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开发者为了取得农村公益性公墓证,极力凑足本村村民埋葬率,拉拢村组织负责人及村民,在麻峪村一带出现“活死人墓”,这一乌龙闹剧中因出现部分健在的村民名字刻在了墓碑上,激起当地民愤,此事不仅超越人们的传统道德底线,已涉嫌非法建墓、售墓。

  墓园盗用村民名字建活死人墓 称为应付检查 

  “我们这是给老百姓做好事。其实在这弄墓地赔钱。”土地承包方一王姓男子说。 

  活死人墓是否如村民所说为凑数搞了乌龙? 

  在记者前期调查中,曾到华夏龙苑探访,一名叫小郑的管理员在极力向记者推销墓地的同时,也证实该墓地还没拿到政府审批。 

  小郑说,给很多麻峪村村民立碑,是为了应付上面检查,我们说这里是麻峪村的集体埋葬点,满足这个要求,得具备一定的本村村民埋葬率。 

  “村民来找又怎么了,这世界上重名的多了去了,他怎么证明碑上写的这个人是他或他的亲属,民政过来查,能和村里的人名对上就行。”【详细

  墓地给活人设立墓室以取得农村公益性公墓证 

  为她们立碑的是麻峪村后山的“华夏龙苑”墓地,这个墓地因村民举报,曾在8月份被昌平民政局认定为非法墓地并取缔。但三个月后,墓地又将满园的碑立了起来,还出现活死人墓和有名无骨灰的空墓。记者调查发现,该墓地之所以出现活死人墓和空墓,是为了凑数满足本村村民埋葬率,以取得农村公益性公墓证。为何费尽心思拿个证?在公认的风水宝地昌平,一个墓穴动辄炒到10万元,暴利使得只允许安葬本地人的公益性墓地,也加入了分羹的行列。“死者为大,埋进去总不至于再扒出来吧。”【详细

1
在华夏龙苑的碑林中,王和燕还找到了已故丈夫的墓碑。其夫去世后,被安葬在了麻峪村后山的江石峪集体埋葬点,按照乡俗,王和燕的名字也被一同刻在了碑上,只是她的名字并未被描色。
2
王和燕的家人开始选择向政府部门举报这个墓园,“村里不只有我们家碰到这恶心事,太缺德了。”

  违法建墓、非法售墓,是村级治理失序的镜像。当务之急,就在于借法治之力,对“活死人墓”式乱象加以整饬和纠偏。

  公墓公益性为何轻易变成经营性 

  北京市殡葬管理条例(2001修正)明文规定,公益性公墓的管理者不得利用公益性公墓从事经营活动。农村公益性公墓从事经营活动属于违法,为什么村委会主任能将公益性公墓对外承包经营?“公益性”被出卖,有关部门难道一点不知,可见对公益性墓地管理的懈怠和不作为。这其中有没有什么利益纠葛?不然为什么公益性轻而易举变成经营性呢? 

  “活死人墓”应付上面检查,点到形式主义检查的死穴。在“检查就是喝醉,管理就是收费”的例行公事的形式主义现实窘境下,不知有多少糊弄人的应付检查,在戏弄我们的检查机制,迷惑我们的双眼。一头猪成了养猪基地;临时砌个水泥墩儿就成了灌溉渠的假灌溉;死树上面插绿枝便是绿化……政绩工程、面子工程就是这样炼成的。

  “活死人墓” 攫取暴利的障眼法 

  “炒房、炒墓”是当今开发商们的拿手好戏,其中投资有效后的利益回报丰厚程度大家难以猜测,“活死人墓”是否开发商的新端手笔暂且难说,但遵纪守法是不变的原则吧,这一事件中开发商是否在官方许可下公开大摆乌龙?是否有村镇相关治理人员严重失职之嫌?从崔村镇有关负责人所说的,村委会是村民自治组织,镇政府也“不好管”,时下很多村集体本身就是土地所有者,依据相关规定,可自行决定土地山林的用途,这些暴露村级治理失序乱象,来看“活死人墓”的乌龙背后甚至可能幕后存在官商勾结,建议相关纪律人员介入调查,加强村级土地使用监督管理,平息民愤。 

  “活死人墓”的出现,绕不开一个利字。“活死人墓”的出现,也是因为售卖墓地有暴利,所以公益墓地才会私卖墓穴,开发商才会私建墓地,村民才会“被死亡”。寻租的背后都有权力的魅影,在这一整个链条中,村委会成了开发商的马前卒,墓园为谋私滥用权力,民政局也有失责之过。而这之中,若非村委会主动以权谋私,村民根本不会“被死亡”。

  违法建墓、非法售墓是村级治理失序

  以公益性公墓名义行经营之实,有违法规。实际上,从2002年开始,昌平区就没再批过任何一个公益性公墓。今年5月,区民政局在接到村民举报后,曾将问题反馈给了涉事镇政府,后者亦表示对该墓地进行了检查,并要求其停止施工,自行拆除。遗憾的是,为已故者设空墓,闹“活死人墓”的乌龙,却未能杜绝。 

  违法建墓、非法售墓,是村级治理失序的镜像。因为失序,以村集体为主导的种种怪象得以潜滋暗长,攫取暴利,却逾越法规,损害公共利益;因为失序,也导致村民持续举报,矛盾不断升级。而要尽早纾解矛盾,当务之急,就在于借法治之力,对“活死人墓”式乱象加以整饬和纠偏。【详细

2
一切为了下套,一切为了谋利,因为本村村民埋葬率要凑到相当一个数字,民政就可以颁证认可这墓地是农村公益性公墓,这意思就是以造假得资格,资格获取后,再推销墓地以谋取暴利,资格取得越成本低,这后期利润就能更大化。
1
“活死人墓”当然要查处,但比“活死人墓”更可怕的是活人滥用权力的“死墓”窒息了多少人的精神,把社会的公平正义“活埋”,这才是最危险的墓地。

  在这里,足可见利欲熏心,也可见利令智昏,一如征地征房或分地分房里,为赔偿款最大化而随意离婚或匆匆结婚一样,自以为能逮到发财机会捞一笔。

  乌龙闹剧“活死人墓”为何没镇干部名字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昌平崔村镇政府能想到用村民的名字瞒天过海,着实“棋高一着”。若非当地“不识抬举”的村民在迁坟费的利诱面前都不为之心动,为自己的“生命”讨说法,想必农村公益性公墓证已经顺利办下,活跃当地“经济发展”的墓园工程已轰轰烈烈地展开。不过即便墓碑“摊派”到活人头上的“名额”再缺乏,崔村镇干部也一定不会将自己的大名“勒碑立传”。上面的民政部门再次下来审核这块墓地,看到碑上的名字与眼前的活人同在一处,岂不是要吓坏!【详细

  “活死人墓”凸显“公益性”被权力出卖

  “活死人墓”应付上面检查,点到形式主义检查的死穴。在“检查就是喝醉,管理就是收费”的例行公事的形式主义的现实窘境下,不知有多少糊弄人的应付检查,“团结起来大忽悠”在戏说我们的检查机制,迷惑我们的双眼。一头猪成了养猪基地;临时砌个水泥墩儿就成了灌溉渠的假灌溉;死树上面插绿枝便是绿化……“政绩工程”“面子工程”就是这样炼成的。话说回来,“活死人墓”,凸显“公益性”被权力轻易出卖的尴尬,有多少“乌贼鱼”式的障眼法在糊弄形式主义的检查,正是检查与被检查共同导演了一个又一个的双簧闹剧,才有了“活死人墓”的乌龙不断上演。

1
某些村干部,只手遮天,为所欲为,某些开发商,瞅其有机可乘,与之勾搭,合谋制造炒墓乱像,损公肥私,损多数人利益捞少数人暴利,客观上,将加剧“死不起”的窘迫,加剧死人与活人争地。

  “活死人墓”当然要查处,但比它更可怕的是挑战社会公平正义的滥用权力。

  往期回顾
事业单位去行政化问题待解
U020131225631081137945.jpg
官微应有"官样"
77.jpg
公路设卡乱收费
医患纠纷症结何在?
8.jpg
为何星巴克没被墙倒众人推
U020131021337430414617.jpg
有困难靠媒体折损政府公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