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检察日报]治好"北京咳",再唱"北京欢迎你"吧

时间:2013-01-24 08:39:00作者:王地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这样下去,我们会不会死?”走在北京“十面霾伏”的大街上,同事忍不住这样发问。

  持续多日的雾霾天,让北京城经常出现20米开外分辨不清车影还是人形,许多路人手掩口鼻,行色匆匆的情景。面对北京严重的空气污染,一些体质敏感的人出现咳嗽、慢性咽炎等一些呼吸道疾病和身体不适的症状。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给这种现象起了一个略带玩笑的叫法——北京咳。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呼吸内科主任医师何权瀛听说后立马炸锅:“在没有找到明确的证据之前,不能说什么‘北京咳’,这词儿是对北京的极度侮辱!”

  说实话,我并没在意这个词到底有多侮辱北京,我跟很多人一样,更忧心的是这坏天气什么时候能过去?北京还有没有更有力的措施来治理环境污染?

  治病救人的何医师或许也被这天气搅得有些焦躁不安了吧,否则为何这般敏感?这胸怀可不符合他北京人的身份。那8个大字组成的北京精神是怎么说的来着?爱国、创新、包容、厚德。“有容乃大”、“海纳百川”,包容一切、宽以待人的心态,这才是作为北京人所应该具备的,若北京咳是对北京极大的侮辱,那么何医师的小题大做,是否也是对北京精神的极度玷污?

  不过说到北京精神,如果北京拿不出切实有效的办法来治理雾霾天气,恐怕外界在“爱国、创新、包容、厚德”后面加上一个“北京咳”也不是不可能。就像伦敦“雾都”的帽子戴了好几十年一样,真心不希望北京也被世界这样认同。还记得2008年北京开奥运时那晴朗的天气吧,我们在蓝天下,高声唱着“北京欢迎你”多么自豪,可现在,必须治好北京咳,否则,哪里还有底气唱北京欢迎你?

  一座城市,若要独具个性,有三个因素必不可少:自然,艺术,以及人们的生活。倘若自然环境遭到破坏,空气质量恶化,人们的生产生活必会受到影响,喜悦的心情就大打折扣,没了心情,纵使有再多的塔楼宫殿、艺术瑰宝,谁还有闲情雅致去欣赏把玩?自然就好比是阿拉伯数字的1,没了1,拥有再多的0,也仍然是一无所有。

  但是不得不说,纵使北京的空气质量非常糟糕,但它仍然是一座独具魅力的城市。就像拿破仑和奥斯芒在巴黎留下了他们的痕迹,玛利亚·特利莎女王和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在维也纳记载着他们的历史一样,永乐、乾隆皇帝也将他们的历史载入了北京城的史册,使得北京成为一座富丽堂皇的城市。那令人着迷的史诗色彩和厚重的文化底蕴,吸引着我们来到这座城市,就像歌手汪峰唱的,甘愿“在这里活着,也在这里死去”。

  一个城市尚未臻于完美,但人们依旧喜欢它,说明它在人们的心中还非常重要,倘若无药可救,那人们就不会选择留在这里,而只会尽快逃离。所以大家发出北京咳的声音,其实是希望尽快有苦口良药,能够治好这顽疾。

  在旧时的北京,风沙也大,天气时好时坏,人们既得享碧蓝的天空,又不得不吸食尘土。当时有句俗语形容北京城:无风三寸土,雨天满地泥。但那时毕竟蓝天绿树的清新还是很多的,站在西山卧佛寺或碧云寺,人们可以清晰鸟瞰这座城市。朱自清也能有心情写出《北平实在是意想中中国唯一的好地方》:“北平第一好大。从宫殿到住宅的院子,到槐树柳树下的道路。至于树木,不但大得好,而且也多得好;有人从飞机上看,说北平只是一片绿。一个人到北平来往,不知不觉中眼光会宽起来,心胸就会广起来……”

  我不知道朱自清若活到现在还有没有心情写出这等美的文章,北京还是不是中国唯一的好地方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少了土少了泥少了绿的北京,多了钢筋混凝土筑起的高楼,多了不断排放尾气的小汽车,更多了PM值严重超标的恶劣天气。

  我的北京咳,什么时候才能治好?

[责任编辑:全森] 下一篇文章:[检察日报]谨防公款吃喝转战“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