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张建伟

时间:2012-08-24 16:23:00作者:张建伟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话说检察文化

  考察文化一般从两方面入手,一是文化理想,即文化中各种思想观念;一是文化实践,即将文化理想付诸实际行动的实践活动。所以我们在讨论检察文化的时候,既需要探讨和检察文化有关的人文精神,也需要探讨在诉讼行为中的文化实践。

  我们一般将检察文化分为四个方面:一个方面是精神文化,检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就是属于检察文化的精神层面。另一个是物质文化,比如检察院大楼的设计风格、法庭的布局、服装服制的设计。第三是制度文化,像新修正的刑事诉讼法。第四个方面是行为文化,比如如搞司法礼仪规范来约束我们的行为。

  在物质文化的表象来看,中国古代的衙门文化就体现了古代司法的精神。在中国,和这种衙门文化结合的理想司法模式就是所谓包青天式审判方式。直到现在我们的审判官员还不自觉带有一种包公意识,包公体现了一种民众的期望的折射,反映了民众一种期待。不过现在我们要重新思考包青天审判方式,它的基本精神像“为官不阿权贵”等是值得现在继续发扬的,但是包青天式审判方式与现代法治是不能够融合的,他的审判方式有一些内容是反现代法治的。

  我们在探讨文化的时候,认识自己的历史非常重要。中国检察制度是在1906年9月(光绪三十二年)建立起来的。那时候远师法德,近仿东瀛,建立起检察制度。

  我们的检察文化是当今的政治文化和司法文化的总和。政治文化就是社会主义国家的党文化,社会主义法制理念不可或缺的是党的领导。在全球美国化的情况下,中国的法律制度越来越受到美国文化的影响。中国的检察制度会不会当事人化,权力会不会更多等等,都是我们面临的问题。避免立法白条之外,还要避免在司法方面打白条,要回归列宁统一法制思想的本意,要保证国家法律正确的实施.

  现在法律文化精神建设有一个背景,就是司法权威的失落和司法精神的再塑造。社会对司法是有高度疑虑的,社会对司法的认知程度是相当低的。中国没有西方那样的宗教背景,法律文化的塑造需要另辟蹊径,我们提出一个核心价值和价值观的问题——法律正确、统一的实施。

  此外,我们的司法文化建设是有误区的,第一,把文化简单理解为文艺活动,把文化精神庸俗化了。第二,不重视文化建设的实效,以政绩为依归。第三,重文化的物质表现,轻精神塑造。第四,精神文化建设缺乏实际内容。第五,强化司法官僚式控制,缺乏独立司法人格培养。另外,对劣质司法文化视而不见,比如示众。  

  培育优质的司法文化,应该有良好的人文素养,强调培育司法人格的独立性,祛除官场文化、奴才文化。要建立起完善的制度,要倡导司法界以气节相尚,使好的司法官不是孤军奋战。还需要有一个有良知的社会环境,实现真正的民众参与司法,鼓励新闻媒体的“第四权力”的监督。

  现在重提司法的良知和良心作为司法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有它的现实意义的。司法官的良心和良知是和其人文素养有关的。人文素养不足,我们的法院文化建设也容易流于一句空话。要建设一种司法的优质文化,有良知的司法让人安心。如果建立起好的优质的司法文化,司法官具备良好的人文素养和独立的司法人格,无论什么案件,无论政治风云如何的变换,我们离司法公正不会太远。

[责任编辑:刘彬] 上一篇文章: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丁正红
下一篇文章:检察日报社驻安徽记者站站长 吴贻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