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淑萍同志女儿彭姗在报告会上发言

时间:2012-07-10 14:26:00作者:新闻来源:中国西藏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金淑萍同志女儿 彭姗

  我叫彭姗,藏族名字叫边巴央吉,是金淑萍的大女儿。

  伴随着童年的成长,我总是在心里一遍一遍地唱着那首对我来说十分温暖而又遥远陌生的歌——《世上只有妈妈好》。

  我的妈妈是一个伟大的母亲,在我和妹妹心中,妈妈永远是我们最敬爱的人,尽管从小到大,妈妈陪我们的时间很少,但她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留给我们点滴的爱,都会使我和妹妹永远铭记、终身受益。

  但小的时候,我们并不能理解妈妈对我们的爱,更不能理解妈妈为什么总不在家。从我记事起,每天早晨,我睁开眼睛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搜寻妈妈的身影,却总会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爸爸总是一边忙乱地为我和妹妹梳头,一边催促我们赶紧吃饭,然后骑自行车匆匆忙忙地把我和妹妹送到幼儿园,再匆匆忙忙地赶去上班。那时候,我总是遭到小伙伴的嘲笑,因为不是爸爸给我扎的小辫儿一个高一个低,就是我的脸上或者脖子上这儿沾着米粒儿、那儿抹着糊糊。

  我对妈妈真正的理解,始于我上高中时与妈妈的一次长谈。那天,我对妈妈说,妈妈,您给我讲讲您的职业好吗?看着我一副认真的样子,妈妈想了想说,好吧,还真是早就该给你说说了。那一夜,我和妈妈聊了很长时间,夜很深了,我们谁也没有看表,似乎把十多年来没说的话都一古脑儿说了。就在那个夜晚,我知道了妈妈冬天为了给全家人洗衣服,冻烂了双手也不跟人说,知道了她曾经开着拖拉机奔跑在尘土飞扬的砂石路上,知道了她坐着颠簸的吉普车千里缉拿犯罪嫌疑人,知道了妈妈不仅能同男检察官一样在雪地里摸爬滚打还会用枪,知道了她不仅带着一支队伍还获得了很多奖项……看着妈妈那时而沉静时而兴奋的表情,听着她时而洪亮时而又有些沙哑的声音,我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这是我们的母亲,但是,她又绝不仅仅只是我们的母亲,她的心里,还有一片比我们这个家更广阔的天地,还有很多像亲人一样让她放不下的人。

  2011年1月,病情加重的妈妈被单位强催着回内地休假和治病。可妈妈一回到成都,却发现偏瘫的外公和重病的外婆已经双双住进了医院。妈妈什么也没说,立即强撑着病体,为外公外婆做饭、洗脚、擦身。外公外婆出院后,我们立刻把妈妈送到了医院。可这时候,妈妈的假期也快到了。休假期满,妈妈急着要赶回拉萨上班,主治医生坚决不同意妈妈出院,并提醒我们说,妈妈患有脑溢血、脑梗塞,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们全家人都急了,要求她继续住院治疗,或者提前申请病退。但妈妈坚持要回拉萨,她略带内疚地说,“两年,我再干两年就退休,行吗?”

  妈妈又回拉萨上班了。两年,妈妈说的两年时间,我们愿意等,可病魔却不愿意等。

  2011年8月2日,听说妈妈倒下的消息,我和妹妹跌跌撞撞地赶往医院。在妈妈深度昏迷的那些日子里,妹妹收到了浙江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在妈妈的病床前,妹妹哭着一遍又一遍地说:“妈妈,你睁开眼睛看一眼吧,看一眼我的录取通知书,我考上了,考上了!”舅舅接过妹妹的通知书,把头俯在妈妈的耳边,一字一顿地读着录取通知书上的每一个字。可是妈妈就那么躺着,没有表情,没有话语,甚至连眼睛也没有睁一下。

  每天,每天,经过医生的特许,我去重症监护室给妈妈擦背。虽然每次只有短短的5分钟,可我每天都盼着这5分钟,珍惜这5分钟的每一秒。擦拭着妈妈的身体,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祈祷:“妈妈,您快醒过来吧,我还有好多话要跟您说,大学毕业了,我还从来没有为您好好做过一顿饭,您一定要给我机会,让我好好地报答您、孝敬您。妈妈,您醒醒,快醒醒啊!”然而,35天以后,妈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离开了她的岗位,离开了那些她深深牵挂的人。

  亲爱的妈妈,您安息吧,长大后的女儿明白,您给我们的母爱是柔情的水,爱得绵长、爱得隽永,它将永远滋润我们的心、滋养我们的灵魂;您给世间的大爱是厚重的山,爱得执着、爱得深沉,它会融化冻土、温暖雪域。

  亲爱的妈妈,请您放心,我和妹妹已长大成人,您说过,检察官的女儿没那么娇嫩,我们一定会像您那样,满怀爱心,拥抱生命!

[责任编辑:刘彬] 上一篇文章:司法厅举行金淑萍同志先进事迹报告
下一篇文章:城关区检察干警轶佳多吉做事迹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