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库>>2015年>>201503>>检察风采.西安新城>>新城动态

我的未检实习手记

时间:2021-04-25 16:00:00作者:陈宇恒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正义网4月25日电(通讯员 陈宇恒)20213月,我院迎来了洋溢着青春热情的实习生,他怀揣梦想,憧憬未来,临近尾声,他有话要说......

  “我父亲不管我,对我从来只有拳脚”、“我不回家,回家也是干仗”、“直接收监判刑吧,我管不了他了”、“我妈妈不要我了”、“我在叔叔家醒来的时候感觉浑身疼”······接触案子的过程中,听着未成年当事人的自述和看着卷宗上触目惊心的文字,已是阳春三月,却感觉阳光仍未带走严冬的寒意。虽仅历时月余,但此次实习却留下了太多难以磨灭的回忆。

  提审过程中······

  “孩子平时很乖,性子直白,这次是受人蛊惑才会犯错误,请求国家给他一次机会······”耳边似乎还停留着男人焦急的话语,他脸上充满了祈求,神情萎靡。因为嫌疑人尚未成年,所以法定代理人必须到场,在看守所门口见到他时,他似乎已经早早等候在那儿,面容枯槁,脸色蜡黄,手掌像干裂的树皮,几乎全身上下都在显露着焦急和无奈。疫情原因,讯问只能远程进行,孩子并不知道父亲也来了,检察官老师给他说讯问时他父亲也会在场,或许是因为镜头没有给他父亲,他脸上并没有明显的变化,像是印证着他父亲的话语,对检察官的问题他常常会错意,答非所问,不难感觉到他思维方式的直白,也许是看守所环境带来的心理压力,他尚显青涩的脸上写满了疲倦。

  讯问结束后,为贯彻未成年人“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检察官特别安排了亲情会见,当镜头给他父亲时,他情绪慢慢失控,或许因为有“外人”在场,他强忍着眼泪,声音颤抖的问能不能让他跟父亲单独说会儿话,基于程序要求这显然不允许。看着父子俩隔着镜头崩溃痛哭的场景给灵魂带来的冲击无以伦比,像是儿时作文里写的,父爱如山,男人不善言辞却在两个“外人”面前对着镜头里的儿子痛哭,也许是父亲平时跟儿子很少交流,也许是儿子基本不跟父亲交流,但这一次,我想在他央求着跟父亲独处时,平日里再怎样张牙舞爪、不可一世的“孩子”也许是真的知道错了。

  听证进行时······

  “呀,花开了!”从同部门检察官老师的言语间似乎能感受到她心中的欢喜。隔壁办公室里初绽的花叫不出名字,但开得格外喜人,小小的花瓣给今年迟来的春天带来了一抹暖意。在忙碌了一天配合隔壁检察官老师准备完听证会的材料后,看着办公室里悄然绽放的花骨朵,让人也不自觉地感觉到欣喜。听证会准时召开,由于涉案时嫌疑人尚未满18岁,故听证会不公开。

  十年前的一个夜晚,三个少年在路边盗窃了一辆小轿车,销赃后得到两千余元,在车主报案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十年间,其中两位陆续到案,但有这么一位,虽对其进行网上通缉,但依然未能抓获,他就是这次不公开听证会的主人公。“我在被通缉后有想过去自首,但是我父亲后来出车祸,母亲患有癌症瘫痪在床,我如果去自首,就没人照顾二老了。”听证会上,他声音哽咽,涉案长达十余年,曾经的少年如今已为人父。在被抓获后,他一人独自承担了对被害人的赔偿,钱是向亲戚朋友借的,在父母相继离世,操办完双亲的后事以后,他家中早已无以为继,人们都说律师是冷静、理智的代名词,然而,他的辩护人在对他的情况作说明时却情绪崩溃流泪,在这十年间,他经历了多少个提心吊胆、担惊受怕的夜晚?没有人知道,生活在阴影下的十余年,他一定不敢告诉自己的父母,都说犯罪分子是坏人,但一个能照顾瘫痪在床的双亲十余年的“孩子”,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呢。

  最终的听证结果是对他不起诉,让人在松一口气的同时不禁感慨,他获得了法律的救赎,但涉案的十余年里他都生活在社会的阴影之下,人的一生能有几个十年,为区区几百元葬送了自己本该丰富多彩的青春,灵魂的救赎又该如何获得?

  感悟深刻的一些话······

  平日里工作的时候总能听到部门老师们在说以前帮教的一个孩子考上了自己心仪的大学,最近又给她们回信了云云,每每谈及,嘴角总是不自觉上扬,听及此,虽遗憾未能有幸参与其中,但亦与有荣焉。

  然在未检的这些日子里,接触了许多案子,也接触了许多卷宗,见了太多青少年犯罪是因为家庭原因,或是亲子关系淡漠,或是父母离异,或是家庭暴力等等不一而足。萧伯纳曾说,家是世界上唯一隐藏人类缺点与失败,而同时也蕴藏着甜蜜与爱的地方。父母作为孩子的直接监护人,他们的未来,无论是一帆风顺还是穷困潦倒,父母才是该对这一切负责的人,孩子在出生以后,父母就得负责,这负责永无止境,程度超乎想象。

  一如影片《何以为家》里所说的,“生而不养,养而不教,何以为家······”

[责任编辑:张亿]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1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203552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