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日报]暴力伤害记者是文明之耻

时间:2012-02-15 07:24:00作者:练洪洋新闻来源:广州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粗暴对待记者事件一再发生,除了“土围子”思想、“土霸王”作风,外部惩戒力度过小亦难辞其咎。

  13日,本报两位记者前往东莞万江新村社区新村幼儿园调查校车超载情况,遭到工作人员粗暴对待。其中一位记者被3名男子按在地上,并强力将其双手反剪身后,导致该记者右手拇指远端出现撕裂性骨折。就在同一天,深圳也发生一起恶性的殴打记者事件,打人者是广东省政协常委、中心城董事长刘伟宏,打完后她还扬言“我打你怎么了?”

  一天两起暴力事件,皆指向手无寸铁的记者,令人愤慨。

  东莞官方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要善待记者,甚至有官员放出狠话:“谁关爱媒体、善待媒体、支持媒体,我就表扬、鼓励、奖励谁;谁对不起媒体,我就对不起谁”,让媒体人如沐春风。孰料言犹在耳,就发生伤害记者的恶性事件,实在有损“文明”,亦有负领导期望。

  当地派出所的说法是,有群众举报“两名不明身份的陌生人在新村幼儿园附近不知道干什么,现在跑了”,派出所立即通知就近的治安联防队员出警。本报两名记者佩戴工作证,并在采访过程中一再表明身份,何来“不明身份的陌生人”、“不知道干什么”?退一步说,即使真有“陌生人”在“不知干什么”,派出所又凭什么指派不具执法资格的治安联防队单独“出警”?今时今日,把事件归咎于“有些治安联防队员的素质比较低”,说得过去吗?

  其实,据记者观察,该幼儿园校车虽存在超载现象,但不算特别严重,即使被媒体曝光,也不至于对幼儿园的声誉、利益构成太大的影响,当地何以如此如临大敌,像对待小偷一样对待记者?和过往许多单位、地方粗暴对待记者一样,“土围子”思想是其一。“我的地盘我作主”,别人谁都无权过问,哪怕是记者,也不能越雷池半步;“土霸王”作风是其二。东莞涉事者虽然没像深圳打人者那般嚣张,但联防队员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正当采访的记者强摁在地,仍然是霸气外泄的表现。

  媒体是社会公器,服务于公共利益,承担起社会责任。舆论监督,旨在通过新闻的力量,促使被监督者改进不足,帮助社会实现公平、正义,从而增进公共利益。

  譬如校车超载,关乎广大幼儿的生命安全(屡屡发生的校车安全事故一再警示超载的危险性),不仅仅是幼儿园的内部事务,媒体当然有权进行监督;其次,记者采访并非个人行为,而是职务行为,如果被采访对象对采访、报道不满,完全可以通过正常渠道,与记者所在的单位交涉,再不行就通过法律途径申明权利,而不能采取威胁、暴力等违法手段对付记者。

  粗暴对待记者事件一再发生,除了“土围子”思想、“土霸王”作风,外部惩戒力度过小亦难辞其咎。粗暴对待记者,哪怕“跨省”,最后也不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长此以往,粗暴对待记者便成家常便饭。这两起事件如何处理,我们将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赵芳] 上一篇文章:[京华时报]明星官员落马暴露用人制度之弊
下一篇文章:[京华时报]不接电话被问责领导再难躲猫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