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子还没办完,哪有时间休息”
记“国贫县”四川省仪陇县检察院反贪局干警肖建华

时间:2013-07-05 16:37:00作者:蒲曦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20133的一天,凌晨两点左右。“国贫县”四川省仪陇县检察院反贪局干警肖建华在办公室的电脑旁揉了揉肿胀的双眼,在键盘上敲下了年初主办的一起受贿案的《侦查终结报告》的最后一个句号,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尔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街上,静得连掉一根针的声音都能听到。

  肖建华今年50岁,自1985年从仪陇县石油公司考调到该县检察院后,一直在反贪、反渎等部门从事办案工作,曾任反贪局副局长,加班加点工作成为他的职业习惯。他主办了震惊全国的“仪陇新县城拆迁腐败窝案”等众多大要案件,有3起案件引起当地党委发文全县整改,为国家、集体、人民挽回经济损失数以亿计。

  有人问他:“如今你在职务升迁上已经是头顶天花板的人了,不好好保养身体,还象从前一样加班加点工作干啥?”他笑着回答:“案子还没办完,哪有时间休息哟!”

  妻子守空房 ,问君何时还

  仪陇县人口上百万,检察院干警只有60多人,存在检察工作任务繁重与警力不足的矛盾问题。反贪局仅10人,能称为办案骨干的干警只有局领导与肖建华等3人。该局每年侦查办案10多件,几乎平均每个月要侦办一起案件,压力非常大,大多由肖建华主办。他每主办一起案件,都要加班加点工作才能完成任务。

  貌似喜剧演员潘长江的肖建华,身高仅162米。其妻子宋晓红漂亮、乖巧,比他小7岁。她原在南充市顺庆区邮政储蓄所工作,想起丈夫平时一人在家,大多数时候吃方便面充饥,为了能照顾他,决定从市里调回县里。当时很多人感到惊讶,说别人都是找人往南充调,宋晓红却要从市上往县上调。她调回仪陇后,许多人都说她是傻子。按理,肖建华应该多回家陪伴妻子,呵护爱情,顾全家庭。但是,妻子一心想到怎样照顾好丈夫,但肖建华却为了工作无法照顾妻子。年年岁岁,他总是与妻子聚少离多。 

  宋晓红说:丈夫肖建华在反贪局工作了几十年,经常出差,经常加班,不是调查、走访、出差,就是呆在办公室里写材料,有时太晚了就在办公室里睡觉;有时几天,有时几个月都难得见到他。一年里,三分之二的时间,她都是一人在家守空房。有时气不过的她,要对丈夫唠叨几句,说嫁给他,还不如嫁给一个当兵的,当兵的一年还有几个月的假期呢。但说归说,宋晓红想到丈夫那样敬业、那样辛苦,都默默地支持他。她说:“肖建华相貌平平,我当初爱他、嫁给他,就是看中他的事业心。”

  2007年夏天,肖建华主办一起涉嫌私分国有资产案,即在仪陇县引起轰动的“私分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案”。他制定了“以点带面”的侦查方案,选择地处偏远、报账量大的九龙乡作为突破点。七月流火,山高路险。肖建华带领侦查小组走村串户访问老百姓,渴了喝山泉水,饿了吃方便面,不分昼夜调查取证,终于查清了九龙卫生院院长龚某(肖建华的表弟)在农民的新农合保险证中虚填治病费用,套取国家补贴8万余元,以发奖金的名义分配给医院职工的事实。调查结束后,肖建华才连夜返回县城。返回县城后,他又到办公室汇总侦查材料,撰写侦查报告。同事劝他:“下乡半个月了,回家休息一下吧!”他说:“事情还没做完,哪有时间休息哟!”直到凌晨4点,他办完了所有的事才回家。 

 

  他回到家里,轻轻打开房门,蹑手蹑脚进入卧室。借着窗外的路灯,看了看熟睡中的妻子。一直忙于办案的他,好几天没回家了,心底油然升起了一丝愧疚。不忍吵醒妻子的他,悄悄拿了一床被子走到客厅,在沙发上躺下睡着了。

  此案引起了仪陇县委的高度重视,发文责令县新型合作医疗管理中心进行整改。县新型合作医疗管理中心立即将全县卫生院院长通知回来开会,自查自纠,主动交出私分的国有资产,并使新农合保险报账完善规范。据统计,查办该案为国家挽回直接经济损失5000多万元。

  仪陇县属农业大县,财政收入主要靠农业税收。一些税官利用手中的权力,少报、瞒报税款,装入个人腰包,致使国家税收大量流失。肖建华闻听风声后,把敏锐的目光投向国税领域,2008年主办了仪陇县首例国税贪污案——原仪陇县国税局立山分局局长苏某贪污24万余元案。

  查办此案的艰难,只有肖建华和侦查小组的干警们知道。据时为侦查小组成员、现任反贪局副局长的唐韬同志讲:“难就难在向一些鸡贩子、鸭贩子、猪贩子、牛贩子取证上,他们流动性强,时而在这个地方收购,时而在那个地方收购,时而在乡镇上贩卖,时而在城市里贩卖。肖建华有时带一名干警,有时带两名干警,辗转数千里,3个多月没有回一次家。在办案过程中,既有人说情,又有人威胁,肖建华不为所动,一查到底。”

[责任编辑:姬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