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的恩施情怀

时间:2012-10-15 16:14:00作者:范建生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从媒体上得知莫言获得2012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我作为他恩施的朋友也感到很高兴。因为莫言四年前曾经来过恩施,与我们结下深厚友情,为恩施留下深远的影响。

  莫言到恩施来是一次文化的机遇,当时恩施市检察院文化建设受到社会舆论好评,引起《检察日报》的关注。受恩施市检察院邀请,2008年10月,曾任职高检院影视中心艺术总监、《方圆》杂志名誉主编的莫言与夫人杜大姐、《检察日报》副总编王守泉、《检察日报》编委、《方圆》杂志主编孙丽、《检察日报》文艺部主任彭诚等一行赴恩施采访,看望恩施市检察院干警。当时我负责文化宣传工作,有幸走近莫言。

  对于莫言,熟悉而又陌生,只知道是他是著名作家,还有《红高粱家族》等作品。听说他要来,等待中涌动着一种莫名的亲切和激动。在恩施机场,我们见到莫言,他身材魁梧,具有北方人的豪爽,也有南方人的典雅。在彭诚主任的介绍下,热情地与我们握手,有大家风范但没有大作家的架子,平易中拉拢了我们之间的距离,如久别重逢的朋友。那天机场里人很多,熙熙攘攘的人群从我们身旁走过,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行走在恩施这片土地上的人中有位大名鼎鼎的作家,而且是中国作家中很可能问鼎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

  莫言对恩施的情怀,源于他二十年前读斯诺的《西行漫记》。他说,恩施这个地方很早就知道,里面就写到了中国有两个最美丽的小城,一个是湖北的恩施,还有一个是湖南的凤凰。凤凰我很早就去过,但是恩施一直想来却没机会,这次来后,深感不虚此行。看得出,来恩施是他多年的愿望,这让我们感到些许欣慰和自豪。

  漫步绿色恩施,莫言无不被这里独特的人文地理风光、民族风情吸引。腾龙洞、大水井都留下他的足迹。在芭蕉侗族乡,村民们一句朴实的“欢迎作家莫言到我们寨子里观光”的话使他很受感动。在看完穿着民族服饰的侗族群众表演后,莫言兴致勃勃走上舞台,和演员们手拉手一起跳起欢快的侗族舞蹈,并和他们一起留影。在梭布垭石林,莫言和轿夫们成为朋友,他喜欢听轿夫们演唱的《六口茶》、《黄四姐》等山歌,为轿夫的歌喉所惊叹,为山歌优美的曲调所感染,不时地记录,不时地录音,不时地学唱一两句,沉浸在那粗犷豪放的山歌声中。他感慨地说,什么是原生态?这就是原生态。

  可以说,莫言是中国著名作家中用文化的眼光第一位品味恩施的人。他在恩施市检察院作家、检察官与检察文化的座谈会上,发表了《文化创新是根本目的》的演讲。认为恩施具有丰厚的历史和人文资源,多种文化在恩施这里汇合,苗族、土家族、汉族的文化等,多民族文化汇合便会产生一种新的文化,多民族文化融合的地方就会产生丰富的民间文艺作品,会产生丰富的人类情感。这里有这么多的情歌、民间歌手、灿烂的文化,都跟我们多民族融合的人口结构有关。

  莫言喜欢恩施的恬淡和宁静。他说,来到这里还有一点感受是恩施老百姓的幸福指数很高,百姓安居乐业,没有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人群那种痛苦、烦躁和焦虑感。街上的人生活都比较悠闲,即便是田间的劳动者,也表现出特有的悠闲自得。我个人比较倾向于过这种宁静的小康生活。因为在这样的环境里面才可能产生优美的文学和艺术作品。聆听他的讲座,是一种文化的享受。

  莫言的大峡谷之行,成为恩施之行的一段佳话。那天天气不太好,尽管浓雾茫茫,有点不见“庐山真面目”,但莫言还是被大峡谷刀劈斧削、高耸挺拔的气势所震撼。他不畏路途艰难,用树枝当拐杖,兴致勃勃地穿过龙门,踏上铺设在山腰的栈道,伫立在栏栅边了望良久,领略峡谷风光。越是险要处,他越是表现出浓厚的兴致,我们不免为他的安全担心,他却毫不在乎地说:“你们放心,我会注意的。”每到一个他喜欢的景点,他就对我说:“范兄,来一张。”漫步在“一炷香”前,莫言感叹地说:“这真是大自然的杰作!”他登上一块大石头,挥手指向天穹,与身后的山峰融为一体,抒发对大自然的敬慕。回来后,他按捺不住内心的感慨,展开墨纸,挥毫写下“万卷石书”、“ 石书万卷”八个遒劲大字。在他看来,大峡谷不光是景,更是一本书,让人不尽地阅读和欣赏。

  在恩施逗留期间,莫言很少和我们谈起文学创作,我猜想他不愿意张扬和炫耀。只是他的夫人杜大姐偶尔和我谈起他文学创作的艰辛。她说,他在创作长篇小说《生死疲劳》时,每天写作达一万字以上,有时甚至半夜爬起来写作。其中的苦与乐,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但莫言用行动告诉我们,文学要忍耐寂寞,需要坚守。

  作为一个著名作家,莫言仍然保持着一个山东农民儿子的本色,注重生活细节。记得一次在农家乐吃饭时,我给他添饭,不小心将一团饭撒落在饭桌上,莫言随手将饭团捡起吃了。他珍惜粮食,说这是农民的血和汗啊。

  莫言不喜欢张扬,保持低调,所以他来到恩施的消息鲜为人知。尽管保密,莫言来恩施的消息还是不胫而走,书店莫言的书一抢而空,慕名前来请他签名的不少。恩施民院和职院一些的学生不知怎么知道了我的电话,打电话请求莫言为他们签名,并在莫言下榻的宾馆前长时间苦等。我把这个情况跟莫言说了,莫言回宾馆后就在门前二话没说为那些学生生签了名,并和他们合了影。

  离开恩施时,莫言欣然为恩施市检察院题词“学无止境”,激励着检察干警为恩施的文化建设和文化繁荣作出新贡献。如今这些珍贵的墨宝以及图片成为莫言恩施行的见证,也成为莫言与恩施友谊的纽带。也许这个缘故,当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消息传到恩施时,不少人打电话到检察院表示祝贺,街头巷尾群众奔走相告,中国硒都网也开辟专栏进行宣传,表达着恩施人民对一位伟大作家的尊敬和爱戴。

[责任编辑:全森] 上一篇文章:《雨中的树》观后感
下一篇文章:墙里开花墙外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