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可以穿越时空

时间:2016-05-23 10:28:00作者:王岩新闻来源:正义网

评论投稿打印转发复制链接||字号

分享到:

  2008年的夏天,我从西南政法大学的校园里走出来,踏上了从检的道路,进入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检察院。当时的梦想是成为三尺公诉席上的一朵铿锵玫瑰——唇枪舌战、展我浩然正气,并不知道还有一种检察官叫未检人,他们剑胆琴心、春风化雨。2009年的春天,我们余杭区检察院成立未成年人刑事检察科,我被分到了未检科,专门负责未成年人刑事案件,心里不禁在想“未成年人案件,无非是小盗窃、小寻衅……都是些小案子,十分简单,对我而言,小菜一碟。”没多久,我拿到第一个未成年人报捕案件,是6个十四五岁的孩子抢上学路上其他孩子的随身钱财,公安机关以抢劫罪提请批准逮捕。第一次看到年纪这么小的犯罪嫌疑人,认定三次抢劫,起刑标准10年以上。我不禁打了个冷战,他们都还是十四五岁的孩子,想着自己这么大时是坐在教室里“天真无邪”的学习。法律纵然是铁面无私的,但对于这些孩子的一生是不是有不能承受之重呢?在看守所里,与这帮孩子们第一次见面,他们眼睛里的恐慌、绝望,回答问题时的忏悔,让我的心头不停地颤动。这种以大欺小、恃强凌弱,对其他孩子强拿硬要的行为在学校周边时有发生,这都应当认定为抢劫罪吗?我查阅了司法解释,终于找到了答案,这群孩子的行为性质应当定性为寻衅滋事,那么处理意见显而易见,他们都是无罪的。在他们被释放的那一刻,他们告诉我在学校周边这样的事情很多,他们以为这种行为不是犯法,只是“弱肉强食”的江湖规矩,以后他们再也不会做这样的傻事了。他们的父母也松了口气,孩子回来了,他们的希望回来了,家还是一个完整的家。看着孩子,看着父母,我在那一刻明白了一名未检人身上担子之重——承担了这些迷途孩子的未来,承担了他们家庭的未来。我们未检人对待每一个未成年案件,决不能掉以轻心,要时刻紧绷呵护未来这根弦。 

  第一个未成年人案子办完了,我发现未成年人案件看起来“小小的”,可让我想到了小时候学校顶楼上那几个“大大的”字——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个涉罪未成年人的人生可能会因为我们的处理走上不同的道路。未成年人工作并不那么简单,他们这么小的年纪为何会走上弯路呢?他们被判刑后又当如何回归社会?这都是一个未检人,应当深深思考的“大问题”。七年了,我办了上百件未成年人案件,这么小的孩子走上犯罪道路有的是不懂法,没有学过法;有的是学历低,低到初中没有毕业,面对社会上的诱惑迷失方向;有的家庭不幸福,缺少关爱,权益得不到保障……种种原因,各有不同;再看犯了错的孩子,有的从此幡然悔悟,有的一错再错,为何又会有这般不同?这些问题时刻缠绕这我,我是一名未检人,法律监督是我的检察职责,挽救失足未成年人是我的未检使命,我如何运用好法律武器保护走在犯罪边缘的孩子,如何运用人情关怀感化折翼天使。我在想如果我能够跨越时空保护他们,他们的路也许会有所不同。 

  假如我穿越到你读书的时候,我要为你讲解做人的底线…… 

  我办理第一个案子的那六个孩子,他们强行索要其他孩子的财物,他们不知道这是犯罪,只知道“道儿上”很多大孩子都是这么做的,他们也曾经是那个被抢的弱小孩子。没人告诉他,曾经抢他的那群孩子怎么样了,只知道这样的大孩子会让人“敬畏、崇拜”、称作“老大”,自己也是男儿,想做一个强者。什么是孩子心中的“强者”?他们有自己的定义,课堂上孩子学习的是诗词、文字、函数、加速度,没人告诉他们成为“强者”应当遵守的底线是什么。孩子的长大需要文化知识,但同时他们也需要学会如何遵守做人的原则,知道哪些事情可以做,哪些事情不能做。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时,了解到基本上所有孩子都没有上过普法课程,他们从小的是非观没有那么强,有的时候做了坏事是在有样学样,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自己做了后果会如何。办理未成年人案件的过程是在教育、感化、挽救这些“熊孩子”,但为了避免更多的“熊孩子”走上这条路,我一定要尽我所能将普法课程的触角延伸、延伸再延伸,尽可能让更多的孩子学法、懂法、知法、守法。如果当初这些熊孩子受过这样的教育,知道“小时候偷针、长大偷金”、“小混混长成大混混”等法律道理,他们不会迈出令他们后悔,令父母痛心的那一步。普法是一回事,能不能让孩子们感兴趣是另一回事,我也曾经是个学生,我知道什么样的课程孩子们喜欢,什么样的课程孩子们不喜欢,我的课件绝不枯燥、无味,我的讲课方式更不能老生常谈、夫子说教,我会制作通俗易懂的ppt课件,插入孩子们喜闻乐见的图片,讲些发生在他们身边的“江湖事”,继而深入浅出讲解法律案例,告诫孩子们如何远离犯罪,不做嫌疑人,也避免自己做被害人。 

  假如我穿越到你辍学的时刻,我要为你争取受教育的权利…… 

  “你的文化程度?读书读到几年级?”得到的答案,往往是初一、初二、五年级、六年级,涉罪孩子中初中没有毕业、小学没有毕业的比比皆是。我们国家有《未成年人义务教育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等法律保护未成年人权益,还出台过很多相关的法规来保障孩子九年义务教育,但为何这么多孩子中途辍学?面对他们的低文凭,我都会问“你为何没有继续读书?”他们的回答永远是“不想读书了”、“读不进去了”。这样的回答令我更加好奇,“你的父母同意你不读书吗?”他们答案也基本上统一,“他们也不管的,也管不住的,我学习不好……”而坐在一旁陪同讯问的父母面对我的提问,也只是憨厚地笑笑“他读不出,也没用的,就随他了。”我也是一路读书过高考的学子,我们的教育是21世纪最缺乏的是人才,再苦再累也要读书,从未想过不读书,而这帮成长在21世纪的孩子却连字都认不全。如果穿越时空到他们辍学的那一刻,我会运用法律武器为他们争取读书的权利、阻却他们放弃读书的念头。《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规定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孩子的父母、监护人都应当保证适龄儿童、少年按时入学接受并完成义务教育,该法也规定了若孩子辍学,父母有不尽责的行为应当如何约束。作为一名法律监督者,法律在实施的过程中并没有起到其应有的约束作用,我们应当为孩子撑起一把保护伞,在完成学业的道路上不能由着他们如此任性,不能让他们的父母再做糊涂的父母。在未检从检的道路上,我的责任又加重了,我们不能目光紧盯在办案上,要运用我们的检察建议、监督法律为孩子们的权利撑起一把保护伞。 

  假如我穿越到你无助的时刻,我要为你争取生存的权利…… 

  有一个孩子叫小宋,他是来自偏远山区的孤儿,父母双亡,自己又手脚有些残疾,自幼跟着叔叔婶婶长大,15岁跟着同村的人出来打工,后来别人嫌他是个累赘将他丢在了余杭。他到处找工作,由于身体残疾被拒绝,无依无靠之时,他到别人家里多次盗窃,数额又达较大标准,那时候没有附条件不起诉,我们认为简单对他不诉又起不到惩戒、教育的作用,决定对他做出起诉的决定,但我们对他的帮助决不能停留在送到法庭为止。我和小宋的多次接触想得更多的不是他这次为什么犯错,而是他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他的残疾是一生的,他的生活窘迫也不可能因为释放而解脱,那么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应当如何面对自己的生活?未检办案,起诉或不诉永远不是一个案子结束的标志,如何挽救孩子、帮助孩子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在审查起诉期间,我开始为他服刑释放后的人生路做铺垫,拜访关工委、走访团委、联系妇联、沟通救助站,终于为小宋找到一条回家的路,救助站接受了他,帮他购买了车票,联系了老家的救助站,帮助小宋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像小宋这样的孩子,还有一个外地孤儿小飞,他也是由于找不到工作去盗窃他人财物,多次、数额较大,他的未来也是我的担忧,出去以后如何自食其力?这时新刑诉法实施,有了一个帮助未成年人的神器——附条件不起诉制度,既可以让孩子受到惩戒,又可以给他以考察,我院对小飞做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将其放在一个帮教基地同工同酬考察六个月。在六个月时间里,小飞学会了一门技艺,也尝到了靠自己劳动养活自己这种自食其力的滋味。六个月期满,小飞被不起诉,他坐上了回老家的列车开始了自己新的生活,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对未来生活的满满信心,而不再是六个月前的绝望、无助。为这样孤儿的未来,我们能够做的是尽量为他们的未来铺路,但回顾他们的过往,似乎带着更多的苦楚与不理解,还有像他们这样的孤儿,犯了极其严重的罪行,杀人、重刑,在会见他们的时候,他们孤立无援的成长经历让我不禁在想为何他们在很小的时候没有得到他们应有生活保障?如果可以穿越时空,我愿运用法律武器为他们的人生重新书写篇章。《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和改进流浪未成年人救助保护工作的意见》、《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孤儿保障工作的意见》、《民政部、教育部关于进一步做好城乡特殊困难未成年人教育救助工作的通知》等等法律法规都有关于如何救助流浪、无助未成年人的办法,法律是保护孩子的武器,我们是法律实施的监督者,我们有责任、有义务为这些孩子申请到他们应有的权利,保障他们健康成长。今后,我作为一名未检人要运用自己手中的武器去监督那些孤儿、流浪儿的成长,不让他们沦为社会的对立面,为他们的成长保驾护航。 

  假如我穿越到你迷茫的时刻,我会为你指点正确的路途…… 

  “什么,他又进来了?”“不会吧?又是他?”在我们余杭区有这么几个小鬼,“进宫”次数数不清,每次看到他们的名字都是一种无语的感觉。随着我办案数量的增多,未检工作经验的积累,我再次面对这样的孩子时,我无法无视他们的数次犯罪,为什么他们一错再错,上一次他们是那么诚恳地说“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再进来”“这地方再也不想来了”“真的再也不会了”,可为何又抵挡不住犯罪的诱惑?究竟是哪里出了错?未检人要思考的问题还有很多很多,法国刑法理论家卡斯东·斯特法尼曾将刑事政策面临的严峻考验总结为,尽管相关机构与罪犯本身都为后者重返社会做了种种准备,但社会却不接受,罪犯们始终因曾经的犯罪而遭到排斥,在有别于刑罚的社会“惩罚”中挣扎。犯罪烙印,己欲除之,社会深记,成年人重返社会难,更何况这帮心智尚未成熟孩子的归返之路,将会更加艰难。在人生的岔路口,他们走错过一次,面对又一个岔路口时,他们迷茫,他们自暴自弃,他们无所适从,我多么想穿越时空来到他们的身边,指引他们迈向正确的道路。教育、感化、挽救未成年人,有时候无法在审查逮捕、审查起诉、刑罚执行中就完成,又是那句话“百年树人”,育人的工作不可能我们几句话就会成功,我们需要做的还有很多。我现在尽自己的所能帮助这些孩子,他们永远是未检人的牵挂,我会在日历上记下每个孩子释放的日期,会在他们释放的时候送去一份问候、一份希望;我会在过年过节的时候,来到监管场所,为他们带来一堂法制课程、一场脱口秀表演或者一次促膝长谈,每一次相见都要让他们感受到未检人的真诚,让他们感受被牵挂的滋味,让他们在真情下不再迷茫。 

  作为一名未检人,案子办多了,孩子见多了,自然想的也多了,总想着如果有人告诉他们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会不会他们不会选择错的路;如果有人告诉他们错一次不可怕,怕就怕一错再错,会不会他们不会选择再次犯错。未成年时期是人在社会化过程中的一个特殊转折期,这一时期是提高知识和技能,更是由自然人转变成社会人的过程。随着办案的增多,经验的积累,我认识到未成年人是弱势群体,涉罪未成年人尤是,我们对他们的保护力度“只能加强、不能削弱”。未成年人到成年人的发展,是性格从不定型到定型的过程,可塑性较强,未成年人独一无二的身体和心理特性,意味着他们需要特殊的保护。作为一名未检人,如何让更多的孩子远离犯罪,如何帮助更多的孩子摆脱犯罪,是我必须思考、必须去做的事情。 

  检察官,是我的职业,我热爱这份职业;母亲,是我的人生角色,我喜欢这个身份。我愿将自己的爱奉献给自己接触过的所有孩子,无论是纯洁、天真的少年,还是迷茫、犯错的孩子,因为我热爱“未检”这份工作,她完美的结合了“检察官”职业与“母亲”角色,未检人需要有宽广的胸怀,广阔的胸襟去包容孩子。作为一名未检人,我愿意、我希望、我可以为未成年人检察事业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责任编辑:刘帆]
下一篇文章:时间都去哪了