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援藏干部宋征:我只做了自己应该做的

时间:2015-08-26 12:35:00作者:新闻来源:西藏日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带出一个像样的产房,留下一支合格的助产队伍!”这是北京助产士宋征的援藏心愿。 

  在拉萨市妇幼保健院,有一个忙碌的身影不停地穿梭,妇产科的藏族护士们亲切地称呼她为宋老师,她就是来自北京妇产医院援藏助产士宋征。摘掉橡胶手套、脱去手术服、洗净双手……又顺利完成一例新生儿接生手术。2013年7月到拉萨以来,这样的场景几乎是宋征每日的工作常态。 

  回想起初到拉萨的感觉仍让宋征历历在目。“当飞机到达拉萨贡嘎机场上空开始下降时,缺氧的感觉就开始向我袭来,呼吸不觉中已经开始加快。等到候机楼取行李时,我已经头晕脑胀了,脚下如同踩在棉花上一样轻飘飘的。哪怕是稍微加快脚步或者搬运行李,就有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简短的欢迎仪式和晚餐过后,我的脑袋已经完全发懵,昏昏欲睡。”之后的三天里,宋征每天的血氧饱和度只有75%,心率110-120次/分,整天睁不开眼睛也吃不下去饭,三天就瘦了7斤。 

  剧烈的高原反应并没有吓倒宋征,她仔细查阅相关资料,寻找克服高原反应的方法。一周后,宋征凭借自己的毅力和决心战胜了高原反应。为了能尽快融入新的环境、更好地开展工作,宋征开始向身边的藏族同事学习,也喝起了酥油茶,吃上了糌粑。采访中,她开心地告诉记者:“连我们科主任都说我是第一个在这么短时间内就能和科里的人一起喝酥油茶、吃糌粑的援藏医生!”为了方便工作,宋征还向藏族同事学习藏语,很快就成为了第一个用藏语与患者交流的援藏医生。 

  每一个援藏医生来到西藏之后都有一个相同的职责——“传、帮、带”。宋征在到藏的第三个月,就主动要求进入夜班轮值。因为产科的特点是夜班的产妇分娩人数比白班多,因此只有值夜班才能更好地指导助产人员,以提高助产人员的助产技能。 

  宋征与院领导、科主任、护士长协商后,根据实际情况,还因地制宜地建立了一系列管理制度。随着“定期授课”制度、“晨课”和“病历分析”制度、统一“五大助产专科技术操作”评分考核等制度的实施,科室内整体工作技巧水平有了大幅度提升。 

  次仁玉珍是宋征“传帮带”的徒弟,目前,已能独立值班助产。她说:“宋老师很有耐心,教得也细心,现在我们助产的各个步骤都跟北京的大医院一样严格按标准执行。她要求我们一定要进行组织麻醉,还手把手教我们怎样接生对产妇能最大程度减少痛苦。我和同事们感觉进步很大。” 

  2014年6月的第11个世界献血者日,宋征主动请缨要为藏族同胞献血。得知她要去献血的消息,同她一起援藏的同事怕她身体受不了,劝她“进藏后你都瘦了12斤了,再献血身体会吃不消啊!” 

  其实对宋征而言,高原献血这也是头一次,她告诉记者:“全世界每天有约800名妇女死于妊娠或分娩相关并发症,而绝大部分都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产科出血是我国孕产妇死亡的第一死因,而90%可以通过安全输血避免。身为产科医护人员,对此我应该作出榜样!” 

  2014年6月10日,拉萨市妇幼保健院党员大会一致表决通过宋征成为中共预备党员,她是第七批援藏人员进藏后发展的第一个中共预备党员。 

  去年7月,宋征的医疗援藏结束,她申请再留1年。“援藏是一种责任,是一次历练,更是一生的财富。”说起医疗援藏的感受,宋征告诉记者:“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里非常真挚的医患感情,我只做了一些我自己应该做的,产妇和她的家人就会感谢万分,让我觉得温暖,让我更想为他们多做一些,让我觉得自己所做的都是有意义的!”(记者 魏山 扎西班典 王惠芳)

[责任编辑:刘帆]
上一篇文章:检察官的一天:走近援藏博士后周亦峰
下一篇文章:医疗人才"组团式"援藏开启援藏新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