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那就突破它!

时间:2019-05-09 16:53:00作者:李弢 曾颖新闻来源:厦门检察微信公众号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零口供,该如何突破?
  前不久,市检察院
  运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
  突破了一起零口供的
  合同诈骗案件
  这可是厦门首例哦
  今天的检察故事
  就是以这个真实的案件
  为蓝本创作的故事~
  吴检察官
  
  吴检察官的眼角向上抬了下。我知道他在看我身后的钟。我坐在一块显示着红色数字的电子钟下面,前面是看守所的铁栏杆,再前面就是吴检察官和他的助理小曾。他们是第几次来提审我,我已经有点记不清了。你知道的,当一个人竭尽全力隐藏自己的过往,有时候会连现在都记不住。
  我感到有些闷。我开始怀念看所守外面的空气,那里有种甜甜的味道叫做自由。自由是非常宝贵的。这是吴检察官常对我说的话。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看着前面的铁栏杆,面无表情。只有假装的冷漠的表情才能抑制住我虚弱而恐惧的内心。
  伪装。我确实是很在行这个。我只拿了几张合同,几个贸易公司的假公章,就让人相信我能进口国外的三文鱼等冷冻品,就能马上拿到一千八百多万的投资款。
  在检察官们面前的伪装非常困难。他们总是能够在一摞摞证据中抽丝剥茧,逐个逐个地击穿我本来逻辑完美的故事。既然,无法用故事伪装,那就沉默好了。我已经想好了,一个字都不说。零口供的话,检察官肯定拿我没办法。
  
  李丁,你不要以为你一个字都不说,就能逃避法律的制裁。我被抓之后,好几个司法工作人员都和我说过这句话。有的语气激动,有的无奈。只有吴检察官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平缓,但又会在重点的几个字那里顿一下。
  吴检察官的说话方式总是让人感到权威而真诚。我害怕他的审问,怕在他面前露出更多破绽,有时候又希望被他提审。一个人在看所守里,心情就像山路一般起伏不定。他在给我讲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的时候,我的心动了,听得很认真。当然,假装的冷漠是必不可少的。有些瞬间,我感觉吴检察官已经识破了我的伪装。他也在假装,假装没看穿我。
  吴检察官看了下身后的钟,对身边的助理小曾点了点头。小曾开始收拾他们带过来的老式的笔记本电脑。他们每次来,小曾都要打开那台笔记本电脑,吴检察官说一句,小曾就记一句。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会发出富有节奏感的声音。到需要我回答问题的时候,键盘也就因为我的拒绝回答而沉默了。
  李丁,我们已经来提审你好几次,也多次向你说明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你的这个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零口供并不会让你逃脱法律的制裁,只会浪费更多的司法资源。想想你的家庭、想想你年迈的父母。你好好考虑一下。
  说完,吴检察官站了起来。
  师
  师父对我点了点头。我知道今天的提审要结束了。带来的笔记本电脑有些微微发热。太老旧,其实没有打多少字。这个叫李丁的嫌疑人在案件的侦查阶段基本就不开口,好不容易开口,也是对自己之前的供述全盘推翻。
  我们在提审的时候,他总是看着前面的铁栏杆发呆。记得第一次提审后回来的路上,师父和我说,你看他假装不和我们交流,其实我的话他都听进去了。
  不会吧?我看他是打定主意要顽固到底,不仅要在侦查阶段零口供,在审查起诉阶段依然零口供。
  哈哈,零口供,我们就想办法突破它。
  好话歹话都说了,怎么突破啊?
  还记得法律规定的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吗?就用这个。
  ……
  
  我把笔记本电脑装进包里的时候,师父还在苦口婆心地向李丁释法说理,解释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我是真觉得师父在做无用功。
  既然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嫌疑人零口供就零口供呗,我们在这个案件上花太多时间了吧。前几天的案件讨论会的休息间隙,我把加班餐放到师父的桌子上,有些不耐烦地问师父。
  师父放下手中的案卷对我说,刑诉法是怎么规定的?
  是有规定检察官在审查起诉阶段要告知嫌疑人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但是我们有必要告知李丁这么多次吗?
  就案办案,依法起诉当然没有问题。但是法律既然规定了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我们就要给嫌疑人把制度讲清楚。而且,这个制度也是我们突破零口供的重要手段。刑罚的目的不仅仅是处罚人,更在于改造人,让嫌疑人知罪、认罪、悔罪。嫌疑人认罪悔罪,可以简化庭审程序、节约司法资源,消除嫌疑人的对立情绪,防范案后矛盾。这样,我们工作会更有意义。
  
  想想你的家庭、想想你年迈的父母。你好好考虑一下。说完,师父起身站起来。我也起身拿起了电脑包。李丁的脖子微微地向前伸了伸,微微张了张嘴,但没有发出声音。
  师父转过身来,小声地和我说,这次应当成了。李丁的声音是在我们即将离开讯问室的时候发出的。吴检察官,我认罪、我悔罪,我愿意供述一切罪行。
  师父侧过头对我笑了笑,转过身去说,下午我们会再来提审,你要如实供述。我回头看了看讯问室里的电子钟,刚好十一点三十。
  车从看所守回检察院。我们在车上都没有说话。车窗外的阳光静静地落在我身上,感觉真好。
  宣判
  李丁的眼睛直直地望着审判长手上的判决书,尽管他一直在努力地保持表情的平静,但我知道他很紧张。在审判长开始宣读判决书的时候,我看了看身边的助理小曾,她正在看放在我们公诉席上的起诉书。她想核对下我们起诉指控的罪名和依法提出的量刑建议是否有被审判机关采纳。
  
  被告人李丁的行为已经构成合同诈骗罪。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及罪名成立。被告人李丁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自愿认罪认罚,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提出的量刑建议,予以采纳。
  审判长宣读完这段话的时候,小曾向我微微转了下头,我感觉她想和我说点什么,但是法庭是很严肃的地方,她只是看了我一眼。
  李丁,你要上诉吗?审判长宣读完判决书后问李丁。
  感谢检察官对我的耐心教育,让我真的得以被从轻判决。我自愿认罪认罚,服判,不上诉。
  记忆和感慨是在李丁说完他服判、不上诉的时候涌上来的。检察机关运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突破零口供的重大合同诈骗案件,这在全市还是第一次。让李丁从在侦查阶段的零口供,到审查起诉阶段自愿认罪认罚,达到了法律监督的双赢多赢共赢,实现了检察办案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这就是公诉工作最有魅力的地方。
  希望李丁能在监狱好好改造,希望刑事犯罪越来越少。
[责任编辑:王帅] 下一篇文章:产品质量要把牢,别让婉儿坐在轿子顶上哭!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1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203552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