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临沂兰山检察官成功调解一起故意伤害案

时间:2012-08-05 21:16:00作者:卢金增 李东 赵健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正义网山东8月5日电(记者 卢金增 通讯员 李东 赵健)“李检察官,谢谢您为我家这么操心,您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也忘不了……” 8月3日,当听到张长峰女儿在电话那头感激地啜泣,作为张长峰故意伤害案的承办检察官,思绪不禁回到该案曲折地民事调解中。

  55岁的张长峰是山东省济宁市人,在山东省临沂市兰山区义堂镇从事“拾荒”工作。今年5月14日的晚8时左右,张长峰和同为拾荒的云南籍男子罗从春在其共同租住的民房内喝酒聊天。在此期间因琐事发生争执,并互相拉扯。张长峰想到罗从春经常因一些小事刁难他,就越想越恼怒,于是顺手拿起酒瓶在罗从春身上猛敲了几下,罗从春顿时倒地。经法医鉴定,罗从春左锁骨骨折,其损伤构成轻伤。

  此案移送兰山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后,承办检察官依法对犯罪嫌疑人张长峰进行了讯问。在看守所提审室里,满脸皱纹、双手黝黑的张长峰隔着铁栏杆坐在对面,老实木讷地供述了犯罪事实,又请求检察机关从轻处理。听完张长峰的供述后,检察官感觉到像张长峰这样因一时泄愤而伤及友人的案件,社会危害性相对较小,如果双方同意,非常有调解的必要。

  “可以调解吗?”检察官问张长峰,“想呀,可是对方要3000块钱,赔不起呀!”张长峰回答地很干脆,当听到“3000块钱”这个字眼时,检察官心中一振,这个赔偿数额对于轻伤害案件可谓少之又少了。这说明,作为被害人罗从春,一定是充分考虑了张长峰的经济条件而提出的要求,并没有讹诈张长峰的意思。

  检察官接着问张长峰:“没有别的办法吗?”张长峰回答:“能不能给问一下我在老家济宁的闺女,看她管不管。”张长峰语气显的很低沉。办案检察官想,孩子哪有不管父亲的,有孩子,那调解一定有希望。但张长峰补充道:“闺女恐怕也没有钱呀?”

  怀揣着一线希望,检察官记下了张长峰女儿的电话号码。本来还担心打不通电话,或者找不到人,没想到,电话不但打通了,而接电话的正是张长峰的女儿。

  正常来讲,联系到当事人亲戚,事情应该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然而,张长峰女儿的回答与张长峰预想的一样:“我没有钱呀!”简单的几个字让承办检察官心凉到了极点。可是承办检察官理解这几个字的分量。哪怕有一点点钱,谁能置老父于不顾。

  怎么办?这种情况一下子难到了办案检察官,办案检察官坚持把工作做到底。第二天,检察官来到罗从春和张长峰的租住处,发现满屋垃圾的屋里没有插脚的方寸之地,此情此景让人心酸难过。检察官忍受着阵阵刺激鼻腔的不洁空气,耐心的与罗从春交谈,希望他能做出让步。其实自案发之日起,同为拾荒人的罗从春也备受煎熬,身体受到伤害后,医药费花去2000元,不但赔偿没有得到,以前的同伴也进了看守所,这些都非其所愿。这一次,罗从春没让步,却称2000元医药费还是借他人的,而且在相当一段时间自已不能工作,所以还想要1000元的误工费。

  罗从春那里,承办检察官家访了六次,罗从春最终做出了艰难的让步,同意张长峰只赔偿医药费2000元。

  带着一丝的希望,承办检察官们再次拨通了张长峰女儿的电话,电话那头在沉默之后,再次说出来她确实没有钱的无奈。没有办法了,承办检察官们不得不进行不合适宜的说教了,承办检察官们告诉她,想想办法吧,2000元钱不但能让被害人得到应有的赔偿,也能使她父亲得到缓刑的判决,不能因为2000元钱,让年迈的老父亲再受牢狱之苦了。带着无奈,承办检察官挂断了电话。

  圆满的故事,可能都需要曲折的过程,在承办检察官们已不抱任何希望,只想着尽快把案件移送到法院,使张长峰尽快得到公正的判决时,办公室的电话响了,是张长峰的女儿打来的,她告诉承办检察官们她已带着现金来到了临沂。承办检察官来不及再与罗从春联系,带着张长峰的女儿直奔罗从春的租住处,惊的房东四处寻找罗从春。

  几天之前,民事调解协议达成了,缓刑判决也生效了,张长峰的女儿也把其老父亲接到家中居住了。一切那么圆满,一切那么完美,只留下跌宕起伏的调解过程,让真心付出的办案检察官们慢慢地享受和回味!

[责任编辑:杨柳] 上一篇文章:福建柘荣县检察院积极做好台风防御工作
下一篇文章:山东滨州滨城检察院建立快速办理民生案件工作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