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往事

时间:2012-11-28 16:56:00作者:孙保刚 郑永涛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那年秋天,我刚学会走路,走起来仍然摇摇晃晃。哥哥比我大两岁,爸妈种地脱不开身,照看我的责任自然落在哥哥肩上。

  一天傍晚,哥哥拎着我从外面回到家里。爸妈还没从地里回来,我们就坐在堂屋台阶上等爸妈。等了一会儿,爸妈没有回来;又等了一会儿,爸妈仍没有回来。而在平日,爸妈天一黑就会回来的。这时,圆圆的月亮爬上了树梢,将她那温柔的月光洒在偌大的院子里,洒在我和哥哥的身上。我们都开始想爸妈,想去找爸妈。可我们出去不一会儿爸妈回来了怎么办呢?于是我们就又静静地等着,双手托着下巴,眼睛充满期待地眨着。渐渐地,我就想爸妈想得不行了,我哭了,我要去找爸妈。年幼的哥哥毕竟比我大两岁,他没有哭,也没有说要去找爸妈。他虽然也很想爸妈,也很想去找爸妈,可他知道出去找爸妈家就没人看,我又走不了夜路,他想让我和他继续在家等爸妈,他相信爸妈一定会回到这个家的。然而,我哭得越来越厉害,他最终决定带我去找爸妈。可是,我怎么去呢?我本来就走不稳路,路又这么黑,我肯定走几步就摔一跤。这时,懂事的哥哥竟然把家里那辆笨重的排车拉了过来,他要拉着我去地里找爸妈。哥哥把我扶到排车上坐下,然后他就抓起粗大的车把吃力地拉着往前走。哥哥才四岁呀,他个头才刚刚超过车帮,那车子对他来说应该是不可征服的庞然大物。那车多重啊,那车把多粗啊,那路多黑多长啊,哥哥就这样拉着我一步一艰难地往地里走,他肯定走不远就得出满头汉。如果能挎上背带就好了,可他试了,他太小了,挎不上。车子上了公路,路是好走一点了,可他却又多么担心啊,路上那么多的大汽车,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啊!他艰难而小心翼翼地走着,兼着劳累和恐惧,那路对他来说真是太长太长了。不知过了多久,我们终于到了我家的白菜地头,爸妈飞似地跑过来抱住了哥哥,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哥哥会这样带着我到地里找他们。这下我和哥哥都哭了,但我相信,他哭时的情感肯定要比我复杂得多。

  这就是那件很久很久的往事,我永不能忘记的一件往事。如今已长大成人的我在这遥远的都市回想起这件往事,更有一种掉泪的冲动。我想,亲情这东西,确实是世上最纯、最牢也最感人的东西。

  也不知道哥哥是否还记得这件往事。

  作者单位:河北省肥乡县检察院

[责任编辑:杨柳] 上一篇文章:莫言的恩施情怀
下一篇文章:大爱无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