已经经典化了。其中凝聚着的有主创人员的心血,也有观众的参与。于是,在舞台上,在一辈一辈人的努力下,不断丰富,反复打磨,而得以传承了下来。演戏演戏,说起来是同一部戏,即使同一批演员,在不同场次,由于发挥的状态,灵感突现的细微改观,都有不同的效果产生。这也许正是戏曲的魅力所在。 

  但是,必须意识到,现代社会发展迅速,人们的娱乐方式已经多元,戏曲的观众在流失,就是在西北根基雄厚的秦腔,也难得再有以前那盛况空前的场面了。因此,创造条件,甚至改变传播方式,留住老观众,吸引更多的人加入进来看戏,振兴传统戏曲,才能落到实处。 

  剧场里铁杆戏迷还在,有的场场不落,有的几天不看戏睡不着,我这位老哥就算一个。可还有很多人都不知道戏园子在哪里,更别提走进去。一个曲种是不是就这样渐渐衰败了呢?我认为也不要悲观。柳暗花明时有发生,戏曲的道路还是宽阔的。这是咱自己的文化,这是打上印记,有独特基因的。 

  我又想,经典化了的戏曲,都承受着热与冷的命运,那么其他艺术呢。还是不要设定,一步步走下去,才能知道前面是河坝还是围墙。一种文化的形成,是内因和外因共同作用的结果,生命周期长的,一定有轨迹可寻。 

  我还记起一个人,也是爱秦腔,曾跟我说过秦腔名家任哲中,说只要是他的戏,剧院都能挤破。人们崇拜神仙一样崇拜他。说任哲中去世,满城的人出动了,四乡八里的人也来送,灵车一天都走不出文艺路。这个人说起这些,充满真诚,也充满向往,说这才叫把人活成了。任哲中扮演的著名角色中,就有《周仁回府》里的周仁,独特的嘶哑嗓音,动情处撕扯人心,享有“活周仁”之誉。 

  对于报纸上振兴秦腔的话题,我留意都说了些啥。找原因好找,找办法难。有时候失落感叹,有时候,又自信满满。作为传统戏曲,生命力一定来自基层,来自大众。老哥每周都看戏,主要去文艺路的陕西戏曲研究院剧场。他这样的人多了,秦腔的希望就大了。演出一般晚上7点40开始,10点40结束,回来睡下都快12点了。通过他我才知道,看秦腔,有政府资助的惠民卡,里头有400元,不用自己出,买戏票可以用,有效期一年。剧场演出一场,政府也有补助,好像是6000元。有的戏,比如《西京故事》,反映进城务工人员的,农民工属于优惠对象,可以凭身份证在售票窗口免费领票。说到这部戏,我知道了作者陈彦,还写了《大树西迁》和《迟开的玫瑰》,老哥都看过。就是这个陈彦,近些年在长篇小说上用力,根据他在戏曲界的经历和体验,创作的《主角》获得了这一届的茅盾文学奖。陈彦对于戏曲的创作不会割舍,最近他主创的《长安第二碗》,就在西安城引起了轰动。 

  因为老哥爱看戏,看了跟我说,我早上走路,和他也有话题。时间长了,我也记住了几个演员的名字,也知道了一些剧目的剧情。我甚至计划哪天也去看一场,也感受一下秦腔的味道。如果我落实了,在我是破天荒的。也许,受老哥影响,我从此也变成一个爱看戏的人,爱看秦腔的人,那我是愿意的。

[责任编辑:杨晓]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1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203552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