盱眙印象

时间:2012-07-31 21:17:00作者:李大申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盱眙,对我来说,是陌生,还有未知和神秘。

  去年10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来到盱眙。 抵达时已是傍晚时分,盱眙华灯初上,街道宽阔,绿树成荫,车水马龙,不时闪烁的霓虹灯和光芒四射的光柱叠合交错,龙虾广场上的亭台楼阁,高悬夜空,鞍马劳顿顿时释放,极力调整焦距、光圈、快门和感光,欲将眼前夜景摄入囊中。

  清晨,都梁公园磨盘山下,翠竹青青,随风摇曳,山雀在林中或相互梳理羽毛、卿卿我我, 或引项高歌、情歌对唱。清晨一轮红日冉冉升起,洒落下金色阳光,光热将水气轻轻捧起,虚无缥缈,是雾似纱,把砖林瓦浪都隐藏在了一片隐约世界里。

  尚在清晨的静谧与沉醉中,我和老伴拾级而上,在都梁阁上凭栏鸟瞰,不惧严寒的阔叶林和翠竹青枝绿叶,山中红叶与旭日交相辉映,山下淮河玉带将高楼、村落揽入怀内,别有韵味。难怪吴承恩在《西游记》中曾这样盛赞盱眙“此间仙景若篷赢”。

  张目为盱、直视为眙。盱眙历史博物馆浓缩了盱眙2200多年的变迁。在这块并不算广袤的土地上,却承载过秦砖汉瓦的古老和唐陶明瓯的文明,既是明代开国皇帝朱元璋祖辈故里,还是红色的革命圣地,留下了刘少奇、陈毅等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光辉足迹。然而,在卢沟桥事变后的那段悲怆岁月,盱眙这片平和土地亦无法在倭寇的侵略中幸免。日军惨绝人寰、倾其所能,共烧房8000余间,屠杀2200余人,最后烧得连日本兵自己都无房可住。

  创业史、奋斗史、发展史,这样一个既简单又复杂的命题,在象山的采石场——盱眙地质博物馆所在地找到了答案。那是一个周末,在随性的游览中,得知这里是一位当地知名企业家的杰作。目睹了采石人对自然的开采利用、采石人对自然利用后的修复美化,我不由得翌日再次与老伴来到采石场,细读慢品这位没有任何文凭的企业家,所打造的石头文化——石头开花。岩石是大自然中原生态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们在利用自然中难免会对自然造成某些破坏,但通过对采石场的观察了解,这里不仅使被破坏的地物地貌得以医治美化,而且注入了新的石头文化。一尊尊奇形怪状,神态各异的原石直立园林中,似兽、似鸟、似鱼、似龙,可谓鬼斧神工,自然天成,一条条曲径通幽的石级或道路,在象山环绕,一池圣水似硕大的明镜镶嵌在深潭中,湖光倒影,波光粼粼,一株株小树犹如操练的武童整齐的排列在岩石坡上,咬定青山,一块块记载着石头开花的历史直立在路边,慢读细品,启迪人生,一位位栩栩如生的采石工匠的雕塑,惟妙惟肖的劳动姿态,给人联想,还有昔日采石用的部分生产工具,作为文物被陈列在那里见证着过去。

  看完这些,自然会想,这位传奇的农民企业家之所以成功,他骨子里已镌刻上无时不刻的对自然的崇尚与尊重。利用自然,医治自然,还原自然,美化自然;创造历史,凝固过去,厚德载物。

  这位农民企业家,传奇人物,靠石头起家,有着石头一样的质地,是盱眙人的代表,同时也印证了盱眙人勿忘历史,自强不息,开拓创新的人文精神。除了对他的了解,还有通过与盱眙人的接触,可感到盱眙人的热情礼貌,盱眙敬客人酒必敬双杯,请长者入席必坐上座。在一次公共汽车上,一位中年女性见我和老伴站着,便招呼大家让座,一对年轻男、女即刻响应,起身离座,面带微笑。

  盱眙之行,感受到了盱眙人的热情和对工作一丝不苟的敬业精神,从中进一步加深了对盱眙的美好记忆。

  在盱眙逗留时间虽短,但感受颇多,回家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写下这些笨拙的文字,以示对那些热情好客的盱眙人的感谢和对盱眙的美好回味。

  (作者单位:湖北省恩施市检察院)

[责任编辑:齐磊] 上一篇文章:让生命与使命同行
下一篇文章: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