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取消商业性和群众性体育赛事审批,最大限度为企业“松绑”。这是国务院不断简政放权的一个缩影。一年多来,国务院已经先后取消和下放7批共632项行政审批等事项。一系列简政放权的举措持续发力,大大激发了市场活力。

  李克强:改革创新谋发展奋发进取求实效

  李克强指出,要落实国务院部署,推进六大举措。一是持续推进简政放权,并抓住有利时间窗口,有序推进非基本公共服务、资源、环保等价格改革。

  李克强强调,要看到我国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主要矛盾、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地位“三个没有变”,必须紧紧围绕经济建设这个中心,抓住发展这个第一要务,努力实现科学发展。【详细

  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 决定进一步简政放权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8月1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推出进一步简政放权措施、持续扩大改革成效,部署加快发展科技服务业、为创新驱动提供支撑。

  会议强调,要持续把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作为政府自我革命的“先手棋”和宏观调控的“当头炮”,不断向纵深推进,用硬措施打掉“拦路虎”,让市场主体“舒筋骨”,为创业兴业开路、为企业发展松绑、为扩大就业助力,为经济社会发展增添新动力,以促改革稳增长。【详细

  五部法律修正案草案通过 保障简政放权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7月9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决定免征新能源汽车车辆购置税,围绕推进简政放权,通过相关法律修正案草案和行政法规修改决定。

  会议指出,按照政府工作报告部署,为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促进公平竞争,今年以来国务院又取消和下放了一批行政审批项目,其中有些涉及法律法规修改,要及时跟进,使简政放权有法治保障。【详细

18.jpg
9月11日,李克强考察天津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看到简政放权后一枚公章取代过去109枚公章的权限,他拿起一枚作废公章说,这章做得多结实啊,不知曾经束缚了多少人。
2.jpg
9月18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考察调研上海自贸区,上海自贸区用3张桌面向总理展示负面清单管理的探索。总理指着空出大半的橙色桌面说,要继续压缩负面清单,给市场“让”出更大空间。

  从国务院各部门到地方各省市,从北京中关村到上海自贸试验区,中国正在密集地推动简政放权,彰显打造“有限政府”的决心和行动。

  商务部:境外投资管理办法将进一步简政放权

  商务部对外投资和经济合作司负责人对新修订的《境外投资管理办法》进行了解读,《办法》进一步简政放权,实行“备案为主、核准为辅”的管理模式,并最大限度地缩小核准范围,大幅提高了境外投资的便利化水平。

  《办法》是商务部贯彻落实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和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减少行政审批、加大简政放权力度精神的重要举措。【详细

  税务总局简政放权出新招 取消11种涉税文书报表

  税务总局日前发布,在第一批取消简并15项涉税文书报表的基础上,再取消《货物运输业自开票纳税人认定表》等11项涉税文书报表。至此,税务总局今年已分三批取消29项进户执法项目。

  中国社科院全球宏观经济研究室主任张斌认为,这是落实转变职能、简政放权要求的具体体现,也是切实降低纳税人尤其是中小纳税人税收负担的重要举措。【详细

  广西推进简政放权 财政供养人员只减不增

  广西壮族自治区官方3月28日向媒体通报,广西全面启动政府职能转变和机构改革工作,去年以来共分两批先后取消、下放和调整合并行政审批事项380项。广西将严格控制机构编制,确保财政供养人员只减不增。

  广西力争通过创新机构编制管理,盘活用好现有编制,建立控编减编长效机制,加强监督检查,解决机构庞杂、人员臃肿、人浮于事等现象,严格控制政府规模,努力降低行政成本,把更多财力用于改善民生。【详细

3.jpg
浙江从2013年年初至今,已累计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03项。其中,在嘉兴推进的市县审批层级一体化改革试点,已基本达到“市县同权”。
5.jpg
海口市现非行政许可事项27项,今后将中止或全部取消。今后海口将逐步达到无非行政许可事项,有些行政许可事项将下放到区、街道,对市民或企业来说,办事将会越来越方便。

  转变职能、简政放权,被作为本届政府开门第一件大事。而从行政审批事项取消下放到公布“权力清单”各方舆论都在持续关注中。

  领会此轮简政放权的深意

  经过梳理不难发现,今年以来简政放权主要从向市场放权、向社会移权、向下放权、对政府职能进行精简4个层面展开。

  此轮简政放权的同时,特别注重强化监督,力图避免“一放就乱、一乱就收”的悖论,防止改革遭遇阻力而走回头路。【详细

  仍存"放小不放大"等问题 与公众感受存反差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吕薇提出,下放的审批权比较多,但是真正取消的权力比较少,在放权当中存在放小不放大、放责不放权、放虚不放实的问题。

  当前,行政审批制度改革还在逐步深入,举措与成效的显现还有一个过程,难免在公众感受上产生“迟滞效应”。【详细

  简政放权要避免运动型治理

  简政放权一直是当下改革的重要内容。事实上,自2001年我国启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十余年来,行政审批项目呈现出“批发式减少,零售式增加”的格局。结果是,中央级、地方级掌管的审批数量依然庞大,尤其是核心审批项目岿然不动。市场、社会并未如预期般享受到简政放权的实惠。

  简政放权为何这么难?仔细研究不难发现,已有改革措施是不定期且高度依赖中央政府自上而下推动的,带有明显的运动型治理特征。这种“运动式”简政放权的局限性日渐突出。【详细

7.jpg
专家分析,简政放权需要法治护航,防止“越减越肥”现象。此外,保障改革惠及民生,需要引入第三方评价机制,严抓政策落实。
6.jpg
改革本身就是触动利益的事情,更何况涉及的还是审批这种实实在在的权力。在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中,各地仍常有“边减边增、明减暗增”的数字游戏,也常有“有利不放、无利推让”的隐性规则。
17.jpg

  改革红利惠及人民,发展成果属于人民,社会稳定造福人民——找准改革发展稳定的平衡点,大力推进简政放权,全面深化改革凝心聚力,踏浪前行。

  相关链接
11.jpg
简政放权激发市场活力
12.jpg
含金量不高 地方怕出乱子
13.jpg
企业信息公示是重大举措
14.jpg
触及部门利益遭抵触
15.jpg
强调用硬措施打掉"拦路虎"
16.jpg
部分放权存在"截留"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