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行贿案件多发呈现四个特点

时间:2012-04-03 21:55:00作者:沈义 冉瑞星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行贿是诱发受贿犯罪、滋生腐败的直接根源之一,深入分析行贿案发特点、原因等,提出防控对策,加大对行贿犯罪的打击力度,是加强和改进当前贿赂型犯罪治理的重要手段,也是贯彻从源头治理腐败的重要举措。重庆检察官近期对此作了专题调研,总结案件特点,剖析发案原因,探究表现形式,并提出防控措施,以期引起社会的关注,为有效预防和遏制行贿犯罪而共同努力。  

  据检察官调查,在位于三峡库区的万州、开县等9个区县检察院近年来查办行贿犯罪案件中,2008年20人,2009年40人,2010年和2011年均为44人,表明近年来行贿犯罪呈多发态势。以万州区检察院2008——2011年办理行贿案件为例,该院四年共立案查办贿赂犯罪案82件91人,其中行贿犯罪案35件40人,占贿赂犯罪人数的44%。其中2008年5人,2009年13人,2010年7人,2011年15人(占当年贿赂案总人数的54%),查办行贿犯罪案人数居重庆市40个基层检察院之首位,行贿案件数量明显呈波浪式上升。行贿案件的多发、高发,不仅“育肥”了一批贪官,而且严重破坏了正常的经济秩序和市场运行规则,严重败坏了社会风气,严重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广大干部群众对此深恶痛绝。 

  行贿案件主要有四个特点 

  ——行贿人以企业“老板”和个体户居多。2008年至2011年该院查处行贿犯罪40人中,其中企业“老板”和个体户行贿犯罪32人,占该类案件人数的80%,请托事项多为承揽工程、销售产品等与经营相关的事项。其中建筑行业的“老板”行贿犯罪尤为突出,2011年查办的15人中就有13人,占86.7%,主要涉及承揽工程建设项目、装饰工程等,“给钱就办事”似乎成了该行业的“潜规则”。 

  ——涉案范围广且金额巨大。涉案范围包括工程建设、行政审批、医药供应、征地拆迁、惠农补贴等领域。工程建设领域行贿犯罪相对突出,共查处23件27人,占行贿犯罪人数的67.5%。而且涉案金额巨大,5万元以上的案件有27件,占行贿犯罪案件总数的81.8%;其中100万元以上案件4件,1000万元以上案件1件,如重庆市恒业市政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某某、总经理黄某某、股东冀某某)和个体建筑老板朱某某分别向渝东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书记洪维俊行贿525万元股金和现金500万元。 

  ——行贿方式以直接给现金为主。行贿方式以“感谢费”、“好处费”、“服务费”等多种名目给予受贿人现金,但也有一些新的贿赂方式。如合作开办公司或参与投资入股等,如重庆德键房地产开发公司法定代表人谭某某,以合作投资向原万州沙龙建设指挥部负责人陈元国行贿150万元。 

  ——案件呈多发态势且窝串案较多。近年来行贿案发有增无减, 万州区检察院查办行贿案2008年5人,2009年13人,2011年竟达15人,行贿立案人数首次超过当年受贿案人数,而且一查就是一窝。如2009年查办万州区社保局副局长冉崇恒等9人窝案,其中行贿案5人,2010年查办万州区体育局局长刘光万受贿窝案中,还深挖串案5人,2011年查办洪维俊受贿案时,一举查办了朱某某等行贿案7人。 

  行贿犯罪的五种主要表现形式 

  金钱铺路,损害国家利益。行贿人为满足个人欲望,用金钱铺路,大肆行贿官员,不惜损害国家集体利益,具体表现为单个行贿人向多个国家工作人员行贿,或多个行贿人向同一个国家工作人员行贿,形成窝案串案。前者如2010年查办的原万州区林业局副局长李代平、种子站站长向国中、造林科科长胡明福等受贿窝案,行贿人系杨某某;后者如2011年查办的万安建设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朱某某等行贿案7人,受贿人均为洪维俊一人。 

  拉拢官员,疯狂聚敛钱财。行贿人利用法律法规、政策弹性和有关国家工作人员的自由裁量权谋利,疯狂聚敛钱财。如徐某某、黄某某等3人行贿案,2005年以来,恒业公司为了在渝东开发区大河沟一、二、三期回填造地工程承包、工程结算补偿、购买土地等方面谋取巨额不正当利益,由公司总经理黄某某提议、公司董事长徐某某研究同意,以入1股送0.5股的比例,拉拢重庆渝东开发区原主任洪维俊以帮助。洪维俊同意后用1050万元入股恒业公司,恒业公司送给洪维俊525万元的干股。在洪维俊的帮助下,恒业公司在工程结算补偿、购买土地等方面获得巨额非法利益。案后万州区政府按成本收回出让土地308亩,挽回损失近5亿元。 

  充当掮客,从中谋取私利。行贿人利用自己占有的社会资源优势,通过充当掮客,谋取不正当利益。如中星鞋业有限公司原法人代表谭某某行贿案,谭与社会闲杂人员谢某串通,利用其在社保局的人脉关系,联手编造虚假参保资料,在其公司员工表中添加290名社会人员到社保局参保,从中收取“手续费”30余万元,谭、谢二人向区社保局副局长冉崇恒、养老保险科审核员周光怀行贿23.3万元,谭、谢因行贿罪分别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和有期徒刑1年(缓刑1年6个月),并追缴全部非法所得。 

  虚假包装,非法获取利益。行贿人虚构事实、隐瞒真相,进行虚假包装,以行贿获取不正当利益。如原重庆市信天翁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某、经理陈某某在兼并万州区蔬菜副食品公司过程中,谎称该公司是台资企业一子公司,编造虚假证明材料,骗取了蔬菜副食品公司有关人员及主管部门的信任获得兼并权,后将蔬菜公司的门面等优良资产处置变卖,从中获利240余万元。二陈为感谢蔬菜副食品公司有关人员的“关照”,先后向该司经理唐先隆、副经理刘世均、财务科长常本志等人送去“好处费”104万元,法院对二陈以行贿罪各判处有期徒刑5年。 

  损公肥私,内外勾结骗钱。在建筑行业、药品采购等领域,一些单位或个人以获取利益最大化为价值取向,在履行合同时故意不执行合同规定义务,以给钱为诱饵获取不正当利益。如万州区城郊林业站原站长杨某某在与区林业局种子站站长兼现代化苗圃主任向国中签定了苗木供应合同后,杨违反合同规定,对向国中提出增加供苗数量、提高苗木单价的要求,许诺赚钱后一定感谢,区林业局及苗圃有关人员认为有利可图,决定把由其他单位供苗数量全部调整给杨,并提高单价,使其获利数十万元。为感谢“关照”,杨向区林业局副局长李代平、苗圃主任向国中等人行贿20余万元。 

  行贿案件多发的原因主要有三点 

  法制观念较为淡薄,普遍存有侥幸心理。多数行贿人信守“金钱万能”,可以买通一切,因而在参与市场竞争过程中,把不正当竞争作为追逐私利的手段。导致行贿人法制观念淡薄、心存侥幸的深层次原因:一是接受法制教育和犯罪预防知识的途径有限,形成了法制教育、预防警示教育的盲区。二是对社会潜规则的认同冲淡了法制观念,拿钱办事是“行规”,是“迫不得已”,因此你送我送大家送,行贿者乐意、收钱者坦然,毫无道德上的负罪感和心理上的愧疚感。三是对传统文化价值认识有误,认为逢年过节、婚嫁开业等礼尚往来乃正常的人际交往,趁机向有所求的对象送礼,这就必然为行贿者提供了方便。 

  权力运作监管缺位,权钱交易有机可寻。权力高度集中与资源分配不均,对资金和项目较为集中的实权单位监管乏力,加之各个单位都在争取有项目和资金而成为实权单位,导致项目资金多头管理,形成管理混乱局面,为权力寻租创造了充分的条件,形成权力运作与资源配置的供需市场。这些人借此寻找程序漏洞,钻政策空子,寻机谋私利。 

  对行贿犯罪打击不力,致使犯罪成本低而获利高。当前普遍存在对行贿犯罪打击力度不够,致使行贿犯罪成本较低,犯罪案件逐年增多。一是刑法立法有局限性,刑法偏重于打击受贿罪,注重对国家工作人员不廉洁行为的惩罚,而对行贿人处罚偏轻。在司法实践中,一般将行贿人作为“污点”证人宽大处理,实际上是对行贿者的放纵。二是对受贿犯罪追诉手段较为滞后,有时因行贿人不配合而不能对贿赂犯罪及时有效的制裁。三是对行贿谋取的不正当利益处理不一致,导致“坐在金山上”服刑的现象,这种因行贿成本低而收益大,直接导致行贿犯罪越演越烈。 

  检察官:防控行贿犯罪的建议 

  强化法制宣传,认清行贿犯罪的社会危害。加强媒体宣传,特别是加强主流媒体在面向公众宣传方面的引导作用,加大典型案例在媒体上的曝光率。加强重点行业和重点单位职工的法纪教育,强化行业自律,将单位法制教育工作纳入主管部门或所属行业监管之中,明确其法制教育义务与责任,狠抓各系统、各行业的教育,促进法制教育全覆盖与有效性。通过深入广泛的法制宣传教育,提高社会公众特别是国家工作人员对犯罪危害性的认识,帮助分清是非界限,认清行贿和受贿犯罪给个人和家庭带来的危害,提高全民的法律意识和道德水平,让行贿行为如老鼠过街一般,形成人人喊打的社会氛围。 

  完善监管机制,深化专项治理商业贿赂。一是健全有关监管制度,重拳治理工程建设等重点领域的商业贿赂犯罪。通过制度建设,保障信息公开、透明,严格实行招投标制度;建立健全评标专家库,规范评标专家选用程序,实行回避、责任追究、退出制度;建立完善行贿档案查询系统,严格实行市场主体准入与退出制度,对列入“黑名单”的行贿单位和个人,一律取消参与竞争的资格,以此推动各系统和各行业自律。二是建立完善监管机制,加大联合执法力度。通过完善监管主体信息共建共享平台,整合监管信息资源,建立执法联席会议制度,加强执法检查监督;通过行政与司法机关的相互协作,鼓励支持用行政、民事等司法手段,维护其合法权益。各行政执法部门要突出执法重点,公安、检察、法院、工商等要密切配合,严惩工程领域串通招投标的行为,从源头上有效防控职务犯罪。三是进一步完善立法,加力打击行贿犯罪。如规定行贿或受贿一方先交代罪行者可以减轻处罚,后交代罪行则从重处罚,以提高行贿犯罪的成本。 

  加大查处力度,形成震慑犯罪的强大合力。检察机关对内要整合侦查资源、增强骨干力量,加强反贪、渎职部门的配合,重点查处滥用职权、损害群众利益和集体性事件背后的贿赂犯罪;对外加强与公安、工商、税务、安监等行政机关的配合,积极查处行政管理中的贿赂犯罪线索,形成侦查合力。同时坚持两手抓,克服重打击受贿轻打击行贿的倾向,充分发挥刑罚在治理贿赂犯罪中的特殊预防作用,注重用科技侦查手段打击行贿犯罪,做到既给予严厉经济处罚,增加其犯罪成本,又辅之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对行贿犯罪同样形成强大震慑。 

  狠抓预防犯罪,筑牢领导干部的思想防线。预防职务犯罪部门要加强对国家工作人员的法制教育,树立清正廉洁之风,促进党风廉政建设。突出宣传教育重点,使国家工作人员、特别是领导干部树立起依法行政、廉洁勤政的意识,督促领导干部加强自身修养,自觉筑牢反腐思想防线。通过办案,抓典型案例,深入剖析,以案讲法,开展法制宣传和警示教育,落实“惩防并举”,加强对重点环节、重点人员的监督和管理,不仅在机关和事业单位全面开展教育,还要把参与市场的各类主体都纳入预防体系统筹抓预防,增强各行业管理人员法制观念,尤其是加强对基层单位“一把手”的法制教育,增强他们的法制意识和德政意识,增强依法办事的自觉性,有效遏制行贿受贿腐败行为发生。 

  开展群防群治,建立预防犯罪的长效机制。对行贿人、单位管理层及重要岗位人员等,加大法制宣传教育力度,做到警钟长鸣。结合办案开展以案说法,在加强法制教育的同时建立和完善社会化大预防网络,开展群防群治,形成严密的监督网络,建立起预防违法犯罪的长效机制。通过对典型案例的分析和专题讲座,使那些行贿人明白“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道理,并对一些行贿情节较轻的行贿人及时进行警示谈话教育,责成写出廉洁承诺书,确保以后不再违法违纪。结合个案预防、系统预防,在完善管理机制的同时,加强对管理层及重要岗位人员进行法制教育、廉政教育和警示教育,增强廉政意识和自律意识,大力营造良好的廉洁氛围,真正实现标本兼治。 

  积极探索预防新途径,着力构建社会化大预防格局。对于职务犯罪预防工作,检察机关的预防重点主要是放在国家工作人员方面,这无可非议。如何减少贿赂犯罪发生,对可能成为行贿人的预防则显得更为重要。检察机关应积极探索预防行贿犯罪的新思路和新途径,利用积极因素,整合预防资源,构建社会化大预防格局,为防控和减少贿赂犯罪作出努力。

  (作者单位:重庆市检察院 重庆市万州区检察院)

[责任编辑:齐磊] 上一篇文章:涉烟刑事犯罪司法实践中证据运用浅析
下一篇文章:广西钦州钦北区涉农征地职务犯罪情况及预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