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执法理念的再思考

时间:2012-07-25 17:55:00作者:高进学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柏拉图认为,事物不过是理念的“影子”或“摹本”;实用主义哲学家杜威提出,理念就是人们对于某种事物的观点、看法和信念;而马克思主义建立在实践与认识辩证关系之上、以“思想领先”为主命题的政治工作原理,更是指导着我们在工作中不断自觉深化对执法理念的认识,确保始终以先进理念指引检察工作。

  理性。理性是指能够识别、判断、评估实际理由以及使人的行为符合特定目的等方面的智能。作为执法理念的理性,就是要求执法者要有客观推断的思维能力,客观、冷静、正确地应对执法过程中所遇到的各种情况和各类复杂的问题,尤其要坚持做到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而不能仅凭经验办事,更不能感情用事,不能盲从,粗暴执法,要做到中立公允。曹建明检察长指出:“理性”不仅要求有非常高的法律意识,而且要有强烈的大局意识、政治意识、责任意识,有很强的群众工作能力,能够理性地把握和处理检察工作中的一系列重大关系。

  首先,理性是一种工作方法。检察工作讲理性,就要时时事事用这样的方式来考虑问题:这项工作的具体要求是什么?为什么上级院要这样要求?这些要求针对的情况我们处于什么现状?距离整体目标还有多远距离?人民群众、社会各界对我们的期望是什么?做好当前的工作能否满足人民群众对我们的要求?等等这一系列问题都是在从事任何一项简单工作时需要全面考虑的。讲大局并非老生常谈的唱高调,而是一种实实在在的世界观、方法论。如果没有理性的思维作为一切工作的基础,就容易在纷繁复杂的社会环境中迷失方向,特别是在处理复杂、敏感矛盾时,就容易不知所从,被片面观点所左右。

  其次,理性是一种工作态度。理性强调尊重客观事实,但归根到底还是主观能动性的体现。毛泽东同志在《实践论》中说,“理性的东西所以靠得住,正是由于它来源于感性”。对工作中的问题能够透过现象看本质、通过片面知全局,就是理性的态度。如在查处职务犯罪案件方面,一把手首先考虑的不可能是案件数量有多少,规模有多大这些细节,而是如何合理规划市级院的办案思路、如何把办案融入当地党委中心工作大局,实现检察工作的良性发展。比如实践中存在实刑率与大案率比例不协调的情况,针对实刑率相对较低、要案判缓刑、不诉人数比较多等问题要理性地坐下来分析,认真研究如何解决,对近年来不诉、缓刑问题认真解剖、分析原因,拿出具体措施,进一步提高案件质量,进一步提高实刑率。

  再次,理性是一种工作艺术。检察工作的主要对象是案件,而效率与质量同是考量检察工作品质的决定性因素,同是执法办案的“生命线”,同是检察工作永远追求的价值主题。老百姓常说,“慢工出细活”,也就是说,质量与效率在通常意义上是很难统一的。如何同时兼顾效率与质量,就需要高超的工作艺术。通过理性的方法来分析,找到一个能同时兼顾效率与质量的结合点,需要用理性的方式去分析研判,认真思考,各项工作指数需要进一步协调,加强整体性、全局性工作的统筹谋划,数量、质量、结构、效率、效果要齐头并进,协调发展,全面提升执法办案水平。

  平和。如果说理性带有西式哲学的深刻,那么平和就彰显着中华文化的广博。《管子》有云:“明主犹羿也,平和其法,审其废置而坚守之。”建立在理性基础上的平和司法,从立法的精神出发,以维护、实现公平正义为根本,以理性、客观、平静为要义,它不仅是一种司法心态,更是一种司法境界。

  首先,检察官的职业角色决定了我们必须尊重法律与事实。平和是对办案人员提出的更高的意志品质要求和办案能力要求,它要求办案人员具备喜怒不形于色的自控能力,以及胸有成竹的自信从容。宋司马光曾言“酌宽猛之政,处大小之事,必平和允惬,曲尽其宜。”,办案是惩治犯罪或澄清是非的一个过程,我们处理的准确与否?质量高低?最终效果如何?社会各界最关注的就是检察机关是否做到了“平和允惬,曲尽其宜”。老百姓常说,执法断案要对得起天地良心,什么是天地,抛开地理概念,从修辞的角度来理解,司法办案中的“天”就是法律,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尽最大可能地采取各种办案措施,绝不能超越法律界限任意行事;什么是“地”,这儿所说的“地”可以比喻为事实。事实是根据,是基础,没有事实成不了案件,扩大了或缩小了的事实也不能算办得准的案件,案件准首先是事实清。

  其次,平和执法是以平等、谦和的态度对待人民群众,善用群众能够接受的协商、调解等方式方法解决问题。内乡古县衙的匾额上写有六个大字叫“天理、国法、人情”, 这六个字说的是天理、国法、人情的贯通与和谐。中华传统文化很重要的精髓是“和”是“通”,既讲原则性地维护核心价值,又讲用灵活的方法贯穿其间去实现目标。在一个有几千年文明历史的国家中处理法律实务, 我们在强调运用法律规则的同时,必须拥有扎根本土的文化情怀。内乡古县衙还有一幅楹联:法行无亲,令行无故;赏疑唯重,罚疑唯轻。这幅楹联使人深思,充满哲理,文句之意既讲原则讲责任,还讲方法讲灵活,更重要的是较好诠释了为官办事的中国式价值观。

  再次,平和并不意味着容忍犯罪、放纵犯罪,也不等于畏惧和软弱。如果不坚持这一点,仅仅是为了追求平和而放松对犯罪行为的追究的话,那么法律将失去信仰,司法机关将失去尊严和威信,平和的方式本身也将变得苍白无力。因为,在执法办案中,一定要注意平和的量与度,要把“力度”加在查办大要案上,以此彰显惩治腐败的锋芒和效果,在底气充足的基础上保持平和的态度。同时,也要处理好办大案与办小案之间量的关系,抓住热点敏感点,办那些虽然数额小,但影响大的案件,选准着力点有针对性的开展工作。

  文明。《易·乾》:“见龙在田,天下文明”。文明的涵意非常宏大,在此主要是指执法者应具有较好的文明形象。文明执法就是要检容严整、言行文明、举止得当,做一个不怒而威的执法者,不仅能够使群众感受到法律的尊严和权威,而且能感受到检察队伍的精良素质,更能取得群众的支持和理解,现实以文明形象取信于民。

  首先,要加强检察文化建设。安阳史称邺,自公元前11世纪以殷为都城的商王国灭亡之后,1500年前,这里再度崛起,成为中国政治、经济、文明的中心。从东汉未年起,历经两晋十六国、南北朝时期,先后有曹魏、后赵、冉魏、前燕、东魏、北齐等六个王朝在这里建都,达126年,其中当以曹魏代汉后的建安文化和后赵的文治武功影响深远。居于中国七大古都的安阳检察机关,深受历史文化名城的熏染,开展持续深入的检察文化建设自然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与便利。

  其次,要体现检察官人性化文明执法的精良素质。使有罪的人认罪服法、案件当事人心服口服,对嫌疑人坚持无罪推定,对上访的人实行有理推定,使我们的执法工作最大限度地合乎法理和情理,体现人情味,展现法治美。做到文明办案要靠水平。初查是办好案件的基础,初查成功了,案件就成功了一半,因此要加强初查工作,时机成熟了,抓紧立案。一旦立案,对查处案件就要成竹在胸,切忌为立案而立案,从而造成工作被动和负面影响。

  再次,文明办案就是要改进办案方式方法。侦查信息化是职务犯罪侦查工作的一次革命,要加大推广运用的力度,运用好了,就能把我们从传统的消耗战、持久战中解放出来,我们与嫌疑人的那种面对面的对抗会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在向信息化、现代化上要成果、要效率的同时,也能很大程度地促进我们理性、平和、文明、规范执法,因为我们事先掌握的信息量大,同时也降低了我们在办案安全方面的风险。

  规范。这里的规范,准确讲应该是规范化的意思,就是使行为符合一定标准。规范执法就是指执法办案既要确保适用法律准确,证据确凿充分,也要确保符合法定程序。历史和现实的实践证明,执法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很大程度上是依靠严谨的程序规范逐步确立的。程序是规范的保证,规范是公正的保证,违反程序执法,就是违规甚至违法。所以,执法者更应严格依法依规办事,达到以规范程序树立权威的执法效果。

  首先,要在完善执法管理上下功夫。要通过细化办案规程,完善业务流程,规范办案环节,力求使每个执法环节都有章可循。刑事诉讼法执行了几十年,法律规定的很清楚,大家也都非常熟悉,但长时期的工作可能会出现思想不重视,工作麻痹,过去有的地方嫌疑人都拘留几天了,立案决定书还没制作,这种案件一旦出事,法律文书就没人补签,以至于形成违法办案,我们要注意这类问题绝对不能发生。刚刚通过的刑诉法修正案,在取证方面、程序方面、人权保障方面增加的比较多,虽然明年元月一日才实施,但我们从现在就要注意学习,以便下步更好地运用到实际工作中。

  其次,要把精品化办案理念植根于每位干警的心中。全面确立案件质量是生命线、细节决定成败的观念,将执法每个环节的要求细化、量化。新形势下,要继续把抓质量作为体现办案工作正确导向的一个着力点。要充分认识到,在公开、透明、信息化的执法条件下,对我们执法办案的要求越来越高,办案工作发生任何差错,哪怕是细小瑕疵,都可能招致严重的后果。尽管这些年来我市没有发生大的案件质量问题,但一些个案反映出来还是有不少薄弱环节,这应当成为今后抓办案质量的切入点,采取有针对性的举措,进一步强化质量。

  再次,要更多地重视流程、环节中体现出的程序价值,通过程序的规范化来推动权力正当行使。我院自2010年开始全面推行廉政风险防控机制建设,并以此作为公正廉洁执法的重要保障。在这一过程中,我们深刻体会到,对每个执法办案环节可能出现的违法违纪情形进行流程监督,确实能达到防范于未然的良好效果。通过建立科学严密的管理体系,明确风险防控的重点部位与重点环节,完善岗位风险排查、监控、处置等方面的具体制度,建立信息化程度较高的监督平台,实现案件流程全自动管理、风险全自动警示、监督全方位覆盖。这些工作在刚刚推行之初,可能会带来较大的工作量,但随着与检察实务的深入结合,其强大的推动力已经逐步显现,充分证明了程序公正之于实体正义的重要意义。

  以上是对“理性、平和、文明、规范”执法理念的一些粗浅认识,随着对核心价值观学习的不断深入,这些认识中存在的片面与不足,将尽快得以纠正和改进。

  作者系安阳市检察院检察长

[责任编辑:于潇] 上一篇文章:民行审判法律监督存在的问题及完善对策
下一篇文章:非法证据的衍生证据适用探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