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母爱

时间:2014-05-28 22:46:00作者:盛俊杰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每年在我们家春节团聚的餐桌上,除鸡鸭鱼肉外,还有一道别的家庭不一定有的清蒸荷包蛋,这是母亲特别提议加上的。多年来,这道菜一直是我们兄弟姐妹心目中的美味佳肴。

  孩提时,正值计划经济年代,我们兄妹几人均在学校读书,只有父母在队里挣工分。每年年终结算,不但进不到钱,还倒欠队里的,家庭经济状况可想而知,平日难得吃上一点荤腥。鸡蛋、鸭蛋也不能随便吃,要送商店生资部买钱补贴家用。其时家里的自留地倒是被父亲经营得不错,四时蔬菜充足,每餐小菜人均一大碗。只是餐桌中间的小碗菜则是由辣椒唱主角:蒸辣椒、炒辣椒、剁辣椒……,只有客人来了时才有所改变。母亲的厨艺不错,总是想着法子给我们变换口味,但因食材有限,变来变去,也总是围着那几样菜转,难有质的突破。

  时日艰难,然而我们兄妹在过生日那天,却总会吃到母亲亲手烹制的清蒸荷包蛋。因母亲不知从哪里听来一种说法:吃鸡蛋的孩子聪明、健康。于是家里就有了一个惯例:小孩过生日,可以吃两个鸡蛋。所以我们兄妹平日没事时总爱扳着指头数日子,盼望着自己的生日早早到来。每逢兄妹中有人过生日的那天,就能见到母亲在蒸饭时,从锁着的柜中的一个小罐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两枚鸡蛋,在锅边把壳砸破,倒在一只碗中,再在里面放一些油盐和剁辣椒、豆豉之类的佐料,然后在满甑的红薯丝饭上面用筷子搅一个大洞将蛋碗摆放其上去蒸。

  待到开早餐时,母亲打开热气腾腾的甑盖,端出香气扑鼻的荷包蛋,冲着过生日者大声喊:“伢崽,今天你生日,快来吃蛋啵啵!”其实不用母亲招呼,我们早已围着桌子坐好了。因为这顿伙食都有所改善,过生日者吃荷包蛋,其他人也有一碗石灰水蒸蛋或一碗青椒、紫苏蒸火焙鱼。吃饭时,过生者往往会大方地匀出一部分给大家品尝,还特意夹给母亲一块。这时母亲一定会高兴地说:“我崽到底是长大了1岁,开始懂得讲客气啰!”母亲的话,既是对过生日者的褒奖,也是对其他人的一种激励,从小就培养我们懂得谦让、关心他人的品格。

  冬去春来,兄妹们吃着母亲的清蒸荷包蛋一年年长大。这生日吃清蒸荷包蛋的规矩,也一直延续到我们相继参加工作,走出家门,离开父母身边。

  进城工作多年了。每年我们在城工作的三兄妹生日的前夕,都能接到母亲从乡下打来的提醒电话:“崽呃,过几天就是你的生日,别忘了吃两个清蒸荷包蛋啊!”

  80多岁高龄的母亲,怎能如此清楚地记得儿女的生日呢?直到一次回家偶然打开家里使用多年的旧木柜,才解开我心中的谜团。原来母亲将五个儿女的生庚年月日全都写在柜门上面!此时,我才深深地感到:我们虽然走出了母亲的视野,但从未走出她老人家的殷殷关爱。

  不记得哪位哲人说过,儿女的生日,其实就是母亲的苦难之日。这话对极!不是吗,经历十月怀胎的磨难之后,临盆生产就到了痛苦的高潮,要冒很大的风险,有时甚至危及生命,尤其是在那缺医少药的乡村!难怪在我们老家一直有个乡风民俗——若哪个做儿女的不孝敬母亲,别人就会远离他,唾弃他。也难怪唐代诗人孟郊会发出这样的感慨:“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我想,这辈子我们兄弟姐妹是不会吃厌母亲的这道美味的,因为它蕴含着浓浓的深深的母爱。

  (作者单位: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检察院)

[责任编辑:周怡灵] 上一篇文章:新加坡廉洁印象
下一篇文章:舌尖上的家常饭菜品出人生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