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

时间:2012-06-25 21:26:00作者:向泽选新闻来源:《人民检察》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摘要

  建构完善的国际合作机制,是惩治跨国腐败型犯罪必需的手段。但我国的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机制,因为存在诸如国内立法与《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以及双边国际条约相互间的标准不统一、与相关国家没有双边引渡条约,以及对国际合作相对国的诉讼制度和证据制度缺乏了解,影响了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的及时性和准确性。要提升跨国界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的精准度,就必须从强化国内立法、加快与相关国家签订引渡和司法协助条约、深化相关国家诉讼制度和证据制度的研究、注重国际合作基本理论的培训等方面,对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机制予以充实和完善。

  随着现代开放性社会结构的形成,各国经济、文化、信息等的交流密切,贪污贿赂等腐败型犯罪也跨越了国界,犯罪行为人在本国实施犯罪后,把赃款转移到自己在其他国家的账户,或携带赃款潜逃到其他国家。查办腐败型犯罪也因此需要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合作。建构高效运转的惩治腐败型犯罪的国际合作机制就具有了特殊的意义。本文拟对我国的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机制的问题及其应对措施进行阐述。

  一、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机制的要素

  腐败型犯罪侦查的国际合作机制,是特定的主权国家间就腐败型犯罪涉案者的遣返和侦查中的其他事项进行交涉和相互给予协助而形成的工作流程结构图。我国高度重视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机制的建设,参加了《联合国公职人员国际行为守则》、《联合国反对国际商业交易中的贪污贿赂行为宣言》,并于2003年12月10日签署了《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以下简称《公约》)。截至2010年12月,我国已与65个国家签订了106项司法协助条约,其中与35个国家缔结了双边引渡条约,形成了较为完整的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机制。从理论上讲,一个完整的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机制应当包括主体、客体、制度规范等要素。

  (一)主体。主体要素是建构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机制的基础,国际合作只能发生在特定的主权国家之间,主权国内的地区要成为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的主体,必须获得主权国家的授权。当然,主权国家在对外签订协助条约时要由特定的中央机关予以代表,如我国与俄罗斯、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签订的司法协助条约就是由司法部代表我国,并由司法部长签字签订的。为确保国际合作的顺利实施,还要确定特定的机关为国际合作的中央机关,并要指定特定的司法机关为主管机关。中央机关代表主权国家对外联系引渡和司法协助的具体事务,代表主权国家接受其他国家向本国提出的引渡和司法协助请求,对符合条件的引渡和司法协助请求转交主管机关具体办理。主管机关则是依照法定权限具体审查办理引渡和司法协助事务的司法机关。根据签署或者参加的多边或者双边国际条约的情况,我国与65 个国家建构了国际合作机制。

  (二)客体。客体是指国际合作机制的主体之间在具体合作事项中的权利和义务。腐败型犯罪侦查的国际合作是在主体双方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的过程中实现的。譬如,引渡的顺利进行就要依靠请求国与被请求国双方正确行使条约规定的权利和履行条约规定的义务来实现。对请求国来说,有权根据有关条约或国际惯例向相关国家提出引渡请求,在依照条约规定的方式和程序取得被请求国同意的情况下,有权接受被遣送回国的被引渡者,并依照本国法律进行追诉。请求国在向被请求国提出引渡请求的过程中也要遵守引渡条约,并按条约规定或协商一致的原则,履行与引渡相关的职责,如依法给予被引渡者基本的人权,不得随意剥夺被引渡者的司法辩护权及其他权利;保证不侵害被请求国的国家安全及其利益,不得以引渡手段获得不法利益;等等。对被请求国来说,在接到请求国的引渡请求时,有权决定是否接受请求,并对请求引渡事项进行审查,对不符合引渡条约规定的条件的,有权拒绝请求国的引渡请求;同时,有权要求请求国提供与引渡事项相关的文件和证据,可以要求请求国给予互惠待遇。如果请求国的引渡请求符合两国签订的条约,就有义务按照请求国的要求,将被引渡的犯罪交给请求国进行司法追究等。可见,正是具有国际合作机制的主体双方在行使其权利和履行其义务的过程中,推动了国际合作机制的顺畅运转,从而完成跨国界腐败型犯罪追究事项的合作。

  (三)制度规范。制度规范是各主体之间建立国际合作的根据和纽带。签署或者参加特定的多边或者双边条约,是主权国家之间建立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的主要依据。各主权国家之间签署的国际条约,不仅是相互间进行合作的前提,还规制相互间进行合作的具体内容,具体确定相互间进行国际合作的方式。从《公约》和我国与其他国家建构国际合作机制的内容看,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的方式包括:引渡、送达司法文书、委托调查取证、移交赃款赃物、安排证人或者鉴定人出庭作证等。特定国家之间合作的具体内容,也要通过相互间签署或者参加的多边或者双边条约予以确定。当然,主权国家之间还可以通过确立互惠原则,或者通过外交途径就特定事项进行合作,但《公约》和相互间签署的条约是主权国家之间建构合作机制的主要根据。

  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机制的运转机理表明,主体是建构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的前提和基础性要素,客体则是建构国际合作机制的关键,制度规范是国际合作机制的依托。三者相互影响,相互作用,主体依据特定的制度规范即国际性条约向相关对方提出合作请求,并依据条约以行使特定权利或者履行特定义务的方式,推动或者督促对方和己方为一定的行为,确保被请求事项的实现,从而完成一个完整的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机制的运行流程。

——详细内容请见《人民检察》国际反贪局联合会第四届研讨会专辑

[责任编辑:于欣可] 上一篇文章:在西方国家的中国涉贪逃犯及赃款问题
下一篇文章:完善腐败案件境外追赃机制的探索与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