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检察 | 反腐| 时评 | 舆情 | 图片 | 视频 | 访谈

    城乡建设用地增加挂钩政策的要旨是,通过增减平衡,控制一个区域的建设用地总体规模,节约集约利用土地,最终保护耕地。应该说,这是一个充满正面期望的政策目标。而在政策制定初期,制定者们并没有想到“增减挂钩”会带来令人深恶痛绝的“新圈地运动”。有人称“新圈地运动”挟持了农民意愿,剥夺了农民的发展权。但这一切不能只责怪政策,政策确实没有考虑周全,但基层政府的“不听话”或者是“听错话”也是造成现状的重要原因。
   国家越是强调守住18亿亩红线,建设用地越紧缺,农地非农用的级差地租收益就越高,农民盖小产权房的积极性就越高,地方政府想办法从农民那征地的积极性也越高,耕地就越是守不住。土地怪圈由此形成,18亿亩的红线变得不受欢迎。 [详细]
http://news.jcrb.com/jxsw/201011/t20101115_466068.html 国土部的“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本身没有问题。我们要发展城市化,必然会整合土地,这样城镇发展得快,农村也发展得快,这是必经之路。上世纪80年代,我还是乡镇党委书记时,就开始从事村与村换地,中心村和边远村之间换地,节约出来土地办厂,乡镇企业发展起来,并逐步形成小城镇格局。[详细]
  解决城乡二元结构问题需要一整套政策,而“增减挂钩”政策可以是其中的一个方面,但还要有其他配套政策。而“增减挂钩”政策本身,也需要细化和规范。如果真能把它落实好,城市获得发展,大量脱离农业的农民在城市落脚,中国二元结构的基础将不复存在,城乡差别的消除就有了基础;并且中国耕地可能会增加优质耕地1亿亩以上。[详细]
   增减挂钩正是在尊重国家管控土地用途的前提下发明出来的,它戴着镣铐跳舞,但解决了两个问题:一是在保证建设用地总量没有增加的前提下,通过空间挪移,满足了城市扩张的需要,而且比起过去的占补平衡政策,它还要求建新小于拆旧,也就是增加耕地总量;二是让远离城市的纯农业地区的农民与城郊农民一起,享受土地级差收益,后一点非常重要。 [详细]
   

增减挂钩
将农村建设用地与城镇建设用地直接挂钩,若农村整理复垦建设用地增加了耕地,城镇可对应增加相应面积建设用地。[详细]
18亿亩耕地红线面临严峻考验
经济发达地区对土地需求量大有目共睹,优质耕地与需求土地的重合矛盾也愈加凸显,而政策的缝隙和松动会造成黄金土地的流失。如何守得住高质量的18亿亩的红线,值得深思。[详细]
   

20省市强行撤村扩大土地财政
有的地方突破指标范围,甚至无指标而“挂钩”,违背农民意愿,强拆民居拿走宅基地。演变为一场新的圈地运动。[详细]  
安徽两地买卖用地指标
有人担心,城市建设用地指标可以跨市流转后,会出现地方政府源源不断“卖指标“的现象。[详细]
   “增减挂钩”其实一部“好经”,可是到了地方上便被一些“歪嘴和尚”给念歪了。地方政府曲解“增减挂钩”,“好经”念歪后便成为以地生财的新途径。有的地方突破指标范围,甚至无指标而“挂钩”,违背农民意愿,强拆民居拿走宅基地,演变为一场新的圈地运动。这让失地失房的农民很受伤。[详细]
  城乡建设用地增加挂钩政策的要旨是,通过增减平衡,控制一个区域的建设用地总体规模,节约集约利用土地,最终保护耕地。应该说,这是一个充满正面期望的政策目标,但有些地方政府利用“增减挂钩”得到大量建设用地指标,必然要占用大量新的农地,并将其开发成永久的城市建设用地。显然,这已经完全背离了“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的本来目标,甚至本末倒置。[详细]
  政策被既得利益集团扭曲,成为以权谋私的绝佳幌子。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没有问题,重要的是要让它的每一个操作过程都有法可依、有法必依,让农民也可以根据这些法律对地方政府的“被上楼”说“不”。[详细]
“换房”过程中,某些官员或者同他们有联系的人从中渔利,例如采取较低的价格和补偿从农民手中征收土地,再用较高的价格卖给开发商,这个差价往往是补偿款的十几倍。
  被默许及鼓励的土地财政就像一头饕餮巨兽,肆意扩大地盘,将更多的村庄从地图上抹去,改写中国乡村的地理版图和乡土文化。这头怪兽只有现在,没有未来。在它的阴影下,农民又将何去何从? [详细]
  因城镇建设占用过多的耕地,所以要求农民让出宅基地,用以复耕保住耕地红线——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机制,相当于城镇造的孽却要强迫农村来埋单,权利与责任完全错位,原本安宁的农村,莫名其妙就成了城镇建设缺少规划和节制的牺牲者,完全让人看不到公平性何在。[详细]
  城市化不是打开城市大门,然后强拉农民来落户这么简单。理想的城市化应该让农民分享城市化的成果,用土地升值的红利来换取在城市的生存空间,而不是让农民为城市化作牺牲,否则让他们如何去面对今后的城市生活。[详细]
   这场“被上楼”运动的本质在于,一些地方政府基于土地财政的考虑,间接地剥夺了农民的宅基地使用权,其中的收益进入了地方财政的腰包。村民才是自己宅基地的主人,要不要上楼本是由农民自己说了算。[详细]
   

江西宜黄强拆事件
城市化本身是件好事,但是,一个城市的发展,还是应该量力而行。否则,一些社会矛盾就会显现出来,而且会愈加严重。[详细]
广西北海动用警力强拆
上百名警察将他和邻居的住宅楼团团围住,一下将他按倒,给他铐上手铐,带到楼下的车里。[详细]
   

国务院:坚决防止违背农民意愿大拆大建
要尊重农民意愿,涉及村庄撤并的土地整治,必须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和农户自主决定,不得强拆强建。[详细]  
国土部改土地整治政策 防农民"被上楼"
国土部欲改“增减挂钩”相关文件,将维护农民合法权益放首位,明确提出在实施过程中禁止做什么。[详细]
   “坚决防止违背农民意愿搞大拆大建、盲目建高楼等现象”。国务院日前召开常务会议,强调开展农村土地整治,要以促进农民增收、农业增效和农村发展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把维护农民合法权益放在首位。[详细]
  假若增减挂钩制度设计中,不仅有“尊重群众意愿,维护集体和农户土地合法权益”原则要求,而且有切实可操作的规定作支撑,如村庄撤并的论证和听证、赋予农民必要的否决权等。那么,今天这一制度给我们的或许就是信心和力量,而我们给这一制度的就是响亮的掌声![详细]
  “撤村并居”不能只看农民愿意不愿意,不能将农民愿意作为“撤村并居”的唯一前提条件。“撤村并居”所腾出的土地,应该仍归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所有,而不能归地方政府所有,不得擅自转变为城镇建设用地。[详细]
首先是对地方政府“增减挂钩”工作的考核要与土地“级差收益”反哺农村的情况挂钩。其次,还要建立严厉的问责制度,对在“增减挂钩”工作中无视农民利益、违背农民意愿强拆的决策者、实施者进行严厉的追责。
正义网编辑部荣誉出品    本期策划制作:杨柳  2010.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