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仲宾:“我是中国工人”

时间:2014-10-23 09:49:00作者: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个人简介:廖仲宾,中国南车眉山车辆厂高级冶炼技师。二十多年来,廖仲宾从一名炉前打杂工,成长为高级冶炼技师,十几年来他为企业节约成本近千万元,创造了炼钢神话,被工友们称为“亿元班长”,被外方技术人员称为“中国廖”。他拒绝了外方月薪3000美金的聘请,毅然回到祖国,只因“我是中国工人”。  

  廖仲宾,男,45岁,毕业于常州铁路机械学校铸造专业,中国南车眉山车辆厂高级冶炼技师。1990年6月分配到南车眉山车辆厂铸钢车间电炉工段。廖仲宾所在班组,是负责铁路货车转向架部件钢水冶炼。“用知识炼钢”是中国南车眉山车辆厂高级冶炼技师廖仲宾常说的一句话。二十多年来,廖仲宾从一名炉前打杂工,多次以“最年轻”的速度成长为高级冶炼技师。他十几年来为企业节约成本近千万元,创造了炼钢神话,被工友们称为“亿元班长”,被外方技术人员称为“中国廖”。他拒绝了外方月薪3000美金的聘请,毅然回到祖国,只因“我是中国工人”。

  1990年,廖仲宾从常州铁路中专毕业成为南车眉山公司的一名炼钢工。上班的第一天,跟着师傅来到炼钢炉前,望着炉内沸腾的钢水,看着师傅闲庭信步的操作,廖仲宾感觉到自己的青春也正在燃烧。但第一次的操作,却让他感觉到自己未来的路还很长很长。当时,师傅临时让他往炉内加点石灰,他操起铁铲卖力地不停地往里加。在师傅喝斥的叫停声中,廖仲宾满脸羞愧地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操作。师傅对他说,炼钢不是卖力气,加什么材质,加多少那是有科学要求的,虽然你在中专学习了很多,但那些是远远不够的。本世纪初,随着国内铁路装备现代化和重载高速进程的加快,对铁路货车走行部件内在质量提出更高要求,而钢水成炉性气孔、夹杂物超标和优质钢水率低则是国内冶炼行业共同面临的技术难题。 

  2008年,南车眉山公司在巴基斯坦实现技术出口,廖仲宾跟随去了。2009年9月,当廖仲宾在巴基斯坦完成技术指导准备回国的时候,外方的经理把他留在办公室问道,“你在国内每个月的工资是多少?” 

  “平均每月3000元人民币。”廖仲宾回答。 

  “那如果你留下来,我每个月给你3000美金,你看可以吗?” 

  “那不行。”廖仲宾笑着摇摇头。 

  “那你要多少工资才肯留下来呢?” 

  “先生,对不起,不是钱的问题。我是中国工人,是我的企业培养了我,我才能从一个农民的儿子,成长为一名炼钢技师,我只有在我的企业里,为我祖国炼钢,我人生的价值才能得到充分体现。” 

  “你回去,每天工作时间是那么的长,而工资报酬又不是很高,你留下来,我们可以给你工程师的待遇,只让你作技术指导,你有什么要求和条件,我们都可以答应你。”巴方经理仍不死心地邀请道。 

  “什么条件都没有,谢谢你对我们中国工人的看重,我是一名中国炼钢工,我的一切都属于我的祖国。” 

  “我是中国工人”,平凡的话语,彰显着共产党人廖仲宾人在国外、心系祖国、实践对国家和民族承诺、为祖国争光的伟岸胸襟。 

  “成功的花,人们只惊慕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几年来,他笔耕不辍,总结出近20万字的工作体会,提炼出近百项工艺改进措施,有20项还写进了铁道部工艺标准。电炉四班现在仍掌握着具有国际领先水平的E级钢冶炼技术。从2001年起,班组钢水废品率每年都以50%的速度递减、5年节约价值近千万元。

[责任编辑:杨晓] 上一篇文章:蔡红霞:特殊患者心中的“最美霞光”
下一篇文章:黎吼平:十年如一日的反扒尖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