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市南区检察院救助遇刺少女 称有困难给我们打电话

时间:2013-11-13 17:13:00作者:卢金增 郝会娟 郭晓云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青岛市南区检察院为被害人送上救助金。

  正义网青岛11月13日电(记者卢金增 通讯员郝会娟 郭晓云)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精致的五官,白皙的面容,而那道横在脸上的9cm长的疤痕是那样刺眼 ,她不禁想起去年的冬天,一切仿佛就是一场噩梦…… 

  精神病患者抡菜刀砍伤多名过路人,被依法予以强制医疗,但其无力对被害人进行任何经济赔偿,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检察院对此案4名被害人进行了法律救助。2013年11月12日上午,一个长相甜美、文静的女孩从南京赶到青岛,在市南区检察院领到了3000元救助金。时隔一年,她双眼下面那道横过鼻梁的长疤依然清晰可见,让人为之心痛。 

  半路杀出来的“飞刀” 

  18岁正是女孩人生中最美的季节,如花笑靥,若水清颜。然而,对于李玉茹来说,18岁的冬天却是一个让人想起来都后怕的噩梦。 

  李玉茹,1994年出生,黑龙江人,从职业高中酒店管理专业毕业后,与同学一起来到青岛市一家酒店实习。 

  2012年12月19日20时30分许,她像往常一样步行回住处。走到青岛火车站广场东北角,迎面跑过来一个30岁左右的男子,起初李玉茹并没有察觉那男子与其他过路人有什么异样 ,可走近以后,该男子突然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发疯一样抡起手里的菜刀朝她的脸上砍去,李玉茹吓得大叫,猝不及防,被接连砍了好几下,血从脸上流下来。几名警察追过来试图摁住那个男子,男子又冲警察后背砍了好几下。李玉茹捂住满是鲜血的脸倒在了地上,民警们迅速将她送到了医院。 

  经医院检查,李玉茹面部皮肤裂伤9CM,左耳后皮肤裂伤2CM,左侧上颌骨额突骨折 。而对于一个初入社会的酒店实习生来说,根本无力承担上万元的医疗费用,她的住院费都是同学给她凑的。伤口疼在脸上,更痛在心里,从天而降的灾难,让这个年仅18岁的女孩一时难以接受,恐惧和不安向她袭来。 

  岛城首起强制医疗案 

  那名持刀砍人的男子叫张刚,1982年出生,青岛籍人,患有多年的精神病史。据其母亲介绍,2003年张刚因与前女友分手而患上了精神疾病,后曾两次出现自残行为, 2008年曾住院治疗过,但未彻底痊愈。平时的他看上去十分正常,但遇到刺激后病情就容易复发。  

  2012年12月6日张刚应聘到青岛市一小餐馆干服务员,同事们没有发现其有异常举动,只是偶尔看见他的手时不时会发抖。12月17日上午9点钟, 张刚突然倒地开始抽风,休息到11点才恢复过来。19日晚8点左右,张刚在吃客人剩下的一碟儿花生米,同事提醒他工作时间不准吃饭,张刚很不高兴就与同事争吵起来 ,随后他冲出餐馆跑回家中,拿出菜刀想回去报复同事。但下楼后张刚的意识开始模糊起来,朦胧中看见一个女的,好像是其以前的女朋友,就举刀朝她头部砍去。随后,失控的他挥舞菜刀见人便砍,致使多位过路群众接连被砍伤,身体多处出现皮肤裂伤和骨折。而当办案人员询问张刚砍了什么人、如何砍的,砍了多少人时,他却都全然不知。  

  经青岛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鉴定,张刚患有癫痫所致精神障碍,案发前因刺激因素产生怨恨、报复心理,但在实施作案途中出现精神运动型癫痫发作,意识不清,导致砍伤数名无辜行人,发作后有遗忘,不能回忆案发经过,张刚作案目的及动机为病理性,案发时辨认能力、控制能力丧失。判定张刚为无刑事责任能力人。 

  根据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四条规定,实施暴力行为,危害公共安全或者严重危害公民人身安全,经法定程序鉴定依法不负刑事责任的精神病人,有继续危害社会可能的,可予以强制医疗。青岛市市南区人民检察院向法院提交了强制医疗申请书,2013年8月2日,市南区法院作出了强制医疗决定书,依法决定对张刚进行强制医疗。这也是青岛市检察机关办理的第一起强制医疗案。 

  原本已是不幸儿 

  李玉茹出生在黑龙江省一个普通农民家庭。2004年她父亲得了重病,为给其父亲治病玉茹的妈妈砸锅卖铁、东凑西借,但最终死神还是没有放父亲一码。父亲撒手人寰,留下的是家徒四壁和十几万的外债,那一年玉茹只有10岁,她的弟弟只有3岁。 

  为了还债,为了供养两个孩子上学,玉茹的妈妈只好常年外出打工。好不容易熬到玉茹从职业高中毕业可以帮着分担一点儿了 ,谁曾想玉茹离开老家没几天竟然会遭遇这种不幸。看看女儿脸上的伤疤,玉茹的妈妈泪流满面,她常常喟叹命运的不公:倒霉事咋都让我们摊上了?她才18,脸上带着道这么长的疤,以后可咋办啊? 

  玉茹从小是个漂亮姑娘,眉目清秀 ,人见人爱。爱美的她包里总不忘带一面小镜子,时不时拿出来照一照。而如今,镜子已然成了她最讨厌、最害怕看到的物品。起初她不敢一个人上街,一是缺乏安全感害怕噩梦重演,二是担心别人嘲笑她脸上的疤。 

  被砍伤后,玉茹花了上万元的医药费,这让一个原本就生活拮据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而犯罪嫌疑人张刚与年迈的母亲相依为命,无力对被害人进行任何的经济赔偿。面部的伤痛、精神的打击、家境的困难、得不到赔偿的怨气让玉茹一家的生活几乎陷入绝境。无奈之下,玉茹的母亲将玉茹的弟弟送去全宿制学校,带着玉茹从黑龙江跑去南京打工。 

  “有困难就给我们打电话” 

  其他几名被害人也都是外地来青务工人员,为了疗伤他们每个人也都花了上万元的医疗费。伤病使他们无法正常工作,切断了唯一的经济来源,被砍伤后又一直没有得到经济赔偿, 飞来的横祸让他们的生活变得异常困难。 

  “立足检察职能,服务保障民生”, 市南区检察院了解到此案4名被害人的具体情况后,认为其符合刑事被害人救助条件,决定启动刑事被害人救助机制。检察官们主动与被害人取得联系,告知他们寄送救助申请书和家庭困难情况证明书,随后为他们每人发放了3000元救助金,帮助他们渡过难关。该院控申科科长杨磊说:“2009年我院设立了全国首家涉检信访救助基金,近两年我们积极完善刑事被害人救助机制,李玉茹是第10个拿到刑事被害人救助金的人。” 

  2013年11月8日李玉茹坐火车从南京赶到青岛,走进了市南区人民检察院。一看到这个可爱的小姑娘,女检察官们又喜欢又心疼,都拉着她的手热情地跟她交流,详细了解她的伤情和家人的近况。悉心地开导她,帮助她尽快摆脱阴影。 

  临走时几位女检察官帮她把3000元救助金包好,送她到门外,千叮咛万嘱咐 “路上注意安全,到了南京给我们打电话报个平安,有困难了就给我们打电话”。 

  在回南京的火车上,李玉茹再一次拨通了市南检察院的电话,检察官赵瑾说:“小玉茹没走多久就给我们打电话,一说话就哭了,我的心一下子紧张起来,以为她在路上遇到麻烦了,原来她只是想告诉我们她出发了,是对我们表示感谢的。” 

  据悉,目前,张刚的病情有了较大的好转,但仍处于精神亢奋期,需要继续强制医疗。多次到医院对张刚强制医疗情况执行监督的检察官于楷说:“新《刑事诉讼法》对精神病人强制医疗进行了专门规定,既保护了精神病人的权益,也能有效避免其继续危害社会,但在具体实施规定上还应进一步细化和完善”。法律正在走向完善,纵然天有不测风云,但请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人心是温暖的。一切终将好起来。(文中被害人为化名)

[责任编辑:齐磊] 上一篇文章:河南浚县检察院:预防调查让新农合强身健体
下一篇文章:江苏沭阳检察院:乡镇检察室接"地气"连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