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市检察院首次发布近三年女性职务犯罪基本情况

时间:2015-03-12 13:20:00作者:吴伟东 汪林丰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正义网深圳3月12日电(记者吴伟东 通讯员汪林丰)能在机关、事业单位或国企中,拥有一份压力稍小一些、稳定而又体面的工作,一直是很多女性的就业首选。而这些“体制内”的职场女性,也大都会非常珍惜自己的工作岗位,并给公众留下综合素质较高、收入稳定可观、办事细心负责、工作遵章守纪等印象。但偶尔见诸报端的是,也有女性公职人员,因涉嫌职务犯罪而身陷囹圄。三八节刚过,深圳市检察院首次发布近三年来该市女性职务犯罪基本情况,检察官认为,女性职务犯罪反映出的诸多问题让人深思,并建议应多关心她们的内心世界,“特别是家庭的温暖,非常有助于她们内心对于廉洁的坚守。” 

   市检察院首次发布三年来女性职务犯罪基本情况 

  据深圳市检察院统计,2012年到2014年,三年间,检察机关立案查处的女性职务犯罪54人,其中20129人,201318人,2014年已高达27人。可以说这三年间查处的女性职务犯罪的人数,占该市检察机关查处的职务犯罪总比例虽不算高,但其上升态势却很明显。 

  对此,检察官解释说,一是因为近年来检察机关不断加大了反腐力度,总体办案数量不断上升;二是近年来以民生领域为突破口,查处了一批与民生领域相关的系列案,牵涉到不少女性公职人员。这一点也在女性职务犯罪的案发领域得到印证,据悉,该54名女性职务犯罪中,公安系统、规划国土系统、税务系统、教育系统、医疗系统占了绝大部分。 

  从罪名上来看,主要集中于受贿、贪污、挪用公款三种,其中部分受贿案件还同时触犯滥用职权、放纵走私等罪名。在54名女性职务犯罪中,即有14人是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比例达26%,远高于2014年全市职务犯罪比例中贪污罪、挪用公款罪所共占的8%左右。对此,检察官解释说,这与女性的工作岗位有关,一些女性从事的是财务、会计等岗位,直接与钱打交道,而这成了贪污或挪用公款的一个职务便利。 

  检察官还透露,该市近三年来查处的该54名女性职务犯罪中,既有20出头的参加工作不久的年轻女性,也有不少已是业务骨干甚至还有已临近退休。既有大专生本科生,也有数名硕士甚至博士。既有机关人员,也有事业单位以及国企人员。既有临聘人员,也有科级干部甚至有好几名处级干部。 

  是什么将她们推向了职务犯罪的深渊? 

  据检察官介绍,这些被查处的女性公职人员,有不少其家庭条件是很不错的,同时,“抛开女犯罪嫌疑人、女罪犯的身份,这查处的54名女性职务犯罪案中,不少人在工作、生活中,是可以被打上‘表现优秀’、‘好母亲’等标签的。” 

  如2014年被盐田区检察院查处的科级干部张可(化名),离异多年独自将孩子抚养大,其小孩也非常优秀,现在某名校硕士在读。在单位,张可是公认的“知心大姐”,甚至很多同事会与其探讨育儿经。当张可被检察机关带走后,在审讯中一度非常纠结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孩子。直到有一次,她在看守所中收到了小孩的来信,“妈妈,如果您犯了错,您一定要勇于面对。不论如何,您永远是我敬爱的妈妈”。张可抱着这封信,在提审的检察官面前嚎啕大哭,一度让检察官也为之动容并潸然落泪。

  而2014年盐田区检察院查处的80后的李玉(化名),也是一位一岁女童的母亲,其家庭条件都一直挺不错,作为其单位那一批招录的公务员中表现非常优秀,综合素质比较突出,因而也最早提拔为副科长,其涉贿被查一度让同事们为之感到非常错愕与惋惜。 

  按一般的理解,经济条件不错的女性公职人员,且还经常受到廉政教育,应该还是比较胆小一点的,为什么也会贪腐呢?“人都有向善的一面,也有向恶的一面”,一位办案检察官很有感慨地说,“每位公职人员,包括女性公职人员,内心既有对于廉洁的坚守,也不排除会面临很多人或事从而诱发心底的贪念。” 

  检察官介绍说,女性虽然一般胆小一些,但从一些窝案、系列案中涉及的女性公职人员来看,她们往往具有较强的从众心理,对贪腐行为缺乏一种明确的抗拒意识和能力,看到周边有领导、同事收人钱财,侥幸之下,于是也跟着操作甚至加入“团队”。有的女性还认为收人钱财为人帮忙、为人帮忙不能白帮忙,这是一条潜规则,特别是认为社会风气如此自己这样应该“也不要紧”,法律意识很淡薄。有的作为窗口人员,手中握有一定的权力接触着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在不正之风侵蚀下,特别是一些“黑中介”的拉拢利诱,一旦抵制力不强,看到周边有人“下水”又动了心,就更容易滑下去。有的女性追求高质量的生活方式,与同事朋友产生攀比从而虚荣心被激发起来,用收来的好处费去买房买车等,让自己的生活“高一个档次”。还有一些女性由于生活中的种种原因,手头紧缺甚至产生巨大的资金缺口等。 

  在2013年深圳检察机关查处的利用非法手段办理房产过户的窝案中,多名负责房产登记的女性工作人员被查,她们在窗口岗位上被拉拢后,之间还会互相攀比甚至有的还互相介绍非法的“业务”,以至于一下子有7名女性工作人员被检察机关查处。 

  女性职务犯罪背后让人唏嘘的的情感世界 

  与一般职务犯罪案相比,女性职务犯罪有什么明确的特点?一位检察官深有感触:“那就是背后透露出的情感世界,让人五味杂陈。” 

  相对而言,女性会更重家庭、重感情。如罗湖区检察院2012查办的王莹(化名)贪污一案,作为在国企工作的出纳,王莹将单位的收入减少后制表入账,私用公章将制表减少的70余万元据为己有。而赃款大部分都被她拿回来孝敬了父母,甚至还常到香港为父母买些药品和保健品。龙岗区检察院2014查办的某国企主管刘梅(化名)贪污一案中,刘梅竟将非本单位员工的父母弟妹共四人,偷偷加进单位的劳务费用结算表中,以此方式骗取了公司的相关费用近30万元。“孝顺是好事,但不能用错了方式。” 

  一位检察官还反映:“我们在审讯中,特别是一旦提起孩子,很多女性便痛哭流涕痛心疾首,悔不当初,认罪态度都较好,并积极争取宽大处理。” 

  而有些女性的职务犯罪案件,背后反映出的夫妻关系,也引人深思。 

  如2014年福田区检察院查办的赵芳(化名)受贿一案,办案检察官很有感慨地说,“她的家庭经济条件并不差,但在办案中我们明显感受到其夫妻感情上的淡漠,其因受贿被我们查处后,其老公都从来没出现过。在将她送进看守所时问其有没有什么话要向老公转达的?她也漠然地摇摇头。据了解其老公是一名生意人,长期在外,早有另一段感情,二人的夫妻关系基本上名存实亡。而她收受的近百万元好处费,竟然都一分没用而全存在账户上。” 

  再如2014年龙岗区检察院查办的郑琴(化名)受贿一案,郑琴作为一名大龄女青年,三十五六岁才进入了自己的婚姻,其丈夫是二婚还带着一个孩子,夫妻感情总似乎是貌合神离。郑琴想在家庭中拥有更主动的地位,想留住这段感情,按照自己的职权和自己认同的潜规则,她先后收下了数十万的贿款用在了家庭上,而她被查后,二人却是很快离了婚。 

  有的案件中,更明显让人感受到情感因素对于女性的影响。 

  如2014年龙岗区检察院查办的张薇(化名)挪用公款一案,之前张薇可以说其家庭环境都挺不错,可后来其丈夫产生婚外恋,为了孩子曹某一直在隐忍。直到其小孩考上了大学出了国,张薇才毅然选择了离婚。之后按张薇本人的说法是她在深圳已是举目无亲,并将钱都花在了小孩的求学上。小孩定居国外后,她一个人在深圳无人关心也更觉得无聊,开始学会了打麻将,初衷并不是为了什么赢钱,而是能找人一起打发寂寞。后来,孤寂的她越来越沉迷,小赌转成大赌,以至于多次到澳门去赌博,赌输了就刷信用卡,还不上了,作为单位财务的她开始将黑手伸向了公款,最终挪用公款近两百万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还有一些女性,其生活习性存在明显的问题,而家人却淡然不知,如2012年被龙岗区检察院查处的某事业单位的谢姗(化名),作为一名女博士,与人合作炒股欠下巨额外债,于是在为单位办理日常报销和借款报销冲账手续中,通过篡改报销金额,假冒签名、虚构合同、使用篡改的发票等手段,骗取财政资金、挪用公款两百余万。 

  又如宝安检察院2014年查办的丁婷(化名)挪用公款案,丁婷本是一名很内向很老实的国企出纳,看到周边有不少朋友、同事买六合彩,她也就跟着买。先拿自己的钱买输了不少,想捞回来,于是最终将手伸向了管理的公款,却还是越输越多,最终挪用公款近千万元,而直到她被查处,她的家人却毫不知情。

  “实践中我们发现,有多起这种女性职务犯罪的案例,她们的情感生活很匮乏,亲友们对她也很少问津,于是她长期打麻将,一输就是几万的,染上这种恶习后,手上资金出现缺口,就容易将手伸向公款,或助长受贿的贪念。” 

  如果她们能多感受到一些温暖 

  一位检察官很有感慨地说,“在办理一些女性职务犯罪案件中,我常想,如果她们的单位与亲友,能多关心她们的内心世界和心理变化,或许,她们就不会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就女性而言,在家庭中作为母亲的这种角色非常重要,家温暖了,她们又能感受到这种家庭的温暖,生活得更阳光一些,这将非常有助于她们内心对于廉洁的坚守。家庭的温暖还体现在一个方面,能让一些女性有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从案件来看,有些女性将精神生活寄托在打麻将、买六合彩上,有的心思全在炒股上甚至到处借钱炒股等,这种生活方式一是容易让她们入不敷出并诱发贪念,同时也容易让她们心理失衡和心存侥幸,并成了滑向职务犯罪深渊的一个心理因素。所以说,家庭的温暖、单位的风气等,都有助于塑造她们自尊自爱的人格。免疫力强了,抵制社会不良风气的能力也会同步增强。” 

  “同时,如果她们的单位、她们的亲友能多关注到她们内心的情感变化,也会有助于及时发现苗头并纠正。我们办案中发现,有些女性开始涉贪后,明显表现出情绪波动、内心不安等心理变化,还有的开始热衷于购买一些与工资不符的奢侈品,有的晚上回到家还会数一数红包里的钱,而这些,都没有引起足够的关注与警惕。” 

  “我们在办案中还发现,一些单位的制度建设上明显是有漏洞的,特别是在财务管理上,过于相信工作人员而不是依靠制度建设,造成一些会计、出纳等,或以挖东墙补西墙的方式,侵吞、挪用公款等,甚至几年都没有发现,直到最后窟窿补不上了或是意外才案发。有的单位对于相关证件管理不严,在一宗挪用公款案中,犯罪嫌疑人能多次持护照到澳门赌博,也可看出其单位在因私出国(境)证件的管理、审批方面,存在重大漏洞。单位的制度建设和管理落实等非常重要,如果制度与管理规范严密,让她们无法打上公款的主意或者能迅速发现单位资金出现问题,也不至于让她们在错误的道路上滑得太远。” 

  “每一起职务犯罪都是一个家庭的坍塌,作为要兼顾家庭与工作的职场女性,确实很不容易。我们希望,每一位女性公职人员,都始终如花朵一般绽放,而不要在最美丽的时节凋零。” 

[责任编辑:贾潇]
下一篇文章:江西新余渝水区检察院构建诉讼监督信息共享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