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日报]核武问题仍任重道远

时间:2015-04-29 09:01:00作者:潘振强新闻来源:法制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条约缔约国代表们聚集一堂,探讨加强核不扩散体制和推进核裁军,这本身就强烈地表明国际社会对这一事关国际和平与安全的重大问题的重视

  □潘振强 

  五年一度的《不扩散核武器条约》缔约国第九次审议大会于今年4月27日至5月22日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行,会议将审议条约的执行情况,并就进一步加强条约的措施提出建议。这是国际社会围绕核问题进行广泛、深入讨论的一次盛会。

  《不扩散核武器条约》是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国际条约,其目标是防止核武器和核武器技术扩散、促进和平利用核能合作以及推动核裁军。条约于1970年生效。缔约国共有包括5个核武器国家在内的190个国家,是一个最具广泛代表性的多边条约。它自生效以来,一直是全球核不扩散制度的基石,也是对核裁军目标作出具有拘束力规定的唯一国际条约,对于维护国际安全和稳定具有重要的意义。

  条约生效以来已走过45个年头,它在维护国际核不扩散机制以及促进和平利用核能方面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但毋庸讳言,国际形势的现状还远没有达到条约所设想要达到的目标。核裁军和核不扩散机制面临一系列挑战。这些挑战主要包括:

  首先,核国家、特别是两个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国家没有认真履行条约所规定的核裁军义务。冷战结束以来这两个核大国虽把各自的核武器削减了三分之二,但目前仍各保持着总数近1万枚的核弹头,继续深度削减的势头也大为降低。美俄还制定了庞大的核武器更新和现代化计划。所有这些引起了无核国家的不满和愤慨。

  其次,条约并没有完全阻止住核武器扩散的趋势。冷战后印度和巴基斯坦相继进行了核武器试验,以色列以一个模糊核国家的面貌出现,朝鲜则在本世纪第一个10年内进行了3次核爆炸。这几个国家至今仍游离于国际核不扩散体制之外,成为事实上的核武器国家。如何引导它们回归国际核裁军和核不扩散体制,是对条约普遍性和权威性的一个严峻挑战。还有一个令人不安的趋势是,核扩散已不止局限在主权国家,非国家行为体的出现和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使得两者结合在一起,出现国际恐怖主义或犯罪集团取得核装置的现实可能性。

  第三,如何确保和平利用核能不致成为发展核武器的秘密渠道,是在防止核武器扩散努力过程中一个仍然没有解决的难题。出于对能源的需求,越来越多的无核国家正寻求和平利用核能,这是条约赋予它们的正当权利。如何在维护无核国家和平利用核能权利的同时,有效防止核武器技术扩散,是国际社会仍需面对的一个薄弱环节,需要从技术和制度上采取更多措施。

  以上这些问题并非自今日始,许多是从条约产生起便成为成员国关注的焦点,一直是历届审议会议中的重点。这一届也不会例外,已列出的重要议题包括:如何推动核国家采取有效的核裁军措施、如何加强核不扩散的保障监督、如何确保和平利用核能的安全、如何推动区域裁军和不扩散以及如何从制度上加强对成员国的约束力度。这些议题归结到一点,就是如何全面加强条约的有效性、权威性和普遍性。

  本次审议会议在多大程度上达到这一目标,取决于各缔约国的共同努力。总而言之,防止核武器扩散以及推进核裁军已经成为全球广泛的共识。在这一意义上,人们希望,共同的利益和共同的追求能够推动与会者在相互尊重和照顾彼此重大关切的基础上就加强条约的权威性、有效性和普遍性达成某些共识。条约缔约国代表们聚集一堂,探讨加强核不扩散体制和推进核裁军,这本身就强烈地表明国际社会对这一事关国际和平与安全的重大问题的重视,也将促使人们进一步去思考实现这一目标的正确理念和切实有效途径。以下几点也许是值得人们思考的:

  首先,无论是进行核裁军还是防止核武器扩散,都需要一个有利的国际环境。如果国际社会能够努力建立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和经济新秩序,通过对话与合作打造安全方面的命运共同体,消除冲突和动荡的根源,各国有了足够的安全感,不再感到需要通过核武器来维护自身安全,实现条约目标才能有根本的保障。

  其次,两个拥有最大核武库的大国对核裁军负有特殊的责任。只有这两个国家采取切实的行动,进一步大幅裁减其核武库,才能为其他核国家参与多边核裁军铺平道路,同时为核不扩散起到榜样的作用。这不是老生常谈,而确确实实是通往核裁军和不扩散的必由之路。

  再次,核裁军可以从改变核国家的安全战略做起,逐步降低和最终消除核武器在它们安全战略中的位置,从思想源头上为核裁军开辟道路。在目前的条件下,核国家至少可以把核武器的作用限于自卫,只是为了防止别国对自己进行核进攻,实际上就是做到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也不对无核国家使用或者威胁使用核武器,这不但有利于增进核国家之间的互信,防止核军备竞赛,也可为真正意义上的核裁军铺平道路。

  最后,巩固核裁军和核不扩散体制应在不损害各国安全利益的基础上,通过循序渐进的方式逐步推进。在核裁军方面,当务之急是美俄应承诺遵守它们在双边和多边裁军协议中已有的义务,立即就进一步深度裁减展开协商,并大幅降低核武器的戒备状态,切实减少核战争的风险。在核不扩散方面,有关各方应抓住当前历史机遇,在业已达成共识的基础上,加紧谈判,争取在今年6月底前谈判达成全面协议;积极推动重启6方会谈;落实好建立中东无核武器和其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区的有关决议;推动《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早日生效;敦促NPT各成员国加入IAEA全面保障协议的附加议定书,以及督促日内瓦裁谈会尽早就达成一项禁止生产核武器用易裂变材料条约展开谈判。在和平利用核能方面,IAEA应积极采取措施,加强对发展中国家的技术援助,同时强化对核材料的管控。这些局部措施,每一个都应当是强化条约的有力举措,也是健全国际核裁军和不扩散体制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者系国防大学战略研究所原所长)

[责任编辑:贾潇]
下一篇文章:[法制日报]完善法治让红头文件不再任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