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方国家的中国涉贪逃犯及赃款问题

时间:2012-06-25 21:28:00作者:杨诚新闻来源:《人民检察》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摘要

  中国厦门远华走私、逃税、贿赂案首犯赖昌星为了在加拿大避难并阻挠加拿大移民部执行对他发出的遣返令,而在加拿大缠讼达12 年之久。2011 年7 月21 日,加拿大联邦法院肖尔法官作出判决,否决了赖昌星要求暂缓执行移民部遣返令的请求。但是,在合作追赃问题上,赖案的处理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案。加拿大政府只是一度冻结了赖昌星在加拿大银行账户里的100 多万加元,而法院对赖案的历次判决也都集中于人的遣返问题,没有涉及洗钱和赃款的返还问题。2008 年8 月29 日,拉斯维加斯的美国联邦法院判决原中国银行开平支行重大贪污案主犯许超凡、许国俊夫妇等五人犯下有组织犯罪等项罪行。但是,在本案中,美方似乎只是在2003 年9 月向中方返还了余振东被美方扣押的355 万美元资产,不足因本案在美加两国扣押、冻结、没收的总数高达4.85亿美元的资产的一个零头。本案留下的疑问是,第一,“二许”在美国服刑期满之后,美方会不会将他们遣返回国;第二,美方是否计划将本案没收的巨额资产返还中国。加拿大赖昌星案和美国许超凡案是两起标志性的重大案件。两国对案件的处理形成了处理中国逃犯的两种模式。在办理这两起案件的过程中,中国与加拿大和美国开展了真诚的合作。西方各国要进一步加强与中国的司法合作,切实贯彻《联合国反腐败公约》的要求,更加有效地处理中国逃犯及其赃款问题,确保西方国家不会成为中国逃犯的避罪天堂。

  就开展刑事司法领域中的合作而言,中国与加拿大等西方国家在过去十多年来遇到的最大难题是涉嫌犯有重大腐败罪行的来自中国的逃犯及其赃款问题。《联合国反腐败公约》为各国处理外国逃犯及赃款问题奠定了国际法的基础,并规定了一系列合理可行的原则和方法。2005年12月14日《公约》生效后,许多深受腐败犯罪之害的国家中的民众殷切期盼各个成员国都能有效实施这部《公约》。在中国,法律界和民众希望法制比较健全的西方国家能够带头有效实施这部公约关于国际合作的规定,改变长期以来西方成为中国涉贪逃犯群体庇护所的印象。但是,从加拿大对厦门远华案逃犯赖昌星一案和美国对开平中国银行许超凡等逃犯一案的处理过程和结果看,我们所见到的实际情况与《公约》的规定相比要复杂得多。

  一、标志性突破与遗留的问题

  过去几年中,在西方国家,有几起围绕中国“知名”涉贪逃犯的旷日持久的诉讼终于告一段落。其中,中国厦门远华走私、逃税、贿赂案首犯赖昌星为了在加拿大避难并阻挠加拿大移民部执行对他发出的遣返令,而在加拿大缠讼达12 年之久。

  2012年5月18日,中国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判作出判决,认定赖昌星犯走私普通货物罪和行贿罪,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加拿大政府派出官员旁听了审判,未对审判过程提出任何异议。法院并判决对“赖昌星的违法犯罪所得依法予以追缴”。这个判决留下两个问题:一、远华案仅走私和偷逃税款犯罪的涉案金额就高达830亿人民币,赖昌星在加拿大长期诉讼需要巨额资金的支持,是否有洗钱犯罪活动;二、赖昌星在加拿大和其他国家究竟还有多少赃款和资产,能否返还,如何处理。可见,赖昌星案境外赃款的返还仍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

  与加拿大对赖昌星案件的处理不同的,是美国对中国银行开平支行许超凡等巨贪的判决。本案从2001年中方根据《中美刑事司法协助协定》就缉拿本案逃犯向美方提出请求起,经过2004年9月21日美国司法当局对这五人提起公诉后的诉讼过程,直到2009年5月6 日美国联邦法院对他们判处重刑,历时9年方告结案。但是,在本案中,从媒体报道的情况看,美方似乎只是在2003年9月向中方返还了余振东被美方扣押的355万美元资产,不足因本案在美加两国扣押、冻结、没收的总数高达4.85亿美元的资产的一个零头。本案留下的疑问是:第一,“二许”在美国服刑期满之后,美方会不会将他们遣返回国;第二,美方是否计划将本案没收的巨额资产返还中国。

  应当指出,加拿大和美国对这两起指标性大案的处理都具有示范性的意义,表现了两国的司法当局对涉及腐败的中国逃犯采取的严肃立场。这一点值得西欧诸国和其他国家学习。

——详细内容请见《人民检察》国际反贪局联合会第四届研讨会专辑

[责任编辑:于欣可] 下一篇文章:腐败型犯罪侦查国际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