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一小区“拐角广场”夜夜歌舞 住户饱受困扰

时间:2013-12-02 08:51:00作者:新闻来源:荆楚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海虹景小区“拐角广场”夜夜歌舞 住户饱受困扰

近千平方米的广场,一到晚上就变成了露天舞场。(记者 苗剑 摄)

  位于三眼桥路工商银行前的海虹景小区门前,有一片约10米宽,100米长的广场,由于位于街口拐角,被称为“拐角广场”。每天晚上七点左右,广场上总是会聚集一百多名来自海虹景以及周围社区的居民,多是已经退休的婆婆们。伴随着大音箱播放的音乐,跳起各种类型的广场舞。而在广场跳舞的居民享受广场舞所带来快乐的同时,与广场紧紧相连的海虹景小区的住户却饱受广场舞所带来的困扰。

  读者来信 

  你们好!

  我是贵报热心读者,最近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其实,也不是困扰我一个人。这个问题我基本已经失去信心,但还是抱着一线希望,因为我实在奇怪,这样一个很多人都觉得是问题的问题,为何就这么长时间解决不了。

  我今年55岁,家住拐角广场对面。在海虹景小区三眼桥北路一侧,每天都有2-3班人在跳舞,锻炼身体是个好事情,但是能不能把喇叭的音量调小一点。现在我们家里,晚上就不敢开窗,不然看电视,说话,都听不清。现在是冬天还好,到了夏天,不开窗的感觉实在难受。

  从今年年初开始,我们打过市长专线,110电话,投诉就会有警察来,走了之后声音依然。警察给我回电话,叫我以后不要再投诉了,我真的不知道该再向谁反映。但是实在过得很难受,无奈之下,想到了天天见面的武汉晨报。我一直看你们的报纸,就像个老朋友一样的。半年投拆未果的事情,讲给你们听一下,希望能够得到解决吧。

  祝编安!

  居民赵宝亮(化名)

  2013年11月

  记者调查 

  路过广场以为误入“滚石” 

  11月28日傍晚6点30分左右,记者来到拐角广场,当时广场并没有太多人聚集。到7点差10分,几位居民开始在广场一处绿化树下布设音箱和电器设备,音箱足有60厘米高,而且分为两处,显然是两拨不同的人。

  7点10分,第一处音箱率先响起,节奏分明的舞曲,催动几对中老年人开始跳舞。几分钟后,另一处音箱也响起音乐声,音量比第一处明显大了许多。站在音箱10米远的位置,会感觉到节奏声如同实质般敲击耳膜。

  音乐响起后只几分钟时间,就有不少市民开始在这片近千平方米的广场上跳舞,一时间场面热闹非凡,此时正好是多数居民晚饭结束时间,不断有居民从四周赶来,加入跳舞人群。

  这种热闹氛围并不是所有人都享受,在此之前,记者就接到海虹景小区居民赵先生投诉:每天晚上7点到9点,是一天最难熬的时刻,高分贝的舞曲实在让人受不了。“有音乐是好事情,但是我有时候需要写些文案,单调重复而且快节奏的音乐,让我无法思考,时间长了,一听到音乐就烦。”居民周先生称:“我在这个时间段路过,还以为自己走错了路过滚石歌舞厅,那种音乐声很闹。”

  “拐角广场”的形成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年男士带着小孩在散步,他说:这里跳舞的并不全是海虹景的居民,也有附近老社区的居民,附近就只有这里有空地,所以聚集在这里跳舞。据他的印象,广场跳舞已经有好几年了。

  另一位女士说,这里夏天白天还有人在广场上支桌子打牌喝茶,跳舞是一直都有。她笑称以前也觉得闹得挺烦,提过几次意见,但没效果,后来想:被别人闹不如自己也闹一下,也加入跳舞人群。

  广场紧邻海虹景小区的临街店铺,最近的住户距离跳舞人群不足10米,所有住户临街的窗户均是紧闭,没有一家是打开的。一位临街住户表示:如果开窗,房内看电视、讲话都听不清。

  现场投诉解决不了问题 

  记者在现场拨打12345市长专线投诉,20分钟后,一辆警车驶来,下来两位民警,刚跟组织者提出意见,马上遭到数名老人“围攻”。

  “我们这么大的年纪,不让我们活动活动,难道让我们在家等死?”“是哪个投诉,你让他有本事过来跟我们说。”“跳个舞就扰民了,那楼上还有人往下扔东西,还打伤过人,你们怎么不管。”各种质问让民警根本无法完整将话讲完。

  现场调解了20多分钟,两位民警最后提出警告,让组织方将音响音量调小,被对方勉强接受。但当警车驶离后几分钟,音量又被重新调大。一位爹爹说:你们莫跟他们(民警)争,他们来了,你们就调小,他们走了你们再调大不就行了。

  记者了解到,因噪音问题,附近居民与跳舞组织者发生多次矛盾,还因居民从楼上扔杂物,双方发生肢体冲突。

  “将就”不如多为对方着想 

  居民对广场噪音问题说法不一,大致分为两种,一位居住在临街的居民说:“噪音问题对生活肯定是有影响,孩子做作业不能安安静静。有些人需要早点休息,那是睡不了觉的,还有夜间工作的,不受影响也不可能。”家里有老人、小孩的住户和临街的住户,多数维护这种观点,很多居民都对广场舞噪音扰民的现象进行过投诉,反映均效果不大,有的当时能缓解一阵,不久还是恢复。

  一些住在小区内的居民,对此并不介意。一位居民说:“在广场上大多都是一些退休的婆婆们在那里跳舞,不让她们跳一下,她们拿什么活动咧。现在哪里又不扰民咧,她们到深山里面去跳舞吧。”

  应该将就吗?各有道理。可如果大家都为对方多想一点,情况会大有改观。

[责任编辑:闫昭] 下一篇文章:襄阳南漳发现东汉古墓群 已出土铜镜铜刀陶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