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护每一个孩子 放飞每一份希望

时间:2016-05-23 10:27:00作者:冯利云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大学毕业后,我被招录到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检察院,成为一名检察官。从书记员做起,日常工作就是打卷、装订卷宗、跑跑腿,协助案件承办人提审,一直没有机会出庭支持公诉。直到有一天,带我的老师对我说:“小冯,跟我一起去开庭吧,你也该锻炼锻炼了。”就这样,第一次参与了庭审。 

  第一次出席法庭支持公诉,是一起未成年人抢劫案件。被告人高阳光是一个15岁的小伙子,整个庭审过程倒也顺利,按规定要对未成年人进行法制教育,这个重任落在了我肩上。还记得我对高阳光说:“孩子,就像你的名字一样,你是一个帅气阳光的大男孩,你这样做如何对得起你的父母,希望你能真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早日回归正途。”话音刚落,令我想不到的是,这个倔强的孩子竟然扑通一声给自己的父亲跪下了,他含泪乞求父亲的原谅。父子俩当庭抱头痛哭,那一幕让我禁不住潸然泪下,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尽我所能阻止未成年人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避免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 

  接下来的八年公诉工作生涯中,我经常受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阅卷、提审、开庭、走访,一本本的卷宗、一个个案件让我揪心,一个个稚嫩的脸庞总在脑海中浮现,使我根本无法将这些天真的面孔与一双双罪恶的双手联系在一起。我时常会陷入沉思:他们为什么会走上犯罪的道路,是谁让他们变成这样,谁又能拯救他们这群折翼的天使? 

  于是,我主动要求到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办案组,专门办理各类未成年人刑事案件,以便有更多的机会接触这类未成年人。为了更深入地了解他们犯罪的原因,我开始深入少管所、看守所、未成年人监狱,通过和他们谈生活,谈工作,谈理想进行沟通,也曾多次与他们的管教、同学及家人聊天,尽可能地来解答我心中的疑惑。我惊喜的发现,他们在心中都有一个美好的梦想,可是在追求梦想的途中遇到了各种坎坷困难,在他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人出现,没有一句鼓励的话,没有一个温暖的怀抱,没有一个信任的眼神,这种缺失让他们失望甚至绝望,以至于自暴自弃,寻找刺激去填补内心的空虚,最终一步步自我沦陷,走上了违法犯罪的道路。 

  2012年,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检察院成立了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凭着对未检工作一腔热情和多年来积累的丰富工作经验,我通过竞争上岗当上了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科长。恰好这时新刑诉法的出台给未成年人带来了福音。合适成年人、社会调查、附条件不起诉、犯罪记录封存等一系列制度的建立,都是为了教育、感化、挽救未成年人,让未检工作大有可为。 

  未检科刚成立,一切都要从头开始,工作也更加忙碌,除了日常办案工作外,还要就新刑诉法在工作中的具体实施应用进行建章立制,与相关部门会签文件,同时还要考察帮教基地、创新工作机制。我成了一个多面手,出庭时我是一名公诉人,唇枪舌战;谈心时,我成了一个知音朋友,无话不谈;家访时,我成了一位妈妈,苦口婆心;讲台上,我成了一位老师,传道授业。设计法律知识手册时又成了一名兼职设计师,将真实的案例改编成情景剧又做了一回导演,我通过培训获得了二级心理咨询师证书,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我在不断的学习中自我成长,提升帮助未成年人的本领。 

  未检工作有苦也有乐。一天,我安排的工作特别的多,非常忙碌,心情沉闷。突然电话铃响了,我有些焦躁,不太情愿的拿起电话,一个清脆中带着激动的声音响起:“冯阿姨,我是小鑫,我考上大学了,第一时间给你报告这个好消息。”心情一下多云转晴,豁然开朗,倍感欣慰。我激动地对小鑫说:“阿姨要兑现承诺,陪你到学校报到。”就像我的孩子考上大学一样,非常骄傲的陪小鑫去郑州的一所大学报到。看着小鑫走进学校的背影,我想起了一年前第一次见到小鑫的情景。 

  17岁的小鑫还是个大男孩,在郑州一中学读高二,暑假期间因抢了低年级同学一部苹果手机被公安机关抓获,羁押在郑州市第二看守所。我在看守所第一次见到小鑫,他有点害羞,头发略长,染成了红色。我问他家人的联系方式,他目光躲闪,在我的一再追问下,他才说出他爸爸一年前去世,妈妈几个月前改嫁,他在学校住校几个月没有回家,也没有和家里通过电话。我问:“你想妈妈吗?”小鑫说:“我更想我爸爸。世界上只有爸爸对我好。”我说:“妈妈不好吗?我下次带着你妈妈来见你吧。”“她不会来的。”小鑫说完,就低头沉默。 

  回去后,我按照小鑫给的地址,辗转找到了小鑫的妈妈。没想到小鑫的妈妈说,自己和他爸爸早就离婚了,这些年一直在外打工,很少回家,连他爸爸的葬礼也没有参加,小鑫不愿意原谅她,自己也没脸见儿子。在我的劝说下,小鑫妈妈终于到看守所见了儿子,小鑫在泪眼中原谅了妈妈。为了让小鑫继续完成学业,参加第二年的高考,我对小鑫展开社会调查。走访过程中,小鑫的班主任告诉我,小鑫平时沉默寡言,成绩虽一般,却很热爱体育,也乐于助人,不是个坏孩子,就是最近一年来成绩下滑厉害。我给老师说了事情的原委,并请求老师多帮助小鑫,圆了小鑫的大学梦,这是他最好的出路。我们为小鑫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对小鑫的案件作出附条件不起诉处理,并经常鼓励他,我对他说,如果能考上大学,就陪他去学校报到。他真的改过自新,圆了大学梦,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从事未检工作时间久了,我发现像小鑫这样的失足孩子有个共性问题,那就是家庭的不完整,家庭教育的缺失,这成为他们走上犯罪道路的重要诱因。很多孩子父母离异,生活在单亲家庭,也有父母平时忙于工作,由爷爷奶奶隔代抚养,还有存在家庭暴力、家庭不和睦等情况。这些家庭的孩子缺乏关爱、缺少监管,容易走上犯罪道路。于是,我把更多精力放在失足孩子的家庭上,积极开展社会调查,开设家长课堂,将真实的案例改编成情景剧《我想参加高考》、《妈妈,我错了》,通过各种努力帮助他们修复亲情。 

  很多时候,要趁着下班时去家访,有时要到深夜才能回家。为了不耽误孩子上课,尽量在节假日通知取保候审的未成年人到单位接受讯问。暑假期间,我到社区带领孩子参加暑期夏令营,开展法制教育活动。然而,我留给自己孩子的时间却特别少,就算在家,还要写法制讲稿。偶尔陪女儿一起玩,女儿问我:“妈妈,你今天没有把工作带回家?”我听了就感觉特别惭愧。可每当看到那些失足的孩子,我觉得他们更需要我,又义无反顾的投入到工作中。 

  几年来,我们创立了“3+4+5”工作模式,在社区设立了“未成年人法制教育辅导站”,建立了“家庭、学校、社会”三位一体的工作模式;成立了合适成年人、社会调查员、法律援助律师、法制副校长四支队伍;开辟了“心理疏导、帮教基地、公益劳动、社区矫正、技能培训”五种帮教途径。通过打造“青春护航工程”,教育、挽救更多的失足青少年。 

  同时,另外一个未成年人群体也一样需要我们去帮助、去关怀,那就是未成年被害人,特别是那些遭受性侵犯的未成年被害人更需要呵护和关爱。有个案件每每想起仍深感痛心,成年人张某在一学校门口,以送东西为借口将一名女生骗到一个偏僻的地方,持刀威胁强奸了这名八岁的小女孩。张某可恨可恶,最终被判处十年有期徒刑,受到了应有的处罚。可是小女孩却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为了让小女孩早日走出阴影,过正常人的生活,我们送她到医院治疗,多次对她进行心理疏导。 

  几个月过去了,小女孩仍不愿意和任何人讲话,对着她的妈妈也只是哭。看着曾经可爱的孩子变成这样,我不能袖手旁观,没有放弃对她的疏导,一次次去看望,她不愿意说话却安静的聆听,我就讲给她听,讲我自己、讲我女儿、讲中外励志故事。我告诉她,相信她能战胜自己。终于,有一天她对着我笑了,她说她会好好上学,尽力忘记那些伤害。那一刻,看着她幼小却坚定的眼神,我很欣慰,她能慢慢走出伤害多么不易,她能够坚强地走出阴霾,我这才体会到未检工作的实质所在。他们不单单只是案件的当事人,更像是我的孩子一样,而我不仅是一名检察官,更是一位母亲。 

  未检工作30年,我只是历史长河中的一粒沙,尽管渺小,但也有自己的热情与执着。我热爱未检工作,热爱孩子们,愿意用我的一腔热血为他们撑起一片晴空。 

  教育一个孩子,让祖国的花朵自然绽放;感化一个心灵,让迷途的羔羊找到方向,挽救一个家庭,让社会的细胞和谐健康,这是我的追求。我愿用真心、真情、真爱为未成年人的青春护航,引领他们走向美好未来!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未检人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