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你和你的城市,最近比较烦吗

时间:2012-05-03 09:09:00作者:王传涛新闻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近日,北京大学公布全国28个大中城市“烦恼指数”。数据显示,28个主要城市白领平均 “平衡指数”为48.22,普遍“比较烦”。其中,宁波最幸福,平衡指数为51.11;武汉最烦,平衡指数仅为46.69。北京、广州分别排在第20、21位,不算特别烦。(《广州日报》5月2日)   

  烦恼指数,貌似一个有些无厘头味道的学术用语,却与我们每个人、每个城市息息相关。歌曲《最近比较烦》里唱道,“最近比较烦比较烦比较烦,总觉得钞票一天比一天难赚;我看那前方怎么也看不到岸;陌生的城市何处有我的期盼……”在城市中生活,房价油价及其他物价持续走高,卡奴、孩奴、车奴众奴加身,生活压力一天比一天大;加上无法摆脱的“城市病”以及如影随行的工作压力,生活在城市中的市民,能够做到超然于世外、心如止水者,能有几人? 

  关注城市的烦恼指数,其实是在关注民生福祉。现代社会被誉为科学社会、信息社会、文明社会,但同时也是风险社会、烦恼社会。 

  数据显示,全世界有15亿多人被精神或行动失调所困扰,其中3/4的人生活在发展中国家;目前全世界有4亿人患有焦虑症,3.4亿人患有心情抑郁症,2.5亿人苦于人格障碍。对于国人而言,还有一个另外的称号——“最着急的地球人”,曾有周刊报道,国人在工作、学习、排队乃至于上厕所时,都有不同程度的烦躁症。作家李承鹏曾说,“这是一个连撒尿都需要掐秒的时代。” 

  国人烦躁,客观来说,很大原因应当归结为我们还没有学会自我解压。许多人还没有学会在小城市中生活,没有适应小城市的生活节奏,而所在的城市就已经成为国际大都市了。城市的建设,社会的发展,远远抛弃并忽略了市民的适应能力。更让人失望的是,社会的发展并没有停下脚步“好让灵魂跟上来”,城市仍然在拆迁和建设,车辆仍然在拥堵,职场、生活的压力依然无法得到纾解。 

  烦恼无处不在,其实并非矫情,而是一种真实的社会情绪。我们看电影,看到西方人喜欢戴着耳机跑步,喜欢在家里开party,喜欢在酒吧里喝小酒;我们的电影,却很少有这样惬意的镜头,相反,《人在囧途》、《车在囧途》这样描写国人窘态的电影却不少。 

  有心理学家称,烦躁是现代社会一种致命的心灵痛苦。因此,拒绝烦恼、摆脱烦躁,应该成为整个社会的一项任务。 

  降低国人烦恼指数的路径无非有两条:其一,站在个人角度讲,要学会减压,学会休闲,学会娱乐,努力调解心情,缓和心态;其二,改善民众福利、缓解社会压力、治理各种各样的“城市病”。烦恼少一点,幸福就多一些,公民的个人尊严才能得到更好保障。

[责任编辑:骆昊阳] 下一篇文章:[人民网]美国保持中立有助南海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