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建川:馆奴

时间:2014-10-17 16:16:00作者: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个人简介:樊建川,从解放军战士到军校老师,再从政府官员成为房地产开发商,最后又成为博物馆馆长。十几年间,他为收集文物耗资几千万,现已收集文物200万件,抗战文物几万件。  

  斑驳生锈的刀鞘,闪着寒光的刺刀、指挥刀,狰狞丑陋的防毒面具,冰冷坚硬的钢盔,上面还有一个个被洞穿的枪眼,残破褴褛的血衣,成堆成捆的图片、报纸、书籍、传单、战时良民证,质脆且泛黄,还有各种军用器皿:水壶、碗、饭盒、挂盘、望远镜、披帘帽、救护包、徽章、证书、货币,甚至还有烟盒、烟标、信函、邮票、结婚证、收据、扇子、弹壳、皮带扣、留声机、花瓶、笔筒、陶罐、床帷子、戒指、日本造彩瓷地球仪、协和牌蜡笔……

  在常人看来,这是只有博物馆才有的景观,但这是樊建川2003年时的家。每一件收藏品背后都有一串串故事,惊心动魄,刀光剑影,血泪交迸。

  樊建川最初是开发房产的,但是被外界熟悉却是因为他的抗战文物收藏特别是建川博物馆聚落。从1978年2008年,在改革开放的30年时间里,他从一名普通的解放军战士到一名军校老师,再从一名政府官员成为一名房地产开发商,最后又成为了一位博物馆馆长,他的每次人生角色的转换都是和改革开放的时代大背景紧密联系的,都是改革开放的时代变迁在他身上的缩影。他喜欢收藏文物,也包括自己人生各个重要时期的实物,他这30年的人生故事和思想变革都可以浓缩在一件一件的实物之中。

  在樊建川家里有这样一个黑乎乎的生铁做成的东西,它弯曲的样子很像是农民打水用的辘轳井的摇把。当手放在这个东西的把手上,立刻就会响起一种奇怪的声音。这声音从老式的黑白电影上听见过,早已遥远得失真了。这是一只日本军队的警报器。它是那场血腥战争的序曲,那个声音之后,中国历史上演了最惨痛最惊心动魄的一幕。

  2003年的一天,他意外获得了一块刻有英文的飞机残骸。这是四川新津县在水利建设中挖出的,樊建川立即赶往现场购得。2004年春节前,云南作家李昆武下乡采风时,发现了四把特殊的椅子,即刻告诉樊建川,他大年三十便赶到了云南乡下。

  椅子主人说:“听爷爷讲椅子是从坠毁的飞机里滚出来的。”樊建川辨识了椅子下的英文后非常激动,因为这些英文表明这是飞虎队的“座驾”。它的价值在樊建川的心中岂是金钱能衡量的。十几年间,他已为收集各种文物耗资几千万元,经常出入索斯比、嘉德拍卖行。现在他已收集各种文物200万件,抗战文物几万件。

  从事收藏数十年,其藏品种类繁多,重点为抗战文物和“文革”文物。此两项收藏在国内位居前列,137件文物被评为国家一级文物。

[责任编辑:武丽军] 上一篇文章:黎吼平:十年如一日的反扒尖兵
下一篇文章:魏华伟:大学生村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