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届政府把简政放权作为深化改革的“当头炮”,去年国务院共下放和取消了334项行政审批事项。但为何基层的行政审批仍如此拖沓冗长?

  土地行政审批流程复杂 很多项目少则1年多则3年

  前期筹备阶段90个工作日,土地获取阶段154个工作日,方案审查阶段20个工作日……海南省人大代表邢诒川拿着行政审批“长征图”说:“一块地的命运太艰难了。”   

  邢诒川制作的行政审批“长征图”显示,一个投资项目从土地获得到办理房产证,需经过土地获取、方案审查、工程许可等8个阶段。 

  邢诒川说,整个审批流程按政府规定时限是272个工作日,但是实际所花的时间远远超过272个工作日,很多项目审批流程少则1年,多则3年。

  海南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该企业有一块地从开始征地到落地,政府审批各种流程前后花了五年时间,期间经历了三届市长,五届区委书记。 【详细

  海南回应"行政审批长征图":一直在缩减流程

  海南省政务服务中心协调管理处副处长蔡汝湘说,历史上确实存在人大代表邢诒川反映的这些情况,但主要原因还是体制造成的,因为每个部门都有自己审批的程序和法规。就建设项目审批而言,人大代表邢诒川反映的前后办完270多个工作日,还是在正常范围内的。前几日,他也当面和人大代表邢诒川了解过此事,邢诒川告诉他盖的上百个章中间,一部分是政府部门的章,一部分是中介机构的章。蔡汝湘说:“其中,政府可能有三四十个章。” 

  “原来我们也是跟广东一样,也是799天,后来经过很多年的改革,在去年已经压缩到了200天以内。2013年10月份,在曹志伟展示"长征图"后,我们专门去广州学习了(广州压缩审批日程的经验),再结合海南重点项目的并联审批进行改革。”蔡汝湘又说,压缩时间因项目而异,房地产项目压缩后,也是200天左右。但是,房地产项目的供地环节中,譬如征地拆迁、农民补偿等都不属于审批。此外,用地审批涉及到招拍挂的,审批时间算得不一样,譬如海口等有些地方,没有算在流程时间内。 【详细

  64项行政审批事项取消和下放 行政审批改革“五连发”
  近日,国务院印发《国务院关于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项目的决定》,再次取消和下放64项行政审批事项和18个子项。此外,国务院建议取消和下放6项依据有关法律设立的行政审批项目,将依照法定程序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修订有关法律。这是本届中央政府第五批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等事项,简政放权继续迈出坚实步伐。【详细

2
“审批涉及的部门太多。”邢诒川说,有的部门对同一个项目的审批要涉及内部的几个科室,且前后要进行多次审批,有些流程盖章是‘章套章’,既费时,又费事。“使得企业三天两头在这些部门转悠,却总有办不完的手续,盖不完的章。”
1
尽管行政审批改革不断提速,审批事项不断削减,但不少公众仍感到审批过多过杂,有些申批事项甚至影响到人们正常的工作生活。这说明行政审批改革大有空间。

  这张行政审批“长征图”既直观生动地勾画出了当地项目审批之难、过程之艰、时间之久,也让人们清楚地看到“难”“艰”“久”的病因所在。

  行政审批“万里长征”的背后实是利益作祟

  有审批就有权力,就有利益,有寻租的空间。正因为行政审批权的背后又潜伏着大大小小的利益,一些政府部门就死死守住“行政审批权”这块乐于经营的“领地”,不愿改革,从而导致政府部门管了不该管的,该管的却没有管好。 
  “办事难”“盖章多”,都直指广受诟病的行政审批。 许多审批流程盖章是“章套章”,既费时,又费事。一方面,审批流程多了,庙就多了,烧香的也就多了,不正之风肯定就多了。另一方面,在执行过程中存在“肠梗阻”,导致效率低下。这里既有把中央好政策“歪嘴和尚念错经”的现象,也有一些地方和部门“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歪招,还有少数公务人员存在靠山吃山、靠章吃“章”的不正之风和腐败行为。【详细

  权力成地方行政审批服务改革难以突破的瓶颈

  政府审批服务有多难,并不差样本,对于公民来说,一个“准生证”需要10多个章;对于企业来说,审批耗时长、花费贵、成本高早已是公开秘密。事实上,在GDP的驱动下,不少地方都很重视企业服务,都当成优化经济发展环境的首要问题予以重视,并想办法提升行政审批效率。比如,海南就实行了行政服务中心集中审批模式的改革,让部门集中到窗口统一审批。如此,相比于企业逐家上门,的确方便许多,也提高了效率。但是,审批权限与缩减程序方面,并没有本质的改观。审批权力的构架成了部门动不了的“奶酪”,也成了地方行政审批服务改革难以突破的瓶颈。【详细

  有些机构将专业服务变成变相审批 人为形成“关卡”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说,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中,政府部门将部分审批权力下放转移至中介机构,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也产生了一些新问题。 

  企业进行项目审批,少不了行政审批中介机构出具的证明文件。邢诒川说,这些机构大多为政府指定机构,有些机构将专业服务变成变相审批,与政府部门利益挂钩,人为形成“关卡”,工作效率和收费情况让企业感到头疼。 

  “精简审批数量很好,但审批的量减少了,质还没有提高。”邢诒川说,“要从‘庙’上解决问题,很多审批程序深层次的问题需要改革。” 

  “政府提高审批效率,不光要减数量,还要减掉中间看不见的流程和环节。”邢诒川建议,要对不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陈旧法律法规进行清理,对法律以外人为设置的审批事项更要清理,同时还要创新符合市场经济要求的审批流程。【详细

2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后,审批权力虽然下放、取消,但一些地方并未认真执行,该下放的权力仍紧紧攥在手里,审批思维、官僚作风依然不改,看不见的中间流程和环节依然存在。
复制1
一些部门玩弄审核与审批、审批与备案的文字游戏,放开的权力“看得见、摸不着”。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后,审批权力虽然下放、取消,但一些地方并未认真执行,该下放的权力仍紧紧攥在手里,审批思维、官僚作风依然不改,看不见的中间流程和环节依然存在。 

   专家建议减少政府部门自由裁量权

  “目前地方行政审批的削减转移或者下放的透明度还不够。”竹立家说,削减哪些,为什么削减,保留哪些,为什么保留,都应该向社会公众和企业公布。同时规范审批中介机构,打破行业垄断,改变目前中介机构地区封闭和部门封闭的现状,防止变相审批。 

  竹立家建议,行政审批事项的增加或取消都应经过人大审议,并形成法律法规,减少政府部门的自由裁量权,以便于人大和社会监督问责,防止取消的行政审批事项换个“马甲”继续存在。【详细

  行政审批部门增加透明度 做到揽事不揽权

  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是在政府高效监管和市场充分放活两个矛盾体间的权衡,需要“摸着石头过河”,既要把握权力设置的必要性,又需照顾公众办事的便利性。无论哪一级的行政审批部门,都应把“为什么要审、审的是什么、怎么个审法”真实晒在太阳下,做到“到位不越位、揽事不揽权”。如此,才能把公众诟病的弊政废除,把限制经济发展的陋规革掉,增强行政审批的规范高效,让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最大限度发挥作用,从而切实提升政府的公信力。 【详细

复制2
简化行政审批,减少直接管理,是行政许可法的立法宗旨,也是行政审批体制改革的核心内容。

   总而言之,行政审批体制改革将审批权力从中央下放到地方,若地方权力的运行方式和土壤没有得到优化和净化,那些长期形成的官僚作风和定式审批思维,就会严重阻碍行政审批体制改革的运行,成为新的“审批之痛”,改革也就很难见到成效。 

  往期回顾
谨防异化的"压岁钱"
网购机票加价 代理商变黄牛
老外扶人被讹不实谁之过?
"活死人墓"攫取暴利的障眼法
事业单位去行政化问题待解
U020131225631081137945.jpg
官微应有"官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