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望明: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回归

时间:2013-05-15 09:59:00作者:翟望明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回归 

  高检院机关党校28期班班主任 翟望明 

  费翔《故乡的云》,表达了一个游子在外闯荡多年对故乡的无限眷恋,以及渴望回到故乡的真切感受。人从小受到父母的培育,家乡山水的滋养,后来胸怀理想、牢记嘱托,出来闯荡,在历尽世态炎凉、坎坷磨难,失落彷徨,理想与信念在不断地改变后,得到了失败与成功的真切体验,蓦然回首,却发现这些苦苦探索中的东西故乡早已有之,他们存在于父老乡亲朴实的话语中,存在于原始而笨拙的行动中。回归可以说是人成长到一定程度进行的理性回炉。 

  人是如此,社会、国家无不如此,我们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在以马克思为核心的革命导师思想的指引下,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起初依靠共产国际,后又“离家出走”,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独立地在革命的道路上摸索前行,取得了以建立新中国为标志的伟大胜利。在五十年代我们与苏联老大哥结成同盟,同美帝国主义抗衡,崛起于世界舞台上。六十年代以后我们反对苏联修正主义同苏联进行了“伟大”的论战,后以对马克思主义理解及运用方式的不同为内因,以毛泽东同志拒绝赫鲁晓夫在中国建设联合舰队和长波电台为外因,同苏联关系彻底破裂。66年以后的“文革”正是由于在同苏联进行修正主义斗争的影响下,国内阶级斗争扩大化导致的恶果。十年内耗,世界各大国飞速发展已经将中国远远抛在身后,中国向何处去?华国锋和叶剑英力挽狂澜,果断打掉“四人帮”,结束文革。此后,以邓小平为代表的党中央先是拨乱反正,大胆提出“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确立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进行改革开放的伟大决策,到92年,我国的改革开放取得了初步的成绩,开放的局面已经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被广泛接受,并用于解决经济发展中的各种难题。党的十四大上提出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国的经济步入到国际轨道上来,而因计划经济体制遗留的问题,如大型国企统得过死的领导机制和不健康的资金运作模式以及国有企业职工大量下岗,致使改革开放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政治体制改革和经济体制改革严重受阻,在此困境下,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三个代表”思想的指引下,群策群力,创造性地进行了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取得令世人瞩目的成就,我国综合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党的17大确立的科学发展观思想深入人心,以改革开放带动的经济发展完成了又快又好向又好又快的理性跨越,我国的全面发展走上了通向“必然王国”的最佳道路,十八大的胜利召开,吹响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嘹亮号角。 

  重温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回顾走过的坎坷之路,我们会神奇的发现,只要我们坚持了马克思主义的原理,就能取得胜利,如果我们在坚持的基础上有效地联系实际并创造性的开展工作,我们就能取得辉煌的胜利,反之,如果我们教条地利用马克思主义或者是违背马克思主义原理,我们的事业必然遭受严重的损失,这是经验,更是教训,本质上是规律。 

  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核心就是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是无产阶级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我们干好一切的工作的思想指南。 

  辨证唯物主义强调事物对立统一、量变到质变和否定之否定的规律。抗日战争之前,毛泽东看到了共产党军队和国民党军队有激烈对抗的一面,但是在抵御日本侵略者方面却有统一的一面,在这个正确思想的指导下,实现了第二次国共合作,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全民抗日战争,并取得了伟大胜利。60年代文革的发生从根本上讲就是量变到质变的问题,解放后,我们建立了无产阶级的政权,阶级斗争已经不是政治领域的主要工作了,但是50年代不切实际的大跃进给国民经济带来了巨大的损失,这是左倾冒险主义,为此站出一部分人起来大声疾呼要制止,但是由于方式太猛,被批为右倾,在反右的大运动中又走向了极左,阶级矛盾被严重扩大化了,直至上升到“资产阶级当权派”的一词的提出和40%以上的部门和单位被资产阶级夺权的错误判断,这些政治运动都是量变,后来发生了质变,标志就是对代表文化的文艺作品和作家以及国家各级干部的彻底地坚决地而又错误地批判和打击。而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基础,当基础被侵蚀时,带来的后果就是轰然倒塌!然而庆幸的是我们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以及两弹一星的伟大业绩,树立了“外强”的形象,所以我们在内耗中没有来自外部的雪上加霜!我们的改革开放的历程其实就是否定之否定的过程,任何事物都包含着肯定因素和否定因素的矛盾,当肯定因素居于主导地位时,事物保持现有的性质,这是事物的肯定阶段,当事物内部的否定因素取代了肯定因素而成为矛盾的主导时,原来的事物就进入了否定阶段,在否定的阶段出现了新的否定因素时,矛盾双方经过斗争,新的否定因素又取代了否定阶段,否定阶段再次被否定,进入否定之否定阶段。否定之否定阶段会出现肯定阶段的某些特征,似乎是向肯定阶段的复归,但这是在更高基础上的重复。否定之否定规律揭示的是事物运动是周期的、螺旋式上升和波浪式前进的过程。正如我们改革的道路既是前进的和上升的,又是迂回曲折的,前进性与曲折性是统一的。只要有了这样科学的认识基础,我们对改革开放中出现的问题就会有客观的认识,对改革开放的道路必然会充满信心。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社会历史是人类物质生产活动的发展史,而社会物质生活的方式决定着整个社会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进而说明不是人们的社会意识决定社会存在而是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知道了这个观点我们就很容易理解邓小平提出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发展才是硬道理”的伟大意义,那就是社会物质生产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只讲政治斗争是不可取的。另一方面,历史唯物主义揭示了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而这些矛盾正是推动一切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因此,把我国当前的主要矛盾定位为落后的社会生产同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的矛盾是非常科学的,我国的每个五年计划无不是围绕解决这一矛盾而实施的。曾几何时我们日常生活用品是那么缺乏以至于出现了“粮票”“布票”“醋票”“肉票”等购买凭证,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生产力得到强有力的发展,劳动产品极大丰富,市场上人们需要的各种消费品应有尽有,人们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这是我国30年改革开放政策给人们带来的不可否认的实惠。历史唯物主义指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又反作用于经济基础,如果上层建筑不能适应经济基础的发展,就必然导致社会的矛盾。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我们犯过不少错误,走过不少的弯路,教训非常深刻,在搞活自由经济时由于没有配套严格的监管机制让很多人钻了政策的空子,开启了腐败的潘多拉盒子,出现了投机商、官商以及因此而导致的权钱交易、弄虚作假等丑恶现象,极大地动摇了人们对政府的信任,在此其间,资产阶级的自由化思潮趁着开放的机会乘虚而入,部分人的思想受到冲击后而变得迷茫躁动,在别有用心的反革命分子的煽动下,导致了89年春夏之交的暴乱,危及了我党的执政地位。此后,党中央深刻地认识到经济的发展形势迫切要求改革落后的政治体制以及完善社会主义法律、文化、艺术、道德等意识形态。90年代以来,我国政治体制改革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具体表现就是集中全党智慧形成的邓小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和江泽民“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以及胡锦涛科学发展观思想。当前我党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以人为本执政理念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大力拥护,坚持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执政方略,使得社会更加和谐,经济空前繁荣,国防实力大大增强。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关于自然界、人类社会和思维发展的最一般规律的科学,是人类各种科学的科学。它具有高度的科学性和革命性,因此,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创立并没有结束哲学的发展,而是在更高的基础上为哲学发展开辟了广阔的道路。马克思和恩格斯逝世后,列宁、斯大林以及我国的三代领导集体结合本国的革命建设实践,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哲学,使得它在人类发展的历史天空上璀璨夺目、永放光芒。我们回归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因为它给我们真理的力量,我们回归马克思主义哲学,是因为它为我们指明前进的方向。

[责任编辑:齐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