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华时报]飞行安全中最危险的是情绪坚冰

时间:2015-01-12 08:48:00作者:刘雪松新闻来源:京华时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本报特约评论员刘雪松

  机组与乘客之间屡屡发生激烈冲突,要说缺乏素质,双方都缺。但最缺少的,还是民航运输业对于处置乘客情绪冲突时的机制。

  一冰已除,一“冰”已积。闹剧,还是发生了。

  飞机已经开始滑翔,3个应急出口却被乘客打开。这是10日凌晨发生在昆明长水机场,正准备飞往北京的东航MU2036航班上的惊人一幕。

  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需要用命来搏?来自不同渠道的信息,对于这场闹剧,给出了有利于各自表达愤怒或者无辜的理由。有的说是航班延误赔偿无果,有的说是机长大骂乘客报警无效,有的说是空调关闭后有“年长妇女身体不适”。昨天,云南警方公布初步调查情况称:因飞机除冰关闭空调乘客不适,不满机组解释而引发争执。最新情况是,对煽动者李某媛和违法打开两道应急舱门的周某分别予以治安拘留15日处罚,对发布虚假信息的李某辉予以训诫。

  冲突一触即发之际,这架临时消除了物理冰雪的飞机,人为的不安全因素却在堆积。甚至,争执中累积的人心之间的冰雪,酝酿着一场可能随时暴发的、比自然灾害更难控制的风险。遗憾的是,飞机依然推离了登机桥。更遗憾的是,3个用于紧急逃离的出口,最终还是在群情的抗议中被粗暴地打开了。

  这又是一场正常诉求无法满足、极端途径谋求关注的机上冲突。毋庸置疑,这些超出维权边界的违法乘客,是这场冲突的主要责任人。这种玩命之举,当然不会受到法律的保护,因此,依法处理,也算是这些血冲脑门的乘客咎由自取了。

  根据云南警方昨晚公布的初步调查,飞机9日晚9时20分落地,10日凌晨3时45分才开始机身除冰。有年长妇女出现身体不适,机上大部分旅客要求机长出面解释,后因出面的副机长回答无法让旅客满意,致使旅客情绪激动,与机组发生争执。

  从生命的角度来说,这趟飞行的安全隐患已经实实在在地构

  成了,不论乘客诉求是否合理,不论年长妇女不适程度轻重,甚至不论机长是否出言不逊,此时推离登机桥是冒险的,也是对乘客生命安全与情绪不尊重的。在双方固执到这等无法调和的地步还要准备起飞,这3个安全出口被打开,是否本身就应该是机组必须充分预估的极端可能性之一?

  谁能保证这位年长的妇女在旅途飞行过程中不发生意外?谁来安抚久等之下急躁的乘客情绪?谁来消除乘客的担忧与顾虑?这些在乘客看来必需的沟通,事实证明至少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

  机组与乘客之间屡屡发生激烈冲突,要说缺乏素质,双方都缺。但最缺少的,还是民航运输业对于处置乘客情绪冲突时的机制。什么时候把乘客情绪真正当作人为的坚冰处理、当成飞行安全的重中之重来敬畏了,这种极端的闹剧才有可能降到最低。

[责任编辑:武丽军] 下一篇文章:[新京报]停运到打砸,出租车改革还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