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绿色国防情怀

时间:2014-07-31 21:10:00作者:吴作明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如今,每当提起母亲送子当兵的事,93岁的老母亲那布满皱纹的脸上就洋溢着自豪,那满头银发也跟着闪闪发光。看得出,这是母亲这辈子最荣耀的事,也是一生做得最大、最有意义的事。

  我93岁的老母亲,从小也是苦大仇深,没读过一天书,但通情达理,有情有义,知恩图报。母亲生我们兄弟6人,60年代,母亲接二连三把3个儿子送到部队当兵,保家卫国,在当地被传为佳话,县里表彰,媒体报道,远近闻名。门楣上挂着3块“光荣军属之家”扁牌,这是母亲的奖牌,母亲以此为荣。

  1960年,全国受灾,闹饥荒。那年,唯一挣钱养家糊口的父亲又因病去世,抛下母亲和我们兄弟6人,当时我们都小,多在读书。当时是国难家难同当,真是雪上加霜,叫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也就在这年,大哥初中毕业,赶上征兵,母亲二话没说要送大哥参军,当时公社(现乡、镇)干部,还有亲属,邻居考虑我家的实际困难,都好心劝阻母亲,有的说,孩子刚长大,留在身边当个帮手。可母亲却说:“孩子是我生的,也是国家帮着培养的,国家征兵用人,咱应先紧着国家”就这样母亲不顾好心人劝阻,忍痛割爱把大哥送到部队参军。临行前,母亲把绣着“保家卫国”的鞋垫送给大哥。

  只从父亲去世,大哥当兵后,家里,母亲里里外外一把手,既要当爹又要当妈,白天出工和男劳力下地劳动,晚上收工回家洗衣做饭,用她那弱小的身躯担起全家的生活重担。1965年征兵,母亲又要把二哥送到部队参军,当时大哥还在部队,公社干部说什么也没同意,要不二哥也是一名军人。

  1968年,初中刚毕业的我,因为在校表现突出,被当地银行破格录用,当时我和全家人欣喜若狂,我即将成为全家第一个拿国家工资的人,成为母亲的帮手,既高兴又自豪。就在银行为我办理采用手续等待上班时,征兵工作也开始了。当时我的心活了,也想像大哥一样成为一名军人,当时我担心母亲不同意,可当我把这个想法吞吞吐吐告诉母亲后,没想到母亲高兴地说:“好,男儿当兵保家卫国是大志,参加工作以后有机会,我支持你。”就这样,我在多数家人及亲属的反对下,在母亲的鼎力支持下,放弃了让人羡慕,千载难逢到银行工作的机会,成为我家第二个军人。临行时,母亲把绣着“保家为国”的鞋垫送给我。到了部队我成为舞文弄墨的军人,开始我对这个行当不满意,母亲从我给他的来信中了解这一情况后,连夜给我回信说:“当兵不能挑三拣四,扛枪、拿笔都是保家卫国,别忘了鞋垫上的字”母亲的话及时提醒了我。从此,我孤灯夜拌,奋笔疾书,不久,撰写的新闻报道、文学作品就陆续见诸《前进报》、《东北民兵》、《辽宁日报》、《解放军报》等报刊,由于舞文弄墨工作突出,多次立功受奖。

  1969年末,也就是我当兵的第二年,母亲又把初中刚毕业的四弟送到部队参军。临行时,母亲也为四弟送了一副“保家卫国”鞋垫。就这样,母亲先后把三个儿子送到部队参军保家卫国。当时有的人说母亲太傻。对母亲说:“你算过没有,三个儿子当兵你得少挣多少钱,少得多少济,多操多少心?”母亲却微笑着说了一句话:“帐不能那么算,没有国哪来的家,国家国家,先有国,后有家”这就是母亲的“家国”论。别人算的是小帐,可母亲算的是大帐。记得上学时,母亲常在我们耳边念叨“上学好好读书,长大了好报效国家”送子当兵保国卫家,就是母亲报效国家的最好方式。这就是我的母亲,一个普通农村妇女的胸怀。我们以母亲为荣,母亲以我们为傲,尤其是以我们当兵的三兄弟为傲。母亲常和别人说,自己没有文化,没能耐,报效国家只有靠儿子。所以,母亲一个接一个把自己的儿子送到部队参军,临行时还把绣着“保家卫国”的鞋垫送给儿子,母亲把一颗火热的报国心密密的绣织在鞋垫上,倾泻在“保家卫国”四个字上,这是母亲对儿子的寄托,也是母亲报国的独特方式。真是:慈母手中线,针针情意深,送子保家国,拳拳报国心。

  有人说,母亲心太狠,把三个儿子送到部队参军。其实母亲不是心狠,而是刚强,站的高,看得远。不是所有的母亲都舍得把自己的儿子送到部队参军,这正是母亲既普通又不普通的地方。天底下,哪有母亲不心痛儿子的。我清醒的记得,我当兵临行时,母亲强装笑脸陪我,当上汽车告别的一瞬间,我看见母亲背过身,我知道母亲流泪了,但我刚强的母亲从不在人前流泪。

  1973年,我复员分配到检察机关工作,不久,赶上母亲过生日,我穿着草绿色检察服,戴着大沿帽去见母亲,母亲见后,眼睛一亮高兴地说:“检察服也挺精神,但穿什么都不如军装顺眼”。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母亲还是忘不了我穿的草绿色军装,这就是母亲的绿色国防情怀,那国防绿已深深的印染在母亲的心里,不管岁月的风雨怎样冲洗都抹不掉、洗不去。我深深的被打动。我们的国防正因为有无数兵儿子的母亲在后面支撑,国家才能安全,人民才能安宁。她们是默默无闻的幕后英雄,向我的母亲和所有的军人母亲致敬。

  作者单位:吉林省通化县检察院

[责任编辑:刘彬] 上一篇文章:新加坡廉洁印象
下一篇文章:难得感恩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