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检察日报社出版

第4078期       今日4版

统一刊号 CN11-0178 邮发代号 1-154
往期回顾
新闻检索——SEARCH
关键词:
检索方式:
高级检索












 

 

首页>>一至四版>>要闻>>本页

反渎职侵权:多少案件线索待发掘?

时间:07-11  08:49   作者: 郭洪平   新闻来源:检察日报   
 

一位研究渎职侵权犯罪的专家对记者说,相对于其他犯罪来说,渎职侵权犯罪的隐蔽性更强,线索发现更难。因为犯罪的主体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而这些人往往有着紧密交织的关系网和丰富的社会经验,查处时难免牵涉方方面面的关系。更何况,这种犯罪行为一般都隐藏于管理者、执法者“合法”的业务工作背后,使“外行人”难以发现。

高层直言存在“犯罪黑数”

6月底,高检院渎职侵权检察厅举办了一期西部地区检察机关分州市院“反渎职侵权局长”培训班。在这个培训班上,最高人民检察院的一位负责人到会讲话。细心的学员们注意到,这位负责人在分析反渎职侵权工作面临的形势时,首次使用了“犯罪黑数”这个词。

“近年来,各级检察机关依法查办了一批严重的渎职侵权犯罪案件,但是,与党中央的要求,与人民群众和社会各界的强烈呼声以及渎职侵权犯罪的实际相比,追诉数量与发案实际还存在相当的差距。”

2004年5月,高检院部署开展严查侵犯人权犯罪专项活动以来,全国检察机关查办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侵犯人权犯罪案件3329件4103人。其中,2004年立案查办的犯罪嫌疑人数与2003年同期相比,上升了13%,查办侵权案件连续多年下降的势头得到了扭转。

一般人对这组数字可能不会有特别的感觉,但高检院主管反渎职侵权工作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查案数字上升的背后,实际上说明一点:在渎职侵权犯罪方面,还“存在着没有被查处的‘犯罪黑数’和‘追诉漏洞’”。

从司法意义上来讲,所谓“犯罪黑数”,就是指已经发生了犯罪,但由于各种原因未被计算到司法犯罪统计中的或未被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犯罪数。

在全国,渎职侵权犯罪的“黑数”究竟有多大,很难定出一个确切的数字,但高检院渎职侵权检察厅一位负责同志在与记者谈到这个话题时直言,近几年暴露出来的“矿难”事件、“豆腐渣”工程,以及其他一些重特大恶性事故等,其背后大都可以看到渎职侵权犯罪的“影子”。

42个罪名近半数“未被涉及”

高检院渎职侵权检察厅办公室玻璃板下面,压着一张“反渎职侵权工作管辖”的表格,数一数,反渎职侵权部门竟然管辖着42个罪名,涉案范围不可谓不宽。

办公室一位负责同志告诉记者:“刑法修订后,反渎职侵权部门管辖的罪名由原来的16个,一下增加到42个,但毫不隐瞒地说,在全国许多地区,反渎职侵权的追诉领域和罪名存在相当的差距,许多新领域、新罪名的案件没有真正得到查处。如‘放行偷越国(边)境人员罪’、‘阻碍解救被拐卖、绑架妇女、儿童罪’这两项罪名,连续两年都是空白。”

作为从事情况汇总的部门,这名负责同志提供的背景材料应该说是有说服力的:“2004年,全国检察机关办理的渎职侵权案件中,至少有十几个罪名的涉案人数,都在10人以下。”

“像‘商检徇私舞弊罪’、‘动植物检疫失职罪’、‘违法提供出口退税凭证罪’、‘放纵走私罪’等20多个新罪名,一年下来,每个罪名在全国也就两三个涉案人员。尤其在西部个别省区,每年立案侦查的渎职侵权犯罪案件仅为25起左右,所涉罪名不会超过20个,几乎还有半数的罪名‘未被涉及’。在许多地区,还有为数不少的办案‘空白点’存在,有些分州市院和基层院,一年甚至多年没办过一起渎职侵权案件。”

内外因素制约案源发掘

一方面,渎职侵权犯罪仍处于多发的态势;另一方面,有些地方常常抱怨没有案源。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原来也以为,办案少的地方可能是没有案源,但经过调查发现,这些地方并不是无案可办,多数是有案不敢办,有案不会办,有案不能办。”

高检院渎职侵权检察厅有关负责人分析时认为,刑法修订后,检察机关立案侦查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的罪名比原来增加了很多,但由于受立法、体制及人为因素的影响和此类犯罪主体的特殊性制约,查办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的难度依然很大。

从内部来看,有案件发现难的问题。多年来,检察机关始终没有从根本上建立健全比较完善的、管用的发现和移送案件线索的机制。在许多地方,渎职侵权犯罪的案件不是没有,而是“不把违法当违法,不把犯罪当犯罪”,对一些已经出现的渎职侵权犯罪线索不以为然,导致了办案部门“无米下锅”。

再一个是立案标准不够明确具体,影响了案件认定和办案质量。现行立案标准的有些规定比较模糊简单,在司法实践中容易引起争议,检察院、法院、律师几家往往各说其词,使得许多案件半途而废。如刑讯逼供罪、暴力取证罪立案标准中的“手段残忍、影响恶劣的”,但何为“残忍”?何为“恶劣”?属非法律专业用语,司法实践中不好认定。

还有,反渎职侵权部门自身发现和挖掘案件线索的能力不够强,侦查水平不够高。有些干警对相关行政部门的业务还比较生疏。刑法修订后,渎职侵权犯罪涉及的行政执法部门多,罪名多,而检察机关反渎职侵权部门的工作人员,有许多对行政执法单位不了解、不熟悉,更谈不上对行政执法机关容易发生犯罪的环节,行政执法人员犯罪的手段、特点进行研究,办案工作很大程度上还停留在老方法、老传统上,明显缺乏外部的联系与协作,这就有可能导致在查办行政执法人员犯罪时感到束手无策,找不到有效的切入方法。

从外部来看,社会对渎职侵权犯罪的认识存有误区。目前,渎职侵权犯罪案件之所以发现和查处都比较困难,多与人们尤其是一些领导干部对此类犯罪“恨不起来”有很大关系。因为渎职侵权犯罪大都是发生在行为人履行职务的过程当中,其表现形式也多是过失犯罪,危害性不像贪污受贿和严重的刑事犯罪那样直观,因此,这种犯罪也更容易让他人同情和谅解。

同时,作为渎职侵权犯罪主体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比普通人具有更广泛的社会关系,一旦风吹草动,说情者纷至沓来。此外,受“地方保护主义”的影响,有些发案单位的领导过分强调本部门的利益,对检察机关的办案工作不支持、不配合,甚至设置障碍阻挠办案,以各种理由不让查、不让诉、不让判。

尽管反渎职侵权工作还有大量的案件线索有待开掘,其发展道路也面临着不少困难和挑战,但高检院渎职侵权检察厅有关负责人在谈到这项工作时,依然信心十足,他用“前途乐观”四个字形容反渎职侵权工作的形势。“因为反渎职侵权工作在反腐败斗争和促进依法治国中的作用和空间很大,是检察工作新的亮点。高检院新一届党组对反渎职侵权工作非常重视,贾春旺检察长先后多次就如何加强和改进反渎职侵权工作作过重要指示,反渎职侵权工作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被放在高检院工作的突出位置加以强调。”

这位负责人表示,借助多渠道开辟案源、集中力量查办大要案、完善工作机制和立案标准、省以下检察机关渎职侵权检察机构统一更名反渎职侵权局、开展专项工作等有力举措,反渎职侵权工作一定会取得突破性进展。

发表评论  
 
 

中国检察日报社 web@jcrb.com.cn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Copyright 2001-2002,all rights reserved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