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是则很平常的新闻,因为突出了“公务员”三字,立马引人遐想。

  公务员子女压岁钱水平最高 人均约5783元

  每年春节,给孩子“压岁钱”,是中国的传统习俗,寓意“压住邪祟”。随着经济条件越来越好,压岁钱的传统寓意渐渐走样,大人们拼面子发压岁钱,孩子们也开始比谁拿到的压岁钱多。近日,媒体调查北京90名10到13岁孩子发现,孩子们今年平均收到4867元压岁钱,比去年上涨了5%。其中,收得最多的孩子,压岁钱有2万元,收得最少的为0元。公务员家庭孩子人均压岁钱最多,为5783元。【详细

  原本只是孩童的惊喜 却越发沦为成人的重负

  压岁钱的连年畸变,已经成为媒体年后循例关注的保留议题。在今年最新出炉的抽样调查中,“孩子压岁钱金额与父母职业之关系”一项,无疑成为一个极有意思的切入点。一时间,所谓“公务员子女压岁钱最多”的结论,再次点燃了公众的讨论热情。一干发声者,或表示理解,或质疑批判,多半是一种忧心忡忡的姿态。的确,考虑到公务员职业的特殊性,任何与之相关的收入话题,都难免要被更多审视一番。 【详细

  公务员之间真正“串”的多是领导的门

  公务员之间过年相互串门的并不多,真正可能“串”的多是领导的门,是单方面给官员子女“送钱”,却鲜闻单位领导和官员主动上门到下属家里拜年的。问题正在于此,专门给领导子女送“压岁钱”已经超过了正常“压岁钱”的范畴,已是变味变质的压岁钱,这样的压岁钱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压岁钱”,应该坚决抵制和摒弃。【详细

2
在中央各类禁令密集出台的情况下,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另辟蹊径借给孩子红包大搞“曲线救国”,引人深思亦当警惕。人们完全有理由怀疑,基于这样的目的给孩子的红包或者说压岁钱,其数额恐怕要远远超出正常范围。
1
春节送红包,本来是图个吉利、皆大欢喜的事儿。但据有关媒体报道,记者采访发现,很多送礼人表示,拎着大包小包去领导家,不但会被拒之门外,还会被埋怨不懂事,而给领导干部的孩子发红包,就成了新的送礼突破口。

   很多送礼人表示,拎着大包小包去领导家,不但会被拒之门外,还会被埋怨不懂事,而给领导干部的孩子发红包,就成了新的送礼突破口。

  部分子女“压岁钱”成为公务员灰色收入幌子

  公务员孩子的“压岁钱”数额位居榜首,长辈和亲戚对于孩子的厚爱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也不能忽视另一部分,例如公务员的朋友和同事的贡献。在这些人中我们不能排除一些人是因为权力的关系和阿谀奉承而向领导、公务员套近乎等关系,而打起了小孩子的注意。孩子接到压岁钱后,大多都会交给父母,而这样的行径也正好帮了那些别有用心人的忙,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钱送给了他们想送的人手里。面子上好看,事情的实质也达到了。说白了,这就是一种“隐形送礼”,是变相的行贿。【详细

  红包掺杂中国人的传统情谊 界定有难度

  给孩子红包是中国人的传统习俗,但在领导干部那里却变了味。一般给孩子一两百,但给领导的孩子后面加个零才算起步。更有甚者,以领导家即将小升初的孩子为“突破口”,包5000元。还有人给实权领导出国的孩子送一万,说是机票钱,对方就高兴地笑纳了。  

  任何事物,一旦超越了普通人的习俗感受,就可能被加载不恰当的东西。给领导的孩子送红包,在普通人的红包后加个零,也就加载了不当利益输送和对权力的某种租用。【详细

  红白喜事子女上学等为官员敛财借口

  现实中,人们已经见到了不少领导干部借身边人敛财的例子,过去,诸如红白喜事,子女上学等,都是十分不错的敛财“题材”。这类敛财行为往往和传统的人情礼仪混杂在一起,在表面上拥有十分大众化的理由和借口,令人真假难辨。实际上,这类敛财行为的数额之大丝毫不亚于一些比较严重的行贿受贿行为,更因其半公开、范围广等特点,在群众中间造成的恶劣影响犹有过之。【详细

2
公众应该真正关心、担忧的,正是这类官场中和个别官员子女的“变了味”的压岁钱,至于其他公务人员子女的压岁钱,属于国人传统和社会风气的范围,不宜上纲上线。
2
如果巧借压岁钱实现灰色收入,一旦查实,必须严惩不贷,严重者应逐出公务员队伍。

  诚然,孩子没有过错的也不必为此承担什么责任,但所谓滴水藏海,从这件看似不大的“小事”上人们能够再度窥见一个严肃问题的端倪。

  借助身边人敛财的现象需要依靠法律来规制

    利用身边人敛财或许并无明显的职务犯罪行为,但又的确和权力、职务密不可分,其根本性质与本人受贿无异。在过去的一些腐败案件中,人们有时会见到“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人们同样有理由怀疑,利用身边人敛财是否就是巨额财产的不明来源之一?这方面的某些问题需要在法律上进一步明确。【详细

  要让公务员子女的压岁钱正常化,从根本上说来还需要领导干部在严格自律的同时也要加强对家属教育:不仅对于身边人利用自己影响力受贿的情形要零容忍,对于某些送礼行贿者以身边人为突破口达到其不可告人目的的行为同样要严防死守,更不能有意无意地将身边人视为“更安全”或是“更隐蔽”的收礼受贿途径,从而听任甚至默许送礼行贿者借此大行其道。只有这样,方能不让“压岁钱”成为灰色收入的幌子,还祝福的“压岁钱”以本真。

  构建缜密的权力制约框架 官们才能免于被恶意揣测

  或许,压岁钱红包中确乎隐藏着腐败的种子,但就现阶段的信息披露来看,显然还不足以将那些“想当然的推测”一一证实。爬梳压岁钱数据,未必真能挖出贪腐线索。且联想到行贿受贿行为一贯的谨小慎微,会否当真有人堂而皇之地借压岁钱送礼,实在可疑。全民监督、协力反腐,固然是个可喜格局,可终究还是要有所针对、讲求效率才好。这一方面意味着,应该对一切可疑现象保持敏感;另一方面则要求,当事前的猜测被推翻时,我们能跳出那种偏知偏信的执拗。【详细

图片1
各级干部对孩子的红包要有严格认知,非亲非故的红包,数额再“安全”也不该拿,还应纳入禁令范畴来禁绝。那些在权力范围内的工作关系人的红包尤其要禁止。

   总而言之,通过给孩子压岁钱方式行贿行为必须依法惩治,但是也不该过度放大通过给孩子压岁钱达到行贿目的现象。

  往期回顾
网购机票加价 代理商变黄牛
老外扶人被讹不实谁之过?
"活死人墓"攫取暴利的障眼法
事业单位去行政化问题待解
U020131225631081137945.jpg
官微应有"官样"
77.jpg
公路设卡乱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