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磨

时间:2012-07-06 21:27:00作者:李大申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推磨摇磨,推个粑儿甜不过,推粑粑,接嘎嘎,嘎嘎不吃酸粑粑;推汤圆儿,接幺姨(儿),幺姨不吃酸汤圆儿;推豆腐,接舅母,舅母不吃酸豆腐……朗朗上口,烂熟于心的儿歌,从土家吊脚楼内飘出来,穿透耳鼓,触动心扉,一幕幕儿时的记忆浮现在眼前。 

  记得小的时候,父母亲每天都要脸朝黄土背朝天,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脚不停,手不住的忙于一大家人的生计,哪有时间坐下来陪我们兄弟姊妹闲聊,只有一双尖尖脚的奶奶,不厌其烦的呵护着,不时还教我们玩着推磨的游戏。奶奶坐在小靠背木椅上,面对面的分别拉着我们的一双双小手,拉过来,推过去,“推磨摇磨,推个粑儿甜不过……”念念有词重复着推磨的童谣。

  小时候,对推磨没有特别的体会,觉得很好玩,不时在野外,找来一个长圆形的大萝卜,用竹片或小刀,雕制成石磨,边推边重复着推磨的儿歌,还有推磨的谜语,“上石山,下石山,一圈一圈转不完,雷声隆隆不下雨,雪花飘飘不觉寒。”虽然对这些儿歌和谜语捉摸不透,还总想学着或模仿着大人,干些远不及大人,自己又似懂非懂的事,天真无邪,不知苦和穷为何物,开心快乐的犹如自由飞翔的小鸟,在山野中、小河边、林荫里疯玩。

  大了些,开始体念推磨的甘难辛苦。父母亲劳作一天累了,哥哥、姐姐外出没回家,推磨的重任自然就落在了我的身上,没有磨搭钩(推磨的推手)高,就在地面上放上一条木凳,双脚站在木凳上,重复着推过去,拉过来的机械动作,这时再也没有与奶奶手拉手,念儿歌时的轻松,汗水与寂寞,劳累与疲惫,打磨着心性,使之渐渐体念到人生的辛劳,一口饭的来之不易。

  那时,家里有大磨与小磨之分,大磨是石匠用上好没有任何瑕疵的青石料敲打雕琢而成。一副磨子,分别由上扇、下扇、磨齿、磨心、磨担、磨盘、磨搭钩、磨绳组成。小磨,一般是用上好的沙石料雕琢而成,它与大磨所不同的是,除了比大磨小许多而外,通常情况下,磨盘与下扇合为一体,均为石料构成,它的推手,叫磨手,用一倒7字木料制成,镶嵌固定在小磨上扇的某中间部位,用它加工食品时,主人家一手推磨,一手喂磨。大磨主要用于推包谷面,小磨用于推合渣、豆腐、粑粑、汤圆等,简单的说,大磨用来推干的,小磨用来推稀的。

  尤其是要过年的时候,也是大磨、小磨不得空闲的时候,推粑粑、推汤圆、推豆腐、全都要靠石磨。手推站酸了,脚站软了,想到要过年的情景,推磨的劳累自然会被抛之脑外。

  常听父母讲,只要磨子响,心里就不慌。在物质极度匮乏的岁月,尤其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一家人吃了上顿没下顿,锅儿吊起当钟打,磨子没得推的,锅里没得煮的,碗里没得舀的,那种日子确实不好过。每当推磨时,一旦想到这些,那种苦和累就会烟消云散,心情也愉悦了许多。

  时光荏苒,今非昔比,家户人家再也不用为推磨或没磨推而劳累犯愁了。电磨或叫钢磨替代了石磨,不知服务了多少代人的石磨已成了古董或文物,甚至被一些有心人收藏,当然,也还有人总还觉得用石磨推地食品好吃,在有些街道,不时还能见到用石磨推合渣,生意还特好。

  远去或已消失的石磨,被乡间推磨的童谣所唤起,不由得想起了已逝的奶奶和父母,还有那石磨的往事。

  作者单位:湖北省恩施市检察院 

[责任编辑:杨柳] 上一篇文章:让生命与使命同行
下一篇文章:我不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