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随想

时间:2012-07-03 22:40:00作者:徐金丹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四月的一天中午,阳光明媚。我正打扫午餐后的“战场”,女儿在阳台上垫着小凳用望远镜看风景,跑来问我:“妈妈,能带我去山坡玩会儿吗?” 她指的山坡是靠我家南边不远处的一块空地,有树和杂草,散步约五分钟的路程,但我每次只从阳台上看大片的绿,从未带她去过。

  换作平时我肯定要拒绝,中午时间太紧,得收拾碗筷打扫卫生还得抽空给她辅导,打个盹的机会都没有哪有空闲陪她玩?可外面晴朗的天空格外诱人,我居然什么也没说就答应了。

  正午的阳光很明朗,和煦的微风将树上的枯叶吹落,地上的小草正长出嫩嫩的芽,碧色的桃叶缀着粉红的花朵,两只白色蝴蝶游戏般地在花丛间你追我赶、上下飞舞,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香。女儿在前头欢呼雀跃地跑着,一下跳到菜园里摘蚕豆花,一下又停下来观察蚯蚓松土、看山蚁搬家,小脸红红的,额头也渗出了汗。回家的路上,她拉着我的手认真地说:“妈妈,谢谢你带我出来玩。我今天觉得好幸福!”

  幸福!?当一个四岁半的孩子面对面、慎重其事地跟我说这个词的时候,我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既高兴又内疚:难道我平时没让她感觉幸福?我自认为是一名合格的家长。孩子出生前我就想着给她提供宽松、舒适的家庭环境,在她成长的这几年里,我也的确放弃了许多自己的爱好、和朋友的相聚以及外出游玩的机会,将工作外的所有休息时间用来照顾她、陪伴她、如朋友般地待她,我认定她是幸运和幸福的。但是此刻,我不得不意识到,尽管一味付出,我还是忽略了她的内心需求。孩子,除了需要父母亲的陪伴、新奇的玩具、书籍,原来更加渴望亲近自然。

  想我自己的童年,在物质匮乏的八十年代,父母工作忙家里孩子又多,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干脆放开了让我们自己管自己,整天漫山遍野地疯。春天提菜篮子挖野菜、拔竹笋;夏天用绳子绑上木棒捞菱角、把旧蚊帐做成网在上面撒点油拌大米网小鱼;秋天去深山里摘毛栗、采野柿子;冬天分组比赛堆雪人、打雪仗;也爬过高高的树掏鸟窝摔得鼻青脸肿,玩泥巴玩成了泥人……。那样的场景事隔二十多年仍能清晰记起,感受得到忘我的快乐。

  如今做了母亲,为了不让孩子受委屈,我竭尽所能地创造物质条件,把小时候的缺憾弥补在她身上;为了不输在所谓的起跑线上,我没征求她的意见就给她报舞蹈班,然后每个周末两个人打仗似的大老远赶去上课;我曾经反感逼孩子上兴趣班的家长,现在我却成了他们中的一员。当她写字时间太久手指酸痛的时候;当她请求我允许她玩沙被拒绝的时候;当她疲倦后沉沉睡去的时候,我也心软内疚,但我不敢放松,我担心放松的结果会导致在竞争激烈的将来她因为基础薄弱被社会淘汰。

  谁说这不是别样的悲哀?我们一方面珍视儿时的纯真美好,一方面却以爱的名义剥夺了孩子唯一的童年。

  作者:江西省彭泽县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杨柳] 上一篇文章:让生命与使命同行
下一篇文章:春游酥醪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