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企业退出繁华地段 大量毒地被开发为住宅

时间:2012-06-05 13:33:00作者:新闻来源:海峡都市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一些曾经由工业企业使用过的地皮被称为“毒地”。所谓“毒地”,是指曾从事生产、贮存、堆放过有毒有害物质,或者因其迁移、突发事故等,造成土壤和地下水污染,并产生人体健康、生态风险或危害的地块。随着这些企业的腾退,地皮空了出来。这些地皮紧接着就被开发商盯上,随后进行了房产开发。

  被污染后的土壤,对人体带来的危害有直接与间接两种途径。间接途径是通过地下水、地表水以及空气影响到人体健康,直接途径则是通过扬尘,或者儿童玩耍时不注意将污染土入口等方式。

  科学界的诸多研究也证明,土壤及地下水污染区,人群癌症等疾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明显升高。

  近年来,中国有大量“毒地”被开发为住宅用地,甚至成为昂贵的地王。

  中科院南京土壤研究所研究员陈梦舫指出,国内不少“毒地”未经任何处理修复,就直接用于开发,一旦出事,就不只是环境问题,而是影响地价、房价的经济问题,更是危害健康、人身权利的严重社会民生问题。

  治理“毒地”、保护居民的居住环境,已经刻不容缓。

  鲜为人知的土地深处秘密

  进入5月,北京东五环外朝阳区管庄乡,康泉新城二期工程工地上,挖掘机轰鸣作响,尘土飞扬。

  现场一个被挖开的大坑有20米深,负责土方挖掘的一位工程人士称,还要再深挖7米,预计两个月后,土方挖掘工程完工。从深坑中挖出的土,一度被直接堆放在工地上,散发出难闻气味。受到侵害的邻近施工人员与康泉新城二期施工方协商后,后者才将土方运走。

  这块场地为铁道部所属防腐枕木厂原址,八年前该厂迁走。2011年1月,该地块从北京市政用地调整为经济适用房居住用地,由中央国家机关公务员住宅建设服务中心承接,为各部委公务员建设保障性住房,总建筑面积26.19万平方米。

  枕木防腐厂在此生产30余年,大量使用防腐蚀、抗老化的化学品,多种有机污染物经年不息地慢慢渗入地表土、深层土、地下水,直至更深、更远处。

  对此,多个工程队仅知道,在建的是一个高层住宅楼小区,下设四层地库。除了少数相关人士,鲜有人知晓这个埋藏在土地深处的秘密。

  两个版本的调查报告

  国家机关公务员住宅中心承接此地块后,一些专家曾受邀对该场地进行前期调查。2011年5月,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出具了一份公开环评报告,报告仅称,该区域地下水属重碳酸钙、碳酸镁型水,污染较为严重。这份环评报告只字未提该地块严重的土壤污染问题,历史用地和原址环境也未着一字。

  然而,记者获得的另一份同样由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所做的《康泉新城二期场地土壤和地下水初步调查报告》显示,该场地土壤中的污染物超标严重,主要为半挥发性有机污染物多环芳烃。《初步调查报告》显示,从康泉新城二期场地土壤样本中,共检出超过“北京市场地风险评价筛选值”的污染物种类19种。其中,主要污染物为多环芳烃,包括苯并[α]芘、苯并[α]蒽、菲(PHE)等,最大超标倍数甚至超过千倍。其他挥发性、半挥发性有机污染物最大超标倍数在400倍。

  多环芳烃多具有致癌毒性,是重要的环境和食品污染物。其中,苯并[α]芘更被视为高致癌物。《初步调查报告》称,这一场地到达12米深度时,污染物还超标,按修复面积1.32万平方米粗略计算,修复土方量应超过15万立方米。

  专家称,目前该地块污染土壤的处理几近结束,而地下水修复工程尚未完成。

  城市“毒地”涌现

  康泉新城二期污染的土方量在业内人士看来并不惊人,比其面积更大、修复更难的地块不胜枚举。“上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北京南三环有一片化工厂、农药厂聚集地,这片场地有多少进行过调查,进行过土壤修复?而今这片土地早已纳入住宅或商业开发了。”北京一位参与多起修复项目的专家称。

  2001年,中国城市“退二进三”的政策,随着国办发〔2001〕98号文发布而逐渐增加力度,长三角、珠三角以及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有大批污染型企业外迁。尤其是2008年,国家安监总局要求各地采取鼓励转产、关闭、搬迁等多种措施,进一步淘汰高污染化工企业,企业搬迁风生水起,污染场地大面积暴露。

  中科院南京土壤所土壤与环境生物修复研究中心主任骆永明的研究表明,至2008年,江苏、辽宁、广州、重庆等地污染企业搬迁数千家,置换约2万余公顷工业用地。

  这些地块因地理位置优越,在城市化进程加速的状况下面临着巨大的开发动力。这些被遗留的场地污染到底有多大面积?严重程度如何?究竟有多少在未经治理的情况下被投入使用?目前没有权威统计数据发布。

  环保部对调查数据讳莫如深

  污染土地必须修复或者搁置,这是国际共识,但首先要知道的是哪里有污染。

  2006年到2010年,环保部费时5年耗资10亿元进行了首次全国土壤污染状况大规模调查。对此次调查数据,环保部讳莫如深,至今未对外公布。今年5月30日,在北京召开2012年重金属污染土壤治理与生态修复论坛,记者几次追问环保部自然生态司土壤处负责人,其对该问题依然避而不答。

  环保部迟迟不公布调查情况,多位专家分析,其原因是目前修复技术不成熟,政府也难以一次性支付修复污染场地的巨额资金,且调查结果非某一部委能决策、掌控之事。而城市场地土壤污染状况一旦公布,可能引起恐慌和巨大的经济损失。

  江苏南京市乐居雅小区2007年一开盘即遭到消费者抵制,原因是公众获知小区是建在未经修复的原南京化纤厂旧址上。

  修复越往后拖延付出代价越大

  据一位中科院专家分析,国家环保部在“十二五”期间向土壤治理方面的投入将突破百亿元,仅江苏省在“十二五”期间投向土壤修复的资金就有24亿元。

  但环保部南京环科所研究员林玉锁表示,这24亿元只是国家给予的指导性技术支持费用,用于技术研发和示范区推广,将污染土壤全部修复干净是不可能的。

  污染场地的修复需要大量资金。美国超级基金法或可借鉴。该法规定由联邦政府设立专门的基金,其有多种资金筹集渠道:自1980年起对石油和42种化工原料征收的原料税;自1986年起征收的环境税;一般的财政拨款;对与危险废物处置相关的环境损害负有责任的公司及个人追回的费用;其他如基金利息以及对不愿承担相关环境责任的公司及个人的罚款。同时,美国联邦政府还授权环保总署组织对污染场地进行治理,并向污染场地的责任人追回治理费用。

  无论如何,压境而来的现实是,污染土地密集出现,毒性释放可达上百年,尚不包括地下水的污染。没有修复的土壤的影响与危害很可能长达几十年、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致使环境污染,人体致病。而修复越往后拖延,投入的修复资金就越高,付出的代价就越大。

[责任编辑:杨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