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让我珍惜的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

时间:2014-08-19 14:35:00作者:沈民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接完弟弟的电话,我的手依旧在颤抖。弟弟告诉我的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母亲被查出身患乳腺癌,并且已经全身骨转移。弟弟还告诉我,他将陪父母一起飞上海,进一步检查治疗。

  整整一个夜晚,我都在心中默默地祈祷:但愿上海之行能带来奇迹,但愿先前的检查是误诊。两天之后,弟弟打电话告诉我,癌症已确诊,而且已是晚期。他先陪母亲在上海治疗,待化疗放疗时,我再去上海帮忙照料。父母也安慰我安心工作,待需要时再来上海。

  随后的一个月里,在与上海的每天通话中,全家人都处在一种几乎令人发疯的焦虑之中。各种消息陆续从上海传来:每天近一小时的就医车程、聚集着全国各地癌症患者的医院、昂贵的租住宾馆费用、母亲每况愈下的身体状况、尤其是愈发严重、遍布全身的疼痛。确诊后,医生认为癌细胞已转移,手术已失去意义,化疗放疗均不适用于年过7旬的母亲。病中母亲甚至考虑过后事。更要命的是,父亲在上海期间被查出患有肺结核,为了与母亲隔离,只得单独租住一个地方。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灾难,我连忙收拾行装,踏上赶往上海的火车。同时也替换早已身心俱疲的弟弟。

  第二天中午一下火车,立即乘出租赶到母亲租住的房子,见到母亲的第一眼,我突然感到母亲是那样苍老与憔悴。显得是那样孤独与无助。母亲倒是异常的平静,一边让我擦汗喝水,一边到厨房给我煮了一碗混沌。我连忙询问母亲的身体状况,母亲缓慢地答道:“就是全身疼痛,还有就是精神极差,极度嗜睡。”没等我吃完混沌,母亲就回到房间疲惫地睡去。轻轻地关上房门,我又赶往父亲的租住地——一家居民区中的简易宾馆。病中的父亲消瘦了许多,但精神尚可,只是步履蹒跚,体力大不如前。

  晚上久久不能入睡,脑子里尽是考虑如何在20天的假期中更好地照顾好父母。尤其是身患绝症的母亲。同时,心中更加坚定了一个念头:无论结果怎样,都要陪伴父母渡过难关,坚强地活下去。

  从第二天开始,我便开始了陌生而忙碌的生活:早晨6点起床买菜,吃完早点后拣菜、洗菜、洗衣。紧接着,到父亲的住处,陪他在小区散步。服药后的父亲反应严重,仅仅走上几百米便气喘吁吁,需停留一阵才能继续行走。临近中午,回到母亲住处做饭。做好后,母亲先吃。我用饭盒装好饭菜,步行10分钟给父亲送饭。回到家中,母亲已午睡,独自吃完饭后,洗晚收拾厨房。稍事休息,下午,重复上午事项。晚饭后,再陪父亲散步半小时。期间,不定期陪父母去医院复查治疗。

  每天早晨到菜场买菜,听着周围熟悉的上海方言,买着饱含儿时记忆的早点小吃,我一下子仿佛又回到了童年。当年每次寒暑假到上海外婆家,母亲领着我品尝这些美味,那便是我假期中最高兴的时刻。那时的我还是天真无邪的孩童,如今我已年近五旬。

  最难的还是陪母亲去医院检查治疗,清早出门赶地铁、挤公交。挂号、就诊、交费、检查、治疗,一趟下来,虚弱的母亲疲惫得连眼皮都睁不开。每当横穿车水马龙的街道,母亲总是仅仅地抓住我的手,踉踉跄跄地走过。那一刻,我不禁感慨万千。遥想40年前,母亲就是这样牵着我的小手,漫步在繁华的南京路,徜徉在外滩边。如今,依旧是我们母子二人,携手徜徉在上海街头。不同的是,今天我则是牵着年迈的母亲艰难地走在求医的路上。

  一次,陪母亲去医院抽血检查。为避开就诊的高峰,我们清晨五点多起床,六点坐上公交到医院。检查完毕,平日繁华喧闹的四川路,清晨显得异常空旷与安静。昔日我在上海读书时,曾无数次奔跑在这条路上,为的是赶上拥挤的公交车。今天,当我牵着年迈患病的母亲,缓缓地走在这条熟悉的街道上,面对眼前的时空穿越,内心有着难以诉说的感慨与无奈。

  母亲突然提出带我去一家老字号吃早点,说是那家的味道正宗地道。这是一家位于瞿秋白故居附近的饮食店,我们点了小混沌和生煎包,刚吃两口,母亲突然问我:“好吃吗?”满口汤汁的我脱口而出:“就是这个味儿。”这时,我突然发现母亲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那笑容是我许久都未曾见到的发自内心的微笑。她停下筷子,一直静静地看着我有滋有味地吃着。我突然感到,我和母亲找回的何止是儿时的味道,更是那割舍不断的血脉亲情。

  第二天,我和母亲再次去医院拿化验结果,结果显示母亲体内的癌细胞指数有所下降。一时间,母亲的情绪也好了许多。回家的路上,她执意带我去了附近的文化一条街转转。那是一条集聚晚清和民国各式名人别墅的老街,母亲在我的搀扶下,缓缓地走在鹅卵石铺就的路面,仔细地欣赏着两边百年历史的建筑,仿佛努力在寻找着什么,或许是想从中唤起某种儿时的记忆。渐渐的,母亲与我的交流也由江西话变成了上海话。每当发现某栋独特的建筑时,她便让我上前观看门牌上的说明,在得知老建筑昔日的主人后,母亲脸上便露出会心的微笑。我明白,母亲这是在重温着往日的时光,寻找着儿时的记忆,或许正是在这独特的回忆中,母亲那颗饱经沧桑的心灵得到了无尽慰藉。

  为了缓解母亲的症状,我和母亲又赶赴一家医院接受中医治疗。历经长时间的车程,在拥挤的候诊大厅里,是满屋步履蹒跚,气喘嘘嘘的老人,而且大都没有子女的陪伴,独自一人艰难地就医。突然,母亲紧紧地抓住我的手,缓缓地说道:“但愿吃了中药后,多少有点效果,这样我也能多活几年。”那一刻,我深切地感觉到,母亲心中的那份对生活的依恋,对生命的渴望。

  在与父母相处的日子里,我无时无刻不为他们的健康状况担忧。而他们却更多关心着我们晚辈们的生活,包括我和妻子的工作与健康,还有我正在读大二女儿的学业。每当我在厨房做饭、在卫生间洗衣时,母亲总会时常站在身边,注视着我的每一个动作,耐心地指导着不常做家务的我。尽管早已是人到中年,但在母亲的眼中,依旧是长不大的孩子。

  20天的假期转眼即到,我竭尽全力将父母的生活料理好,临行前把需要注意的事项一一叮嘱,方才收拾好行装,踏上回家的旅途。随着我的离开,年迈的父母将独自面对结果难料的就医和生活。

  地铁站上,到处都是行色匆匆的人群;火车站里,处处皆是依依惜别的亲人,40余年光阴,弹指一挥间。火车开动的一刹那,为父母,也为生活在这座城市中的每个人,我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珍惜健康、珍惜生命、珍惜亲情、珍惜生活中的每一天。

  (作者单位:江西省九江市检察院)   

[责任编辑:牛旭东] 上一篇文章:新加坡廉洁印象
下一篇文章:最美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