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女记者遭家暴致死 曾当同学面被丈夫殴打

时间:2017-11-24 14:03:00作者:新闻来源:新京报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在看守所,金柱穿着统一的棉衣,圆脸、平头,戴着黑色眼镜,显得憔悴而平静。

  因为不满妻子红梅在外应酬,手机关机,半夜11点半才回家,金柱多次酗酒并连续两天殴打妻子致其“因头部多次受到钝性外力作用致颅内出血而死亡”。2017年3月20日,内蒙古自治区鄂尔多斯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以故意伤害罪对红梅的丈夫金柱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属故意伤害罪的顶格判决。

  红梅之死发生在《反家暴法》落地一个多月之际,是内蒙古自治区首例公开审理、宣判的家暴案件,具有标杆意义,被司法界和社会关注。红梅家属的代理律师曹春风希望能通过此案,提醒女性预防家暴。

  殴打

  杭锦旗是内蒙古鄂尔多斯市2区7旗里最穷困的地方。1974年出生的金柱,案发前是杭锦旗安全监督管理局职工。其妻红梅,比金柱小两岁,是杭锦旗广电中心的记者。2001年,金柱和红梅结婚。

  2016年4月5日,午饭时红梅告诉金柱,晚上有个想搞点绿化的人找到她,帮着做做宣传。当天晚上,红梅没有回家吃饭。

  红梅长着一对大花眼(当地话指大双眼皮),身高1.73米,体重只有100斤多一点。红梅姐姐咏梅和金柱妹妹萨日娜都说她长相漂亮,高高瘦瘦的,穿什么都好看。

  因工作关系,红梅经常要跟随领导下乡或是为企业制作内容,应酬较多。有时候应酬很晚回家或是不回家,儿子那日松(化名)就会一直等着,金柱对此一直不满。

  据一审判决书,这天晚上九点开始,金柱自己开始在家喝酒,多次给红梅打电话却发现关机。到晚上11点半左右,金柱开车出去找,到小区花池附近时,发现在小区门口,红梅从一台出租车上下来了。

  判决书显示,金柱“走到红梅旁边打了红梅几个耳光,致被害人红梅倒地后又踢了被害人红梅。之后被告人金柱将被害人红梅扶到车后座,自己坐在驾驶座上后揪住被害人红梅的头发,往车后门玻璃上撞击被害人头部”。

  回家后,两人再次发生争吵。4月6日上午,红梅向单位请了假,没有去上班。

  当天下午,金柱送儿子到学校后,继续喝了两瓶白酒。判决书称,“15时40分许,被告人金柱在二楼与被害人红梅发生争吵,并再次殴打被害人红梅”。

  隔壁邻居只听到咚咚撞击声,好像还有女人在呻吟,每一声都拉得很长。判决书显示,邻居还听到了红梅用蒙语大声说了几句,语速很快,好像是在骂人,声音很清晰。

  判决书称,“后被告人发现被害人红梅在二楼的卧室床边趴着,口吐白沫……被告人于18时56分拨打120急救电话。120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发现被害人红梅没有生命体征,经抢救无效而死亡。经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鉴定,被害人红梅系因头部多次受到钝性外力作用致颅内出血而死亡。”

  杭锦旗公安局刑侦大队的郭玉捷副大队长赶到现场时,看到门外走廊地上是破碎的镜片,金柱没戴眼镜,抱着媳妇坐在床上,“家具没有东倒西歪,很正常,就像平常过日子”。

  姐姐咏梅最后一次见到妹妹,是在案发这天上午。两人一起到杭锦旗法院领取撤销起诉借贷纠纷案的民事裁定书,咏梅看见红梅粉底下的鼻子上有点发青。红梅告诉咏梅,金柱又打她了。

  金柱的眼镜是被咏梅打掉的。她看到妹妹手脚凉透,面部发蓝、鼻子有些发青。在得知妹妹失去生命体征后,她跟金柱红梅的儿子那日松一起扑打金柱,还动用了拖把。金柱的脸也被抓破,流了血。

  事后的庭审中,金柱说,除对部分时间段发生的事情记不清外,对指控并无异议。他称 “从怎么回的家开始到发现红梅倒在地上,纯粹是空白,我也奇怪”。

  15年生活

  金柱红梅家中,案发后,金柱的父亲、杭锦旗交通局退休职工布庆道巴图独居于此。因为脑干出血,布庆道巴图走路要拄拐。每年两次,他去北京住院治疗。

  这套小二层本来是金柱妈妈德力格尔玛的房子。十几年前,德力格尔玛还在区妇联工作,锡尼镇政府给镇上干部统一办的贷款买的。金柱和红梅结婚后搬了过来与金柱父母同住,直到分家,老两口搬了出去。

  一层是客厅和布庆道巴图的卧室,客厅里有一幅蒙文刺绣,是以前德力格尔玛绣了送给孙子的,意思是“永远的、永恒的爱”。二楼有那日松的卧室,洗手间、金柱红梅的主卧、一小间书房。

  楼梯和厨房有部分墙皮长期脱落、没有维修,这被德力格尔玛认为是年轻人不会过日子的表现,“比牧户还不如”。

  金柱和红梅结婚15年了。他们是小学同学,红梅的母亲当过他们的老师。2004年,两人的儿子那日松出生。咏梅说,两人不吵架的时候,有说有笑感情挺好的,还经常一起回咏梅父母家吃饭。

  在咏梅眼里,红梅爱说爱唱、人缘好,忙碌应酬,更有能力、更受欢迎。她最好的朋友巴音花日说,“只见过一次红梅跟人闹别扭,是她的同事,平时红梅管她叫姐,当时也就是为工作高声说了几句”。

  巴音花日告诉剥洋葱,金柱在同学里后来是不受欢迎的。他小心眼,5分钟就要给红梅打次电话;不和人来往,不说话只酗酒,当着同学们的面殴打红梅,并且原因不明。

  在巴音花日看来,红梅当了记者,金柱还是个普通职工,工作也不好好干。红梅的舅舅李功勤认为金柱爱喝酒打人还赌博、外遇,就是个小混混。

  没人知道金柱第一次家暴发生在什么时候。

  在咏梅的回忆里,红梅和金柱订婚后就被家暴5次,当时红梅还不愿意退婚。起诉书显示,“被害人与被告人从结婚到事发,被告人经常殴打被害人,2013年10月初,因被害人与同学吃饭的琐事,殴打了被害人,经杭锦旗人民医院检查,被害人枕骨凹陷性粉碎性骨折。”

  红梅的父亲哈斯卜生尔和咏梅为此一直胸有愤懑,称那次骨折导致红梅住院,但金柱家人从来没看过,甚至金柱都没去看过,没出过一分钱。咏梅认为布庆道巴图一家都不会做人。

  布庆道巴图一家直到看到判决书上这段内容,才知道有这件事。金柱从来没说过。

  布庆道巴图曾见过两人打架。金柱有话说不出,急了就打,红梅伶牙俐齿,嘴也不饶人。两人拉扯中,金柱的脸曾被挠破。小两口一吵架,红梅就会到隔壁房间跟儿子住。

  杭锦旗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郭玉捷称,家暴属于法院自诉案件,公安局从来没有接到过红梅的报警。

  据咏梅说因为家暴,同学朋友亲戚等多次劝红梅离婚,红梅自己也想。2015年,她带着儿子在外租房住了一年,布庆道巴图因为想念孙子还去探望过。

  但即使这样的决心,离婚最后仍不了了之,以至于红梅再被打,咏梅自己都不再劝了,“听红梅诉诉苦,过几天他俩又会和好”。

  小城里离婚是不光彩的事,对孩子也不好。好强的红梅很少对外人提及她的“家丑”,在咏梅看来,妹妹红梅太善良、为人又好强、好面子,人言可畏和硬生生的拳头相比,“红梅宁可选择后者”。

  咏梅还说,红梅更害怕因为离婚金柱会报复自己的家人,“红梅跟我说过,如果跟金柱离婚,金柱首先会杀了儿子,然后是岳父岳母一家。”她们的父亲哈斯生卜尔曾经在枕头底下放过铁器,用来自卫,“我们都很害怕”。

  和咏梅、红梅在同一办公室的杭锦旗广电中心蒙语编辑部主任莎日娜告诉记者,红梅还怕离婚后,金柱会喝酒喝死;金柱还要在社会上混,如果报了警,会让他很没面子,难以生存。

[责任编辑:宋书敏]
下一篇文章:杭州女高管年薪200万 被练散打的老公家暴10多年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1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203552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