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心的公平正义感是保证办案质量的重要因素

时间:2012-05-11 08:39:00作者:董坤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美国大法官霍姆斯曾讲过“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相对于传统的法条解释理论,没有对办案工作的具体实践,很多“实践中的法”可能并未体验。为此,作为河南嵩县检察调研团的我专访了嵩县人民检察院公诉科,十佳公诉人“”李学会科长(以下简称李)。希望从他地口中了解最基层的声音和详情,而李科长也非常爽快的答应了我,他给我们讲述了其办案中所碰到的很多实践中的问题,对我有很深刻的启发。 

  问:李科长,作为“十佳公诉人”想必您积累了多年的办案经验,您从事检察工作有多少年了? 

  李答:其实在从事检察工作之前我一直在学校做老师,讲过语文、数学、音乐很多科目。2000年我通过招考进入了检察机关,十多年来,我主要从事公诉工作,在公诉工作中确实有很多体会,产生了很多感悟,也非常热爱公诉工作。 

  问:据我所知,检察机关的公诉工作除了审查起诉以外,还要出庭支持公诉,多年的学校授课经验也应该对您出庭有一定的影响吧? 

  李答:是的,作为公诉人,出庭的时候除了要有扎实的诉讼证据,还必须要具备一定的公诉技巧,准确清楚的表达能力,对法庭进程的敏锐洞察力和一定的掌控能力,这些其实与教育工作,比如在教学前做好教案,教学中对课堂的氛围的控制都有很多相似之处。我认为以前的教学工作中对我现在的检察公诉还是有很重要的积极影响的。 

  问:嵩县作为是一个贫困县,很多工作的开展可能面临办案经费的问题,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李答:在办案中的确面临一些办案资金缺乏的问题,比如就司法鉴定而言,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是否是精神病人,办案机关做鉴定就需要不小的经费。异地办案也需要资金的支持。有些时候这些问题会影响办案的进程。但是,我想高度的事业心、责任感以及对检察工作的热爱首先是我们将工作做好的源动力。内心的公平正义感是保证我们办案质量的重要因素。有一次关于是否对某一个犯罪嫌疑人进行精神病鉴定,我们就和公安机关的侦查部门产生了比较大的分歧,这其中就有经费有限因素的考虑,但是最后我们还是对嫌疑人做了鉴定,因为办错案是对司法正义最大的损害,我们不想因为办案中的一点瑕疵,减损司法的权威。当然,我还需要说明的是,有领导的支持也是我们办案工作不断取得成绩的一种重要因素,虽然这听起来有点吹嘘的意思。但是很多时候在办案经费方面我们在很大程度上的确是获得了领导很大的支持,一些必须花的钱,都能及时到位。 

  问:这里您谈到了检察机关和公安机关关系的问题,实践中公检两家发生分歧不可避免,您怎么看待这一问题? 

  李答:其实不仅检察机关与公安机关,包括检察机关和法院也会有分歧发生。作为公安机关和法院之间的中间地带,检察机关的确会和侦查与审判发生一些认识上的不同。但是我觉得有分歧是很正常的,诉讼本身就是一个随着诉讼的推进,对案件认识不断深化的过程,随着案件调查的不断深入,证据收集的不断完善,诉讼的认识肯定会发生或多或少的变化,因此摆正心态,正确看待这一问题是首先是需要注意的。另外,如何消除分歧,理顺公检法之间的关系,我个人认为还是应当合理加强事前的沟通,比如对于侦查机关办理的一些案件中,在立案、报捕等吃不准的问题,可以同检察机关展开事前沟通,或者试行一种在证据收集上, “检察引导侦查”的办案理念,我认为可以有效缓解,甚至消除公安和检察之间的分歧。而对于检察机关和法院,比较明显的是在量刑方面两者可能常常会出现分歧,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还是应当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时候出现分歧可能是诉讼必然的结果。 

  问:可否具体说一下? 

  李答:比如说,在一起伤害案件中,可能在审查起诉阶段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没有达成赔偿协议,但是在审判阶段,被告人进行了积极的赔偿,并取得了被告人的谅解。法院肯定在最后量刑阶段会考虑这一酌定量刑情节,这就与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中的量刑发生了冲突,因为检察机关不可能在审查起诉阶段,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没有达成赔偿的情况下,考虑这一情节,从轻处罚。所以最终的量刑中,检察机关的量刑建议与法院的最终判决不同,是有情可原的,除非差距特别巨大,否则不应抗诉。 

  问:您对未来工作有什么期望? 

  李答:希望在工作岗位上健康工作到退休,同时自己的办案能够得到人民、法律以及各级领导的理解和认可。如果能有机会到北京去接受检察工作的培训,或检察理论、学业的再深造,那就更好了。

[责任编辑:齐磊] 下一篇文章:最高检机关青年深入基层调研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