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网]药家鑫案再起纷争 有多少赔偿可以重来

时间:2012-02-09 10:31:00作者:李妍新闻来源:红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近一年前,药家鑫案带来的一片火气与喧嚣,似乎应该随着药家鑫伏法尘埃落定了。但事情却像是在以此为原点,被置身事中与事外的人,渐渐扩大成一个圆——药家鑫身后,媒体记者探访药家,抽丝剥茧得出的规矩、内向的药家印象,不仅令舆论大哗,也让药父诉药家鑫案原告代理人张显侵犯名誉权案,成为关注焦点。而在受害人张妙家人明确表态“不要赔偿但求死刑”之后,态度却又突然反转,令舆论再起喧嚣。 

  2011年,药家鑫之父药庆卫曾欲赠送被害人张妙家属20万元被拒。2012年2月7日,张家表示愿意接受20万元赠款,并于8日前往药家索取。张家称现在要钱是因为无法支付张妙母亲的医药费。对此,药庆卫称“20万赠金是借的已归还,对方既已拒绝,我也没有义务再给。”(2月8日《新京报》) 

  说出口的话,泼出门的水。尽管时隔已有一年,但张妙家人严词拒绝药家赔偿的慷慨表达,依然言犹在耳:“药家鑫父母对我们淡漠无情,但我们还是考虑到对方的未来,我们自愿放弃法院所判给我们的民事赔偿,留给药家鑫父母养老。”“我们想对药家鑫父母说,我们农村人并不难缠!你们应该低下你们高昂的头!”这番话,被很多人解读成张妙家人要求药家鑫必死的理由,当然也是人们反讽药家鑫刺死张妙的原因——农村人其实并不难缠。 

  最终,药家失去了儿子,张家则不仅失去了女儿,也因拒绝没能获得应得的法治赔偿。这场博弈中,谁都不是赢家。如今,张家因生活困难,重议旧题,而药家则对此表态“对方既已拒绝,我也没有义务再给”,双方各有理由,而围观之力,则再度卷起那扇掀起舆论风暴的蝴蝶之翼。 

  有多少赔偿可以重来?药父到底该不该把20万赔偿二度践行?很多人认为,既然张家已经明确拒绝“赔偿买命”,那么在药家鑫伏法之后,就不该再讨赔偿。但法律自有法律的判断,严惩凶手与获取法治赔偿,从来都不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关系。张家自可认为拒绝赔偿,就可换来“杀人偿命”,但司法其实已经给出了赔偿与惩凶可兼得的答案。张家贸然放弃法院判给的赔偿,或许获得了舆论赞誉,但也未尝不是一种草莽思维——如今张家因拒绝合理赔偿家庭陷入困难便是反证。而药父主动提出赔偿20万,固然是为了以赔偿换取减罪,但没有张家谅解,无法洗罪,赔偿契约只能就此终止。此后张家与药家在法治上,理应再无瓜葛。 

  但张家有底层人拒赔后的经济困境,药家也有契约终止后不再履行合同的理由。双方各有道理,倘若协商不成,司法恐怕只能成为最后诉求。而这件事最让人不能释怀之处,恐怕还不是法治,而是更多民间约定俗成的范畴,比如承诺、信用、道义、情理、救济。 

  药家鑫案固然会被写进历史,但由药案发散开来的诸多事件,也让人看到,在这场没有赢家的博弈中,如何让备受伤害的双方找到共同的利益通途,却成为一件越来越艰难的事。对张、药两家而言,用诚心获取善意,用情理道义达成谅解,是需要跨出的艰难一步;而对整个社会而言,如何通过法治、经济、道德等多层面的救济,让双方共赢,如何在这场充满喧嚣的舆论战争中,让人们忘记仇恨、反思暴力,找到善的力量与出口,恐怕更应顺延“有多少赔偿可以重来”的争议,为人们所深思。

[责任编辑:赵芳] 上一篇文章:[京华时报]明星官员落马暴露用人制度之弊
下一篇文章:[华声在线]药家鑫有责任偿命 药庆卫无义务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