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专题库>>2021年>>202102>>数字经济研究联盟第三十一次会议>>文字聚焦

专家热议平台经济反垄断:监管规则仍需细化完善

时间:2021-03-23 15:46:00作者:于潇 杨景茹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正义网北京3月23日电(检察日报全媒体记者于潇 见习记者杨景茹)近日,数字经济研究联盟第三十一次会议暨《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后简称《指南》)解读和反垄断法修改研讨会于北京召开。与会专家以强化平台经济反垄断监管为主题,评析了《指南》在反垄断执法中的积极作用。

  《指南》积极回应平台垄断热点问题 

  《指南》共六章二十四条,立足我国平台经济领域发展现状和特点,以反垄断法为依据,强调平台经济领域的垄断行为应当适用反垄断法及有关配套法规、规章、指南等,释放互联网平台不是反垄断法外之地的明确信号。

  “创新,是《指南》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反垄断处处长卢雁表示,《指南》在征求意见稿的基础上开宗明义地于原则中强调创新,支持平台企业的创新发展。

  原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张穹指出,《指南》从实务角度,正面回应了一批社会关注的反垄断执法领域的热点问题,比如“二选一”、屏蔽封杀、大数据杀熟、数据垄断等。虽然这些常见表述有些舆论俗语、没有严格的法律定义,但《指南》还是运用对应的法律逻辑和语言,将这些有待纳入执法视野的热点问题,给以正面回答和准确表述,是一种积极的尝试。其中“二选一”已经立案调查,上述其他问题也应该尽快进入执法视野。

  “通观《指南》,总的精神是鼓励平台企业做大做强,以利于更好地参与国际竞争,这是《指南》的精髓。可以说,思考国内监管与全球监管的协调,这是制定者必须要面对的首要问题,《指南》也体现了这个平衡。"张穹说。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谢冬伟也认为,《指南》的出台为社会各界提供了明确预期,尤其有利于平台经济、平台企业合规经营,使内部制度合规,持续健康的发展。

  为适应平台经济发展的变化,监管部门对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的监管态度也由“包容审慎”调整为“依法科学高效监管”——这也是《指南》中确立的四条监管原则之一。在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曲创看来,《指南》能够有效保护市场的公平竞争。包括另外的“保护市场公平竞争”“激发创新创造活力”“维护各方合法利益”三条原则在内,曲创均表示了肯定,认为“这是监管部门站在国际视野下,分析平台竞争与反垄断相关问题的成果”。

  平台经济的有效竞争,是互联网平台具备国际竞争力的基本保障,更是不断催生具备国际竞争力的国内企业的前提。“可以说,反垄断不反对做大做强,加强反垄断监管,反而有助于更多企业做大做强,提升国际竞争力。”张穹认为,《指南》的发布将产生深远影响,在新发展理念指导下,要实现双循环的战略,就必须依法保护市场经济各类主体的活力,促进消费这一内生动力。

  “当前《指南》已经具备较为完整的体系,但要真正解决平台经济领域的垄断问题,促进数字经济健康发展,激发市场创新活力,还应当推进反垄断执法的可行性与可操作性。”郑州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王玉辉表示。

  平台经济反垄断规则仍需细化 

  历经多年的高速发展,如今,互联网平台面临着高质量发展的课题。如何进一步激发社会的创新创造活力、促进平台经济发展,符合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阶段和平台经济发展特点的反垄断监管规则,就显得尤为必要。当前,《指南》已经从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经营者集中、滥用行政权力排除限制竞争等方面,对涉及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法适用问题作出细化规定。

  “‘公平竞争’是反垄断法所追求的目标和价值所在。”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时建中明确指出,平台是创新的产物,顺应了先进生产力的发展方向,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是平台治理的一部分,平台治理作为数据治理的一部分,是国家治理体系的有机组成部分,规范平台的行为是为了更好引导平台的发展。

  对此,张穹表示认同,他提出,市场资源配置中,竞争机制具有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然而数字经济时代,超级平台利用优势地位实施的垄断行为,已经成为了平台提高竞争对手成本的工具,不利于数字经济发展。《指南》的出台,将为维护平台经济领域良好秩序、促进各类市场主体依法合规提供有力立法支持,鼓励竞争,保护公平竞争,对平台经济市场竞争行为规范、引导、调节,尽量减少竞争可能产生的消极影响。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组成员、中国人民大学数字经济竞争法研究中心主任孟雁北也指出,平台经济和数字经济的治理是系统性工程,我国反垄断法修订过程中需要关注公平竞争审查制度的法治化问题,应重新梳理和确定反垄断法和相关数字经济和平台治理经济法律的关系。

  “面对平台企业的数据垄断行为,必须从立法层面予以高度重视。”中国人民大学竞争法研究所执行所长、区块链研究院执行院长杨东教授表示,目前我国反垄断法专章设置数字经济条款的时机已经成熟,为保持反垄断法旧体系的完整性,建议对数字经济反垄断条款进行专章规定。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管理编辑部主任、现代经济研究院院长韦大乐认为,平台经济反垄断既要遵循法治建设规律,又要遵循平台发展规律,即创新发展规律、竞争发展规律与分享发展规律,让反垄断法真正服务于数字时代经济高质量发展。

  反垄断监管要审慎,做到“适度”包容 

  互联网迅速发展,政府、个人的大数据单向度流向互联网平台,平台通过资本逻辑构建了巨大的数据控制力。在规范平台发展过程中,竞争、创新和消费者利益等三者的关系,就成了敏感话题。

  聚焦平台经济领域参与各方的利益关系,西南政法大学经济法学院、人工智能法律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叶明表示,反垄断监管在保护平台经济领域公平竞争,应充分发挥平台经济推动资源配置优化、技术进步、效率提升的同时,着力维护平台内经营者、消费者和从业人员等各方主体的合法权益。

  “数字产业发展需要细化监管、精准监管、科学监管,在具体案件中平衡行业特点、技术创新、商业模式,不断完善平台经济反垄断规则。”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组成员、对外经贸大学法学院经济法系主任黄勇教授强调。

  “目前,互联网平台经济进入‘公共俘获阶段’,互联网平台巨头超越原有行业边界,渗透至更多公共领域。”在互联网实验室创始人、中国互联网协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方兴东教授看来,中国治理现代化中,数字治理是核心,也是基础,实现数据开放、有效治理才是社会发展、行业发展、技术创新最好的保障。

  “我国数据治理一些方面落后于欧盟,但是在数字经济反垄断和竞争领域立法和执法经验上,并不落后于其他国家。”杨东介绍,从近年来实践来看,我国数字经济反垄断领域执法具有相当经验。

  “国家需重视事前规制,而不是在垄断造成市场秩序混乱、消费者权益损害后才对平台进行处罚。”北京外国语大学电子商务与网络犯罪研究中心主任王文华教授强调。

  “要拓展反垄断执法的渠道,来完善民事诉讼的相关制度。”海南大学副校长叶光亮坦言,数字经济时代企业垄断的手段具有高效和隐蔽的特点,企业可以运用数字技术、数据垄断、平台封禁等专业且多变的垄断工具来实现垄断——这对反垄断执法机构的执法成本和执法能力,都是极大挑战。因此,反垄断民事诉讼应该发挥积极作用,市场主体专业力量应该成为反垄断行政执法强有力的补充。同时,还应建立健全反垄断集体诉讼制度,形成反垄断民事诉讼与行政执法的有效互补。

  通过创新推动技术前沿发展,不仅是平台的当务之急,也是新一轮创新驱动的重要动力。在叶光亮看来,反垄断法介入到平台经济,永远要坚持审慎的原则和理念,只有平台企业能够不受阻碍地进入各类行业,即市场具备“可竞争性”,才能保证有足够的有效竞争并充满活力。

  “可以说,此次《指南》的出台,对平台不正当竞争现象产生了威慑作用,有利于健全公平竞争审查机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原国家发改委价监与反垄断局副局长李青表达了期待,未来将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执法和司法,不断结合新情况,提升综合市场综合监管能力,推动平台经济健康、有序发展。

[责任编辑:马志为]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Copyright © 2021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义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
京ICP备13018232号-3 国家广电总局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1042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京公网安备 1101070200007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203552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网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642 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