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继龙:大亚湾——中国核电第一步

时间:2018-11-28 10:13:00作者:刘飞新闻来源:央广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编者按:1978年,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历史征程。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从农村到城市,从试点到推广,从经济体制改革到全面深化改革,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中国人民用双手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的壮丽史诗。” 

  在这场深刻改变中国、深刻影响世界的伟大变革中,有多少波澜壮阔的征程,有多少值得铭记的时刻?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踏着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轨迹,寻访到很多重大历史事件的亲历者,记录他们的回忆、他们的思考、他们的展望。 

  回望历史,是为了汲取继续前行的力量。中国之声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别报道《见证》,今天推出《濮继龙:大亚湾——中国核电第一步》。

  

  濮继龙接受采访 

  央广网深圳5月25日消息(记者刘飞)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1993年8月31日,我国第一座引进外资、设备和技术建设的大型核电站——广东大亚湾核电站一号机组并网发电成功。它也是我国第一座大型商业核电站。

  濮继龙,1943年生,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是我国最早赴美从事核安全分析的访问学者之一。1997年,濮继龙从法方厂长手里接过了大亚湾核电站厂长的职务,成为第一任中方厂长。 

  1978年3月,全国科学大会召开。科学的春风从北京吹来时,濮继龙正在四川大山深处的三线做研究。濮继龙回忆,那时在山沟里比较闭塞。小平同志提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使得知识分子成了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当时,这在基地引起很大轰动。濮继龙说他们想改革开放后,是否可以到北京出差,更方便看文献。 

  濮继龙当时没想到,仅仅一年之后,我国11所高校就建立了出国留学人员培训部。1982年,39岁的濮继龙以访问学者的身份赴美国从事核安全研究。那时,更没有人会想到日后中国核电的发展速度。 

  濮继龙介绍,在美国的时候,美国人知道中国要发展核电,就说中国的路还很长远,他们认为传统的研发思路要走到商品化至少需要30年时间。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广东通过大亚湾核电站的高起点,发展得很快。 

  早在1978年12月,邓小平就宣布,中国已决定向法国购买两座核电站设备。当时,在改革开放大潮推动下,珠三角地区的经济建设正以前所未有的势头展开,电力供应却拖了后腿,停电成了家常便饭。电力供应能力急需提升,但在人口稠密地区建设核电站,即便在“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的深圳,谈判、争论也极其曲折而漫长。而对于核电站如何建,是技术引进还是自力更生,也存在很大分歧。 

  濮继龙介绍,当时很多人认为中国有很好的核工业体系,两弹有了,核潜艇有了,完全能自己建设核电站,不应引进,应自力更生。他们说先进技术买不来,只有自己研发才行得通。其实,话没有错,但是却把自力更生和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对立起来了。 

  除了技术,能不能“开门”引进资金?在许多人还在为姓资、姓社争论时,广东有意与香港中华电力公司采取合营方式建设核电站,提出“借贷建设、售电还钱、合资经营”的方案。 

  濮继龙说,当时主流的意识形态认为广东的做法不可行。自己没钱,全部借贷,大家觉得不可接受。大亚湾两台机组当时预算是40亿美元,国家外汇储备全投入这方面,其他方面怎么办?于是既无法自筹资金,又对引进外资心有疑虑。

   

  在广东省合营核电站可行性研究联合报告 

  一本本可行性研究报告、一次次谈判、一场场讨论,历时将近7年。最终,1985年1月18日,广东核电合营合同签字仪式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这个项目也成为当时国内最大的合资项目,项目投资总规模40亿美元,4亿美元为股金,36亿美元向欧洲国家贷款。广东核电投资有限公司占股75%,全部由中国银行担保贷款;香港核电投资有限公司占股25%。当时,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创举。

  1987年8月,大亚湾核电站1号核岛的基坑旁,搭起了一个临时工棚。开工典礼就在这一片黄土中进行。土里却透着“洋”,嘉宾的桌子上摆着当时进入中国不久、市面上难得买到的可口可乐。 

  濮继龙介绍,当时的财务模式90%是出口信贷,必须要买对方的东西,这是制约条件。另外,还存在配套问题。钟是同步的子母钟,这样才能保证每一个车间看到时钟是一致的,这也是从法国进口的。而大亚湾的国产化率仅有1%。

  从核心设备到电话、时钟、地砖,因进口设备、材料量大,距离大亚湾核电站40公里的深圳沙头角海关特意派工作人员常驻大亚湾办公。法方人员和随行家属生活的专家村里甚至办起了国际小学。 

  看得见的是进口设备和外国面孔,看不见的是外来管理理念。1991年,濮继龙从北京国家核安全局调到大亚湾核电站担任工程师,他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到核电站现场时感受到的那份“安静”。没有一面红旗、没有敲锣打鼓、没有人喊口号、没有献礼,大家都按部就班。他表示,这种大工业化管理给其印象太深。有时要赶工,就整天在那里,红旗飘飘、锣鼓喧天、吃饭在现场。法国人看到后很生气,勒令通通撤走。因为在现场吃饭,会引来老鼠,一旦钻到管子里就会把管子堵住,这叫“不明异物”。 

  在大亚湾核电站有一句话,叫“低头靠勇气,抬头靠实力”。摸清了现代核工业的模样,再加上自己科研基础好,经过几年的学习实践,1997年,大亚湾核电站首位中方厂长濮继龙走马上任。

  大亚湾核电站的钥匙交回到中国人的手上,比原计划提前了两年。 

  濮继龙解释,之所以最初请法国人当厂长,是因为对自身的技术能力、管理能力不放心,怕用国内的老一套办法来搞。所以濮继龙1997年接任厂长后,主要工作就是解决思想问题,回到过去的管理模式绝对行不通,要把那些想退回老路的人的路堵死。 

  这一年,邓小平逝世。当初项目签约时,邓小平曾与港方见证人嘉道理勋爵相约,要将合作项目作为对外开放的典范开一个庆祝会,遗憾的是,大亚湾建成投产后,他没能亲自去看一看。

  几十年间,大亚湾核电站的外国专家人数减少到个位数,项目国产化率不断提高。 

  通过引进、消化、吸收和持续的自主创新,中国已经实现百万千瓦级核电站的自主设计、自主制造、自主建设和自主运营,基本形成了完整的核电工业体系。 

  如今,中国核电项目也已经跨境出海,成为了新的“国家名片”。中国自主创新、拥有完整自主知识产权的三代核电技术“华龙一号”正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推广落地。 

  2016年9月,中国企业与法国电力集团、英国政府签署了英国新建核电项目一揽子合作协议,这是中国自主核电技术首次进入发达国家市场。 

  2018年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共同出席了台山核电站欧洲先进压水堆全球首堆工程命名揭牌仪式。 

  当年核电领域的师徒,如今终成合作伙伴。 

  见证者说: 

  濮继龙:我见证了中国核电发展过程中最重要的一步。如果没有国家改革开放的政策,不可能有引进外资、引进技术、引进人才、引进管理、引进设备的一套程序,不可能有大亚湾核电站。我们学会了系统化的管理方法,在国际市场上用市场化运作的方式建设、运行和发展了核电事业。

[责任编辑:杨晓] 上一篇文章:梁广大:"梁胆大"耕出的珠海特区试验田
下一篇文章:龙永图:入世让中国学会"共赢"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1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203552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